訪客~  歡迎登入

I Like Radio

Enjoy Your Life!

Talk 05 弱點當然可以克服,驚人的NLP!
生在資訊錯綜複雜的社會中,我們被多種價值觀綁住,
NLP就是「大腦的使用說明書」,可以幫助你從舊有價值觀中鬆綁,
克服根深蒂固的弱點與障礙,是一套確實有效的自我改革技術。
作者:陳彥宏,安一心

消除壓力、改善人際關係、加強領導力、重塑自我的實用心理學

生在資訊錯綜複雜的社會中,我們被多種價值觀綁住, NLP就是「大腦的使用說明書」,可以幫助你從舊有價值觀中鬆綁, 克服根深蒂固的弱點與障礙,是一套確實有效的自我改革技術。 透過廣播學習NLP時,有時候有點抽象,大部分的NLP都會透過圖解來跟大家教導,本書更厲害的是透過漫畫上的情境式教學更人馬上你進入狀況

我要購買


本次主題

1.有意識的行為跟無意識行為的差別

2.很多的弱點,都是你當時被設定的程式,修改你的腦內程式

3.透過觀察跟模仿,模仿對方與對方思維同步,提高親合感

4.事情來的太快,大腦來不及分析時候,如何修改自己內在信念

5.事情本身沒有好壞焦點,意義都是我們加上去的

6.當從主觀變成旁觀角度時,你如何看待事件的發生呢

7.改變姿勢,思考邏輯也許會改變



 


安一心;又到空中跟大家見面了喔,今天想跟大家介紹一本書,聽完我們講完以後,你的人生的那些弱點或者是那些缺點或事你不想要的一些負面的信念,大可都有一些方法是可以解決的。所以我們今天想跟大家介紹一本什麼呢?這是商周出版的【弱點當然可以克服,驚人的NLP】,既然講到NLP,我們就要找到這方面的專家、老師來跟我們分享,依舊我們請到陳彥宏,陳老師。

 

陳彥宏:好,主持人及各位聽眾朋友大家好,我是陳彥宏。

 

1.有意識的行為跟無意識行為的差別

 

安一心:是,對,專家就是不一樣。因為這本書我看了還是有點小小的失心,裡面很多東西還搞不懂,所以把專家直接請來現場,為大家謀福利,來分享這本書。

 

陳彥宏:的確【弱點當然可以克服,驚人的NLP】,這本書蠻新的,好像是最近才在書店看到的一本書,那的確主持人推薦完之後,我看看這本書,我們先談談這本書,它有一個很特別的一件事情。因為我前幾次在跟大家分享NLP的時候,我常跟主持人分享說,其實NLP的學習,透過廣播來學習有一個很大挑戰,因為NLP學習的過程當中,你必須要觀察得到,包含我們前面講到五種感官,視覺、聽覺、味覺、觸覺、嗅覺啦或者它的一些身體反應啦,其實如果沒有觀察到,只是要透過聲音聽到,就要做學習,可能想像上面會有一些落差。所以市面上有一些NLP的書,它會有一些圖解,例如說,它就畫一個臉,然後觀察它眼球移動的時候,眼球往那兒跑,代表什麼意思,或者你觀察他身體的時候有什麼反應,代表什麼意思。這本書更特別了,這本書不只用圖解,他是我看過所有的NLP的書裡面,第一本用漫畫的,所以它看起來很輕鬆,它是用一個故事來銜接一些技巧,它的故事講的是有一個女生,叫做小五,她被他們公司拔擢成一個很主要咖啡店的店長。她當時有一點嚇到了,她覺得我能力還足夠嗎?但她也接下了這個挑戰。可是沒想到接下這個挑戰,反而是一連串痛苦、折磨的開始。

 

安一心:是

 

陳彥宏:也包含店的狀況,她的部屬跟她資深員工的互動,包含業績的狀況,都讓她很頭大。那也用這個故事做引子。她遇到一個人,也開始透過NLP的方式去協助她。所以對於初學者在看NLP的書的時候,我認為它用漫畫的方式的這個故事,的確還蠻讓人可以很快的進入這個故事裡面的。

 

安一心:對阿,因為通常我們在學習的過程,有時候看到文字這麼多,是會閱讀不下去的,但是它每一個章節,幾乎就用漫畫式的重點,來提醒你說,接下來可能要發生什麼事了,然後發生裡面的重點,可能你要去讀它面的文字內容當理論基礎,你才知道說,原來它可以這樣子,可以完成什麼。我覺得這本書巧妙的安排是還蠻好的。我想說這本書真的是很精彩,我們就是跳著,因為有些NLP技巧是我們本來就跟大家介紹過的,譬如說:五個感官系統。如果還沒聽到的人,請上我們的網頁搜尋,我們會把相關連結貼在同一個網頁,你可以去瀏覽。

 

陳彥宏:這本書一開頭提到一件事情,之前我們談NLP,比較常談到的是神經系統、五種感官,可能談到語言,因為語言會影響一個人的行為。這本書一開頭,它把「程式」這件事情做了些說明。為什麼叫 NLP, 我們講神經語言程式學,當時兩個創辦人,把人的行為模式看的有點像電腦一樣,就是有"輸入",就有"輸出"。Input 就會 Output,就像是一個電腦程式 一樣。這本書在一開頭就有談到,為什麼人的行為模式會像是程式一樣被設定好的。那如果我們可以更了解怎麼被設定,我們就知道怎麼樣去改變這樣子的程式,如果這個程式對我們不好的話,要怎麼去修正。

 

安一心:是

 

陳彥宏:中間它提到一件事情是,我們一般人在做很多事情的時候,會分成有意識跟無意識,有意識指的是理性、分析、判斷之後才去做的事,舉個例子,我們今天早上起床,假設我們要吃早餐之前,你可能會去分析說:我最近吃了一些....這家我很常吃.....我不是那麼想常吃.....還是我走遠一點,我去另外一家很少去的早餐店,又或者在去的時候,我可能在分析說我到底想吃什麼,這有可能是一種我們做決定的方式。但是有更多的時候,我們可能是無意識的去做一些行動,譬如到了早餐店,你可能想都沒多想,就跟老闆娘講說:跟昨天一樣,跟以前都一樣。又或者是在琳瑯滿目的這些早餐目錄當中,你雖然好像有分析,可是事實上你可能很直覺的:好啦,我今天就吃這個好了。這叫無意識的動作。

 

安一心:是

 

陳彥宏:所以書裡面有一句話講得很好,它說有意識是幫助我們做決定的,但真正讓我們做行動的是無意識,這也就是為什麼有的人做了決定卻不願意行動,或者我們學了很多的東西,可是學完之後,你卻不見得去落實,原因是因為你還是停留在有意識分析的判斷。可是如果沒有進到無意識的動作,你就沒有去行動,而有意識跟無意識差別在哪裡?它裡面分析的很清楚,就是"有意識"是你的思考。我們的想法是有意識的,例如,你現在聽到廣播裡面,我們告訴你說:喔~NLP裡面有很多的技巧是可以協助你的喔,你接受到這個訊息,你就會開始做很多的分析:這個我有需要嗎?NLP聽起來會很難嗎?又或者這個真的可以幫助到我嗎?會開始做很多分析。分析完之後,你不見得會去學習 NLP,真正讓你去學習的是一種感覺,是一種感受,它是無意識的,也許透過你的分析之後,你突然會有一個想法說:ㄟ, 聽起來這個感覺很好ㄟ!剛好這本書裡小五的這個狀況,好像我現在職場當中有碰到ㄟ,你產生一種我有需要的感覺,你可能就做行動了,你可能是去找這本書來看,或者你就去找相關書籍。

 

安一心:是

 

2.很多的弱點,都是你當時被設定的程式,修改你的腦內程式

 

陳彥宏:裡面就提到了,我們生活當中其實有很多這樣的程式,被設定了,我們自己根本沒有察覺,舉個例子,它裡面說了一個怕狗的例子。我小時候很怕狗,那時候我應該是大班,外婆家在鄉下,有一次到了鄉下,野孩子嘛! 在田邊玩,結果有一隻狗,我印象中那隻狗非常大,那我現在回想起來,可能牠只是一隻小狗,但對幼稚園大班的我,那可能是一隻大狗,在後面追,邊叫邊追,我邊跑邊哭,甚至田邊有一個很寬的一個大水溝,一個灌溉的大水溝,我一個幼稚園大班的人,居然衝到那個水溝的時候, 一跳就跳進去了,一路哭回家,邊哭邊跑,那個印象讓我好深刻、好深刻, 因為那個印象我的確有好長一段時間,甚至到了大學,我看到狗,我都不敢靠近,我都會擔心牠會不會攻擊我,牠到底是不是會對我兇,直到我學了 NLP 之後,我發現其實我後來看到狗會怕這件事情,它可能是在幼稚園的時候,如果以心理學來講是那時候留下了陰影,但如果以NLP來講:這是一個很大的衝擊。這個衝擊產生了很大的感受,感受是一種無意識的狀態,就是我們剛剛講的無意識,因此我被設定了一個程式就是:看到狗的時候,我就會產生那種害怕的感受。即使那隻狗可能不是當時的那一隻,更何況搞不好這隻狗更小,可能是寵物犬,牠不是野狗,牠可能是吉娃娃那麼小的狗,對你根本無害!可是你的那種感受就出來了。

 

安一心:是

 

陳彥宏:所以你會發現我們生活當中無時無刻會有類似的程式,甚至我們不知道被創造了這個程式,無意識當中被創造到,因此那個情境發生了,那件事情發生了,你的那個情緒就出來了。當然那個情緒如果是正面的情緒,那就很好喔!例如只要聽到這首歌,你就覺得很被激勵,覺得這個情緒太棒了!事實上那是你過去參與一個演唱會,剛好這個歌手你很喜歡 -五月天。五月天唱這首歌的時候,全場歡呼,全場起立,感覺很興奮,當你低潮的時候,也許這首歌出來的時候,你又被啟動那個程式了,這對你而言是好的。可是擔心的就是,如果你根本沒有察覺到,有一些程式被設定的時候是讓你不舒服的,讓你感覺不好的,那一陣子,那個程式不小心被啟動了,就處於低潮。而這書裡面講到的,我們很多弱點,其實都是你當時被設定的某一個程式。

 

安一心:對阿,我覺得這樣很好ㄟ,我們就是被這些不適當、限制性的信念一直卡住。像女生可能很怕蟑螂阿...可是蟑螂也活了好幾萬年了。(笑)

 

陳彥宏:不過以程式的角度,她可能小時候被蟑螂嚇到,又或者她曾經某一個經驗,蟑螂出現,讓她覺得太不舒服了,太噁心了,還有一個可能性,這本書裡面有提到一件事情,事實上這些程式的設定,會有兩個很重要的元素。叫做" 衝擊" 跟 " 次數",衝擊很大的時候,可能一次就已經設定那個程式了。例如生命當中,有一些重要的階段,可能會幫你設定一個程式,但有可能幫你改變一個程式喔。

 

安一心:是 是 是

 

陳彥宏:像我有一對好朋友,他們已經同居了很多年了,十幾年了,然後他們是我們認識非常標準的不婚族。非常穩定的感情,住在一起,共同生活十幾年時間,但是大家都知道,別人問他們,他們說:我們根本沒有打算要結婚。他們認為婚姻只是一張紙,但仍然沒有任何的意義,可是在前兩年,他們結婚了,收到他們喜帖時很驚訝。因為大家印象中完全不婚的不婚族,這不婚,我不知道她之前被設定過什麼程式,有可能是父母親的關係,讓她覺得人不見得要結婚。有可能是發生什麼事情,所以這個對他們而言,就像剛主持人講的,可能是一個信念喔:我相信結婚不一定會更好,或者相信不結婚我們會更好,這可能是他們的信念,可是卻結婚了。

 

安一心:哇

 

陳彥宏:那天在結婚現場就很好奇問她說:你們不是說好不結婚的嗎?怎麼就結婚了呢?結果他們的回答讓我們有些啼笑皆非喔!他們是因為日本311的海嘯,311海嘯那天,如果聽眾朋友們有記得的話,那天電視新聞段的重複播送著海嘯的畫面,每一個電視台,每一個新聞台都播送著那個像電影裡面我們看到的,海嘯來,房子快滅頂的那個畫面,當時他們倆個在家裡,一起看著電視新聞,兩個非常的難過,看到那樣的畫面,突然他們也忘記誰先開口問另外一方說:如果台灣發生類似的事情,我們會不會有什麼事情想去做,卻沒去做,在那個當下覺得很遺憾的?另外一個就說:也許沒有結婚這件事情到時候會不會讓我們覺得很遺憾?對,如果到時候我們沒有一個結婚婚姻的儀式,沒有做這件事,搞不好會覺得遺憾,那不然我們結婚吧!就這樣,他們就決定結婚了。

 

安一心:是 (笑)

 

陳彥宏:所以當一個衝擊很大的事件,可能讓大腦裡面過去根深蒂固的程式完全重新改寫,這是有可能的。像我們小時候有些事是我們過去相信的一些程式,程式不見得是真的喔,它可能只是因為你某一個經驗,去證明它是真的,所以你就認為它是真的。可是根深蒂固的程式就有點像主持人剛講的,它就變成一種信念,你相信,而且深信不疑。舉個例子,小時候的確很多人相信一件事,就是手不能指月亮,不然會怎麼樣?

 

安一心:割耳朵 (笑)

 

陳彥宏:我常在課堂裡統計說現場學員有多少人曾經手指月亮被割過耳朵的,不是相不相信,而是你真的發生過被割過耳朵的,因為你手指月亮。不誇張,我每次問,現場都有,不管現場學員有多少,可能有個兩三個人小時候曾經手指月亮被割過耳朵。還有一次我課堂100個學員,有十幾將近二十個曾經手指月亮被割過耳朵。

 

安一心:是

 

陳彥宏:我就很好奇阿,手指月亮割耳朵這件事情是真的嗎?其實這也是一個程式。我們從醫學的角度跟心理學的角度來看,醫學角度,如果手指月亮割耳朵這件事情,你當時有去看皮膚科,皮膚科會告訴你那是一種異位性皮膚炎,只長在耳後,可是真的會痛喔,而且真的是像被割耳朵一樣的。可是如果你從心理學或從NLP角度來看,這叫做心理影響生理。就是當我們對一件事情真心相信的時候,會有很多的生理反應去證明這件事情是真的。因此可能當它小時候手指月亮被割耳朵這件事情發生了,他產生這個程式,他以後在晚上,他就不敢用手去指月亮,因為對他而言是根深蒂固的一個經驗,但有可能被打破。因為有的人後來敢指了,為什麼?有可能他不小心指了卻沒事,或是看到別人指了卻沒事,因此他那個程式就被打破了。

 

安一心:其實有時候我老是在想,為什麼指了月亮,耳朵後面會有一種割傷的痛?

 

陳彥宏:你有遇過嗎?

 

安一心:我自己有發生過,但是我從來沒有去想這到底是什麼問題?

 

陳彥宏:那現在敢指月亮了嗎?

 

安一心:後來就不知道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陳彥宏:那敢指嗎?

 

安一心:敢指,敢指,只是覺得奇怪為什麼?我是特別去抓耳朵嗎?曾經有想過,但是就覺得很無緣無故,真的是那邊就出現了一點小小的傷口。

 

陳彥宏:不過人的想法在NLP裡研究,的確蠻有趣的,像語言,NLP談語言嘛,你會發現語言也會表現出一個人真實的狀態喔?我剛為什麼一直問主持人說:那你現在敢指嗎?我有一次,就有一個學員很可愛,我那天問說:曾經手指月亮被割過耳朵的人請舉手,現場有五個學生舉手說他曾經割過耳朵。我說:那現在還敢指月亮的,請舉手?就有兩個舉手說:現在敢了,就是跟主持人一樣。我說:那現在還不敢的請舉手,又有另外兩個人舉手說:現在不敢。

 

安一心:(笑)

 

陳彥宏:我們剛講五個人曾經被割過,兩個現在敢,兩個現在不敢,你有沒有發現什麼事情怪怪的,有一個人沒有回答。他也沒有舉敢,也沒有舉不敢。所以那時候我就很好奇,我就問說:那你是敢還是不敢?我們來聽聽他的語言喔,他的語言太有趣了。他說:敢是敢啦,能不指盡量不要指。我當時就回應他說:這叫做不敢。

 

安一心:(笑)

 

陳彥宏:哪有人敢是這樣的,能不指盡量不要指。敢就敢,不敢就不敢。真的敢的人就不會說能不指,盡量不要指。所以你看人的語言多有趣阿!他雖然嘴巴裡片講的是"敢",而且包裝的很漂亮說:我敢!可事實上他在告訴你的是"不敢"。所以你可以從人的語言,看出一個人的思維及行為模式。

 

安一心:因為我們剛剛提到,裡面在談的是程式上的重新設定,我相信聽眾朋友其實會很好奇的說:如果我已經被設定好,我到底要用什麼方式,把這個無關緊要的,譬如說狗或是蟑螂,怎樣把它去除掉,我再也不會被這個東西給影響。

 

陳彥宏:裡面有提到一個NLP 很重要的技巧,叫做次感元的技巧。次感元聽起來是一個專有名詞,事實上它指的是我們大腦在儲存過去所有的經驗,它是有一個自己的模式的,舉個例子,當聽眾朋友你想到蘋果的時候,應該腦海當中會浮現蘋果的畫面吧?

 

安一心:是

 

陳彥宏:應該會有,但你會發現有些人腦海中的蘋果畫面可能會只有一顆蘋果,有的人不只一顆,有一個人可能是那個蘋果有一個盤子,或一個籃子,或一個容器,有的人是沒有容器,只有蘋果在那裏。甚至有人想到蘋果時,那畫面可能是紅色的,有的人可能是青色的,有的可能是裡面沒有任何顏色的。當然也有可能,當我講到蘋果時,有人腦海當中浮現是一棵蘋果樹,這都有可能,那在NLP裡,把這些叫做次感元,這是我們大腦記憶儲存這些經驗的方式,因此如果我們要改變一個過去的負面經驗,改變一個過去所被設定的程式,可以從次感元的改變來做一個調整。舉個例子,當你想到你某一個負面的經驗,像我有學員曾經在課程當中,他說他想要改變一個狀況是;他很不喜歡吃榴槤,他不是要讓自己變成喜歡吃,只是不要那麼害怕,他只要看到榴槤就覺得不舒服,或者就像主持人講的:蟑螂!這都可以的,舉個例子,以蟑螂這個例子好了。首先你要去想腦海當中,你閉上眼睛或睜開眼睛都可以,當你想到蟑螂的時候,那會是什麼畫面,那畫面大概在你眼睛的哪一個位置,它是什麼顏色的,有沒有框,然後它的畫面的大小到底是清楚還是很模糊的,把這些想的清清楚楚的,接著,你就要用次感元的改變,例如把這個圖像想像它愈來愈遠,本來是彩色的調成黑白的,或者是加入了一些元素,讓這個畫面被模糊掉了,被消失了,因此那個經驗就被去除掉了,這樣的一個經驗尤其是用在,像這本書提到的,當我們碰到某一些人,過去而言,你可能會覺得這種形象對你是一種權威,舉個例子,有的人就是沒辦法跟長輩說話,只要對方是長輩,它有可能是因為被設定一個程式,因為小時候可能對自己的父親覺得很有距離感,然後父親講話很嚴肅,因此後來它只要看到類似的形象,可能是它的主管,可是他去拜訪的客戶,就很容易進入那個程式當中,又產生了距離感,又擔心對方會責備他,這時候他就可以運用次感元的技巧,去想像看到這個客戶、這個主管時候的畫面,他正在說話又是什麼聲音的呢,如果想像他說話聲音稍微調整一下,讓那個聲音變得比較尖銳,會是什麼感覺呢?

 

安一心:是

 

陳彥宏:如果是講話的聲音變成唐老鴨的聲音那又會是什麼感覺呢?那透過這個想像,我常有學員告訴我說:奇怪了,他後來發現看到他的時候,沒有畏懼的感覺了,甚至只要他講話,他就會想到唐老鴨的聲音,就變得蠻有趣的,很輕鬆,不自覺就拉近距離了。這是一種把過去的程式給破解的一個方法,重新設定程式。

 

安一心:是,所以譬如說我討厭蟑螂好了,它可以變成一個很可愛的昆蟲之類的,顏色本來是褐色的,可以變成穿皮衣的或是有穿豹紋的。(笑)

 

陳彥宏:或許把牠變成 Hello Kitty的顏色,你就不會怕啦!(笑),所以你就會覺得太有趣了,但是的確它必須要過練習啦!就像我們剛剛講的,的確過去我們認為,我們過去有一個迷思就是,NLP的學習必須要面對面,有一些練習,有一些觀察,然後你才會知道那個效果,是不是有達到那個效果,如果沒有,我們就再試一次,再試一次,不過的確這個方式是一個很好的模式。

 

安一心:對阿,就是我們用想像就可以改變感知,譬如說權威的父親就把他變成唐老鴨的聲音,就做轉變,或是心裡喜歡的哪一個很和藹可親的長輩,就讓那個聲音變成你父親的聲音,父親的聲音變成那個聲音,你就會覺得他的聲音突然讓你覺得沒有壓力了,覺得沒有那麼有距離了。

 

3.透過觀察跟模仿,模仿對方與對方思維同步,提高親合感

 

安一心:繼續跟大家分享【弱點當然可以克服,驚人的NLP】,我們一樣請到NLP的專家,陳彥宏陳老師來繼續跟我們分享這裏面精彩的重點。

 

陳彥宏:是,大家好,我是陳彥宏。

 

安一心:剛剛我們談的修改程式,當然我們要提醒聽眾朋友,你在空中聽我們這樣講,如果你有想像力,你可以練習,那是最好,但是如果沒辦法達成目標跟目的,我們還是建議你可以看書或是上一些相關課程。因為現場有老師去導引你,指導你,讓你比較容易進入那個情境,因為其實NLP裡面有談一個比較重要的就是,催眠的技巧。我覺得講師一定都有這方面的基礎跟能力,可以慢慢把你導引到我們講的重要的那個點,或是那個時間點來做轉化。

 

陳彥宏:那像這本書裡面其實的確它有很多的練習,像剛剛主持人講的,NLP的這門學問其實是透過觀察跟模仿來的。它裡面也一直提到模仿這件事情,因為在廣播當中,不太很容易清楚的描述觀察到的狀態,所以的確有些時候在練習的時候,像剛剛主持人說的,可以多從不同的學習方式去做練習,裡面還有一些我覺得談的很棒的是,講到這個主角 - 小五,這個咖啡店長。她覺得為什麼她沒有辦法帶動她的團隊,她的店員。她的店員都覺得跟她的距離感很大,覺得她好遠喔,覺得她很有距離,那如何去拉近彼此距離,以產生親和力,親和感,這的確裡面有教了一些,我覺得還蠻不錯的技巧,談到親和感,在這本書【弱點當然可以克服,驚人的NLP】裡面,他提到我們人性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則,這個原則如果我們能掌握的時候,對我們的人際互動快速拉近距離是有幫助的,它把這個原則叫做空白原則,什麼叫空白原則呢?就是當我們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面對一個陌生的人的時候,當我們腦筋一片空白的時候,那個時候只要有我們比較熟悉的、習慣的,通常會往那個地方去跟他做互動、去接近。舉個例子,像我們到了喜宴現場,如果我們自己一個人去喜宴,這時候可能四周同桌的人都不是你認識的人,你第一個動作可能會去找新郎或者新娘,因為你跟他熟悉,或者到了一個 Party現場,你朋友邀請你去的,可是你只認識這個朋友,到現場你第一件事情,一定是趕快去找找看邀你來的那個朋友到底在哪裡,因為人對於陌生的環境會產生一種空白的感覺,而這種感覺是讓人不安的,讓人擔心的,讓人害怕的,也因此在那個空白的經驗當中,如果我們在人際互動時,能夠善用一個這樣的概念,你就可以跟一個陌生人,快速拉近距離,產生親和感,舉個例子,像我們剛剛講的這樣一個 Party,這樣的一個場合,這時候你一進到這個場合,你還沒有找到你的朋友,你很著急,所有的人你都不認識,他們好像彼此聊得很開心,但是你好像跟這些人都沒有產生聯繫,這時候突然你旁邊有一個人,他是陌生人,他對你笑,他問你說:ㄟ,是誰邀請你來的?你就講了你朋友的名字。他說:是,你是他的好朋友耶,你是他哪邊的好朋友?我:我是他大學同學,他:ㄟ,我是他高中同學耶,你們大學同班...你們就開始聊起來了。而且這個時候通常你會聊得很開心,而且很容易輕易的卸下心防,為什麼呢?因為這個人開始去填補你大腦裡那個空白的空間,他不斷的找到了很多的共同點,他不斷的讓你覺得這個人的遭遇,這個人的背景,這個人跟我的互動是很接近的,因此你願意去接近他。這也就是我們之前曾經談過的,也就是 Like 這個原則,人會因為喜歡,因為像而產生一些連繫,就我跟你蠻像的,蠻喜歡跟你互動的,而在這本書裡面,把這個原則他講得很清楚,那是因為當你腦海當中空白的時候,會去找那些有共同點的,相似點,讓你覺得安全感,而中間有一個技巧是NLP裡面我們常用的,叫做同步的技巧,同步指得是什麼呢?同步指得是就像我們在聽廣播一樣,如果你要聽某一個頻率,你跑到那個頻率前後的0.5,其實聽得到但是會有點模糊。

 

安一心:是

 

陳彥宏:你唯有調到那個頻率完整的數字的時候,你可以聽得最清楚,而兩個人的溝通也是這樣,就是如果你講話速度很快,我講話速度很慢,我們的溝通就會產生一種怪怪的,沒有相同頻率的感覺,可是當我兩個人講話速度一致的時候,你會突然覺得跟這個人講話很舒服ㄟ,跟這個人講話很輕鬆,但不只有講話速度,肢體語言也是一樣,我們發現有的人坐姿坐得穩穩的,甚至沒有靠椅背,像軍人一樣坐的挺挺的,但是有一些人坐椅子的時候,就很習慣整個人靠到椅背裡面,像坐在懶骨頭裡面一樣那麼輕鬆,各位可以想像喔,如果一個坐的直挺挺的人在講跟一個像坐懶骨頭一樣癱在椅子裡的人講話,那畫面看起來協調嗎?怪怪的喔!?如果一個人講話速度很快,一個人講話速度很慢,兩個人溝通肯定那個狀況也是很不好的。因此如何去填補剛剛我們講的那個空白時刻,最簡單的方式就是你去模仿他,跟他同步,他覺得這個人跟我愈像,他就愈容易產生親和感,換句話說,你可以模仿他的坐姿,模仿他的肢體動作,模仿他的語助詞,模仿他的站姿,甚至在書裏面有談到一個難度最高,但是最有效的模仿,叫做模仿他的呼吸狀態,如果你曾經觀察過,當一群人互動非常好的時候,你仔細觀察他們的呼吸幾乎會是一致的,例如我最喜歡觀察小情侶的溝通,有很多小情侶他們在咖啡店,在喝茶的地方,遠遠的可能我們不知道他們在聊什麼,但是如果你仔細觀察他們的肢體語言,你就知道他們的相處到底好不好。有時候你看他們兩個現在肯定在吵架,因為他們的肢體動作完全不一樣,然後甚至一個呼吸很急促,另一個有點不想理他的肢體動作,但是你也會看到兩個人很恩愛的樣子,可能一杯飲料,兩根吸管,一人一根,大眼瞪小眼,甚至他們都沒有說話,結果一個笑的時候另外一個也笑了,好像你在想什麼,我理解了,那時候仔細觀察,他們的呼吸頻率也幾乎會是一致的,那個整個一致的狀態,就是我們剛剛講的親和感,也就是可以填補空白的那個狀最棒的一個狀態,所以如果你不知道該怎麼跟一個人溝通,或者你是一個從事業務銷售的人,這招在業務銷售太好用了,你剛認識一個新的朋友的時候,事實上,你樣去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同步他的行為,同步他的聲音、語調,同步他的呼吸,讓他覺得,ㄟ,這個人跟我互動不陌生,跟這個人互動我腦海中不會產生空白的那個感受,空白的那個狀態,可以很放心的跟你作互動、溝通。

 

安一心:對阿,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巧妙的技巧,可以馬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阿、同不同頻阿,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技巧。

 

陳彥宏:不過其實有時候也要小心,我曾經馬來西亞的時候,我剛好看到一個新聞,那個新聞其實就是在利用人大腦的一個空白的時刻。空白時刻除了對於一個陌生環境,我們會產生一個空白的狀況。事實上當一個突發事件發生的時候,大腦也會出現一種空白的時刻,而那個時刻更嚴重是有些時候太多的資訊處理不來,我們會呈現當機的狀態。例如一個突然的重大意外,一個重大意外的發生,可能當時警察在問當時發生什麼事?有的人會進入一個狀態 - 我不知道,我忘了....他不是真的不知道,也不是忘了,這是我們潛意識為了保護我們自己,所以這樣的狀態會讓當時的記憶好像被消失了一樣,為了不要讓我們再去面對那樣的記憶。事實上有些人會利用這樣的空白時刻做一些犯罪的事情,所以要小心,像我說我在馬來西亞那一陣子,有一連串的搶劫事件是這樣產生的。

 

安一心:恩

 

陳彥宏:就是女生他們揹著包包在路上走的時候,就會有陌生的女子跑到她面前,突然甩這個路人、這個女生的臉兩個巴掌,很用力甩她兩個巴掌,然後對著這個女人說:你幹嘛搶我的男人,下一個動作就把她的包包給搶走了,這時候被搶走包包這個女生,她會突然當機,她會覺得這個人是誰,我認識她嗎?為什麼她要打我?她說我搶了男人,她...我不認識阿,於是太多的資訊在一瞬間讓她的大腦產生空白,而這時候她完全沒有注意到她的包包被搶走了,可能過了三秒鐘,這個人已經跑遠了,這個是在生活當中的確有人會運用這樣的方式去做一些犯罪的行為,這告訴我們要小心。

 

4.事情來的太快,大腦來不及分析時候,如何修改自己內在信念

 

安一心:之前不是很流行突然有一個人打電話來, 哭阿,喊鬧阿,說什麼我被打了,有些家長以為是自己的小孩,就傻傻的跑去匯錢了。

 

陳彥宏:的確這也是一個狀況,因為當時事情來的太緊急了,你要處理的訊息太多,而當要處理的訊息太多的時候,大腦會沒有辦法分析,而沒有辦法分析的時候,像我們剛剛一開始講的-有意識跟無意識。有意識會讓人做決定,無意識會讓人做行動,那個時候很多是無意識狀態,她甚至感覺緊張、焦急、感覺因為是無意識,所以就做行動,就照著那個歹徒說的一個步驟、一個步驟去做這些,其實如果理性的判斷,這肯定是一個詐騙事件,可是因此那個時候你沒有辦法做那個判斷。

 

安一心:對阿,這本書蠻好的,因為它有大腦的一些原則,它剛開始其實有講一個部份就是,其實我們就是要嘛開心、要嘛痛苦。開心你就會很想去做,痛苦搞不好你什麼都不想去做,才會因為這樣一個原則,才會接下來有一個原則就是聚焦的原則,你絕對不會又不做又想做這個模糊地帶,你會很專注的說:阿,我就不敢做了,或者是什麼之類的。這個聚焦原則等下請陳老師來跟我們講一下它到底在談什麼。最後才來一個空白原則,在書的第40頁有提到,當你沒辦法聚集焦距的時候,我覺得我們整個資訊就像剛才那個:喔!一下子要處理太多,完全就傻掉了。但是我覺得我們大腦也很有趣喔,不願意讓自己完全空掉,總是要抓一個什麼東西。

 

陳彥宏;所以空白的時候,我們會覺得危險,會想要找到一個東西是我們安心的,我們就比較容易放心。

 

安一心:是,我們就會想:喔,快點抓住一個什麼東西,然後就會亂抓。(笑)

 

陳彥宏:就可能抓錯,可能讓你最安心的反而是最危險的。我相信金光黨很多時候都利用這個方式,對老太太,對一個陌生人,他會運用這個方式,讓你產生信任感,進而達到他詐騙的目的。

 

5.事情本身沒有好壞焦點,意義都是我們加上去的

 

安一心:所以我才在想說,既然知道這些原則,我們怎麼樣用這些原則來修改自己的內在的限制性的信念呢?

 

陳彥宏: ok,剛主持人有談到聚焦,所以這本書裡面談的叫做聚焦原則。可是,他指的是像我常常在我的一個課程,叫做【正向思維鍛鍊】,課程裡面我常講一句話叫:注意力在哪裡,結果就發生在哪裡,也就是同一件事情,事情本身其實是沒有任何的好、壞感受。同一件事情,他聚焦的焦點,位置擺的不同,看到的面相就不一樣,舉個例子,看到有一個人在路邊大聲的唱歌,這時候有的人內心的聲音是內心的聲音是他怪怪的,怎麼會有人在路邊大聲唱歌阿?很奇怪ㄟ,但有的人覺得:哇!他好開心喔!那時候他看的焦點是開心這件事,然後他內心的感受就完全不一樣,可能有更多的觀點,有的人會說,內心的聲音是他底為什麼要在這邊唱歌阿?他是街頭藝人嗎?他的焦點不同,他對他的感受就不同。生命當中, 我們有很多各式各樣狀況發生,我們常覺得他那樣看我,讓我覺得很生氣,他那樣講,是不是看不起我。事實上我們就太簡化了這個行為他背後真正的意義,有可能你誤解了,NLP裡面,很重要一件事情,它告訴我們事情本身它都是中性的。意義都是我們加上去的,怎麼解釋它就是什麼意義。例如夏天到了,有的人會覺得夏天到了,好煩喔。為什麼你覺夏天到很煩呢?那麼熱,出了門馬上就滿身汗,黏答答的,那麼煩。另外一個人可能說:夏天到了,好棒喔!那個講很煩的人就會覺得為什麼很棒!因為夏天到可以去海邊阿,夏天到可以去看比基尼辣妹,他感覺就很好,夏天到了這件事情是中性的,沒有任何情緒,你聚焦不同,他的意義就不同,再舉個例子,如果有一天你老闆把你叫到他的辦公室去訓了一頓,有的人覺得我的老闆可能是要把我 fire掉,但有另外一個人, 他可能的想法是,你對我有很大的期許ㄟ,他才把我訓了一頓, 我一定要好好加油。

 

安一心:恩

 

陳彥宏:同樣一件事情,都是被老闆訓了一頓,因為它聚焦的焦點不同,表現出來的意義,感覺就完全的不一樣。而當你聚焦在哪裡,因它產生的感受不同,因此去做不同的行為。像我剛剛講的第一個,算了,我擺爛,因為我可能要被 fire了; 第二個他會趕快去做調整,因為他知道老闆對他有期許的,因為感受不同,行為不同,結果就會不同。可能就像他想的,後來就被  fire掉,有的人就像他想的步步高升,差別在這裡。

 

安一心:所以事情都是中性的,是我們賦予它這樣的意義,就是亂設定,然後把自己逼成這樣子,我覺得這是自己設定上的問題。

 

陳彥宏:就像有些時候,我們常會聽到有些人的語言說:現在的年輕人都是XX族,或是政治的語言常說:不支持XX。事實上,這都是一種聚焦性的語言,當我們聚錯焦,或一直卡在同一個聚焦的時候,就看不到其他的可能性,就像有一些人說,現在的年輕人都是草莓族之類的,如果他腦海當中有這個聚焦,看到年輕人都看到草莓的那一面,看不到優秀那一面。他就看不到他們的靈活、他們的彈性。甚至算他很有創意,他很優秀,你還是會覺得說他還是抗不了壓的啦,因為你的焦點全部擺在這件事情上面。

 

安一心:對阿,我們繼續,裡面還有一個更精采的抽離跟聯繫,我覺得這本書真的是非常精采,如果還有時間的話,我們還可以講一點點,書後面還有運用在管理上,NLP也可以運用在管理上,真的是很棒,但是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先來談抽離跟連繫這部分。

 

陳彥宏:抽離跟聯繫這個技巧其實跟我們剛剛談的聚焦也是有一點點關係,我們剛剛談的聚焦比較偏向於聚焦事件本身,還是他背後的意義。事實上,當我們再看待一件事情的時候,我們為什麼會有情緒,在NLP裡面,把這個叫做是連繫,所謂的連繫是指我們進到事件當中了,我們去感受了,我們在那個當下,我們常講活在當下,就是我用我的感官去感受,也許那個感受是輕鬆的,也可能是難過的,我的感官完全放開的,我看到、聽到、感覺到一切,這個叫做連繫,我們進入那個情境,進入那個狀態,進入情境,進入狀態,所以有一個好處,就是敏感度會提升。因此我們在跟人互動的時候,你可以感受到對方的感受,你可以跟對方有很好的互動,但缺點是,通常太過於跟這個情境連繫的時候,會有一個狀況是比較容易情緒化,因為感受力很強,所以我們發現一個人當他有負面情緒,當他難過的時候,他肯定是很跟那個情境、狀態產生連繫。於是這個時候,你可以做一個練習,做一個抽離的練習。簡單說明,連繫就是你進入那個狀態當中你產生的那個經驗,而抽離是你看電影一樣,你看照片一樣,你在那個情境當中,而且你就像看電影一樣,你在演電影,你在裡面。看到那些畫面是你在裡面發生了這些事情,因此你的角度會比較類似像是一個旁觀者的角度。情緒就會比較少了。你的感受力就會比較低了,你的理性邏輯分析,你的學習就會比較多了,我在跟我的學員互動時,常常會有學員說:最近他真的很沮喪,他工作遇到低潮了,他失戀了,他來找我的時候,我會常常用這個方式,我會請他先去想像某一個畫面,例如他工作當中最有壓力的畫面,老闆去把他訓了一頓的那個畫面,想像那個畫面,連繫那個畫面,進到那個畫面,真的看到他老闆站在他面前罵他,去感受那些所有的感受,然後我會要他抽離一個" 他被老闆教訓 "的影片!看到那個影片,他就在那個影片當中,這時候他的感受就沒有那麼強烈了,他不是裡面那個主角,他只是看著自己被訓,然後我就會問他,你看著自己被訓的過程,你有什麼學習,你有什麼獲得,可以做些什麼,通常那時候他就比較能夠更客觀的去看待這個事件,而不是只因為情緒的部分來產生的一些反應。

 

6.當從主觀變成旁觀角度時,你如何看待事件的發生呢

 

安一心:是,情緒來了是先不要做嗎?就是等情緒比較緩了一點,再去做會比較好還是....因為我覺得很多人情緒來了,你要請他想什麼,或是請他做這種練習,好像很不容易喔?

 

陳彥宏:比較容易的方式是這樣子的,像我之前在寫第一本書的時候,一個負面的經驗,就是當我剩下最後兩三篇文章的時候,每當我在我的電腦桌前面,開始打字,我就卡住了,不是我寫不出來,而是我寫出來的東西都覺得這不是我要的, Delete掉,我那時候其實是處於一個負面的狀態,覺得自己寫作狀態非常不好的一個狀態。當時我就做了一個抽離的動作,什麼意思呢?我就從我的位置站了起來,站到遠處,看著我剛剛坐電腦桌的那個位置,想像那個陳彥宏還在那邊傷腦筋、還在那邊打電腦,一個來自未來的陳彥宏,看到、想像那個位置上,現在陳彥宏還坐在那邊,就告訴我走得遠遠的那個自己,我就問我自己說:我可以怎麼幫他,他可以做些什麼。那個角度就是抽離了。因為我不在那個情境當中。我想像那個還在情境當中的自己,於是我那個時候問了自己這個問題的時候,突然有一個很棒的發現,我然腦海中靈機一動,也許應該換個環境吧,然後我就做了一個決定,那個時候在高雄出差,就換什麼環境呢?我喜歡海,去高雄85大樓,上面的飯店的海景房,去那邊寫文章,結果我居然那一天晚上就把最後三篇文章全部寫完了,我必須承認,那個idea,那個想法,當我跟我當時連繫我想不到,我沒有辦法寫了,我卡住的這個狀態,我是想不到可以這麼做的。可是當我抽離來看待這件事情的時候,ㄟ,原來我還有一些做法是可以去突破的,是可以去改變的,而且是可以比較客觀的去看待這件事情。

 

安一心:對阿,我覺得這個例子非常的好,因為NLP好像有兩個,一個是剛才講的時間軸的- 未來、過去、現在。我們現在在講的是好像在看電影,你有一個畫面,畫面必須要好像是在裡面,然後非常痛苦,好像要達到那個點.....

 

陳彥宏:你就想像說那個人在那邊,像我的做法是:我只是刻意站起來,然後去看那個位置,我想像我還坐在那裏,我現在很痛苦,現在不知道該怎麼做,現在寫不出來了,現在卡住了,然後我會給他什麼建議?會給連繫的我什麼建議?而抽離的我,因為本身比較沒有這些負面的情緒,這時給連繫的我建議,就可以給出好的建議。

 

安一心:裡面的一些撇步是不是像譬如說他的痛苦還沒有到一個狀態的時候,好像還可以幹嘛,他是沒辦法可以抽離的,是這樣子嗎?

 

陳彥宏:其實也不是,NLP裡有一個很重要的重點是我們肢體語言會記錄我們的情緒。痛苦的時候,你是整個窩在沙發上,當你要改變情緒,請你從你的沙發站起來,去倒杯水也好,回來之後,改變一個姿勢,你很多的痛苦已經被做了一些調整了。

 

安一心:是

 

7.改變姿勢,思考邏輯也許會改變

 

陳彥宏:然後再想像剛剛那個很痛苦躺在沙發上面那個人,我可以給他什麼建議呢?這是我覺得我用抽離的角度來給連繫著痛苦的那個自己一些建議,而這些建議通常是好建議,也就是你在連繫的狀態你根本想不到這件事情。

 

安一心:對阿,因為我記得我以前也有看過這個技巧的進階版,讓畫面慢慢縮到很小的畫面, 然後再用一個新的畫面去替換它,讓這個情境變成是你要的,配上去,它就會自動消失。

 

陳彥宏:這就是我們剛剛說次感元有很多的運用方式,這是我們剛前面談的次感元其中一個運用方式。

 

安一心:對阿,因為我覺得這些技巧非常好玩,也許聽眾朋友你用想像的是完全沒辦法達到這樣的效果,我覺得首先要的就是我們陳老師剛剛講的, 肢體語言要先改變。

 

陳彥宏:然後改變一下環境,你會發現你到了某一個環境,你會有某一個特別的感覺,離開那個環境,也許那感覺就不見了,所以我很喜歡每次我去東京, 就一定去迪士尼,因為我知道進入迪士尼,我就進入一個開心的環境,不管外面的環境有什麼壓力,緊張,步調很快,我只要進到迪士尼,我就能放鬆。不見得要是迪士尼,有可能是你進到某一家書店, 你就特別平靜,特別放鬆,或者你進到某一家咖啡廳,你的心情就比較安靜,那當你比較不舒服,你焦躁的時候,就往這些地方跑,因為這些地方給你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樣的,你就比較能夠快速的去調整狀態。

 

安一心:幫聽眾或學員問一下,譬如說你要換環境,你換到一個view比較好的,但會不會在那邊沒辦法寫作,只是心情很好這樣子。

 

陳彥宏:有可能,當然有可能,就像這本書裡面談到的,有意識會讓人做決定,無意識會讓人做行動,有意識的是我們的思考,所以剛主持人有提到一件事情,感覺好了一定寫得出來嗎?我不知道,但是感覺好了寫出來的機會會變大很多。

 

安一心:是

 

陳彥宏:因為我們所有行為的背後其實都是一種感覺在支撐,買東西, 購買行為是一種感覺在支撐,感覺有需要還是感覺沒需要,感覺不划算。事實上,有沒有需要或划不划算這些本來我們覺得很理智的分析判斷通常就不會產生購買行為了,而是因為那個感覺,這個銷售員跟我互動的感覺很好,所以就買了,一樣的, 剛剛那個例子, 因為環境的轉變,感受改變了,感受改變了的確對你接下來的行文會有立即而且有效的幫助。

 

安一心:因為我有朋友, 他買東西全部都是看銷售員的感覺,銷售員的感覺對了,什麼東西都可以買。只要銷售員給他的感覺不對,連自己有需要, 他也不買。

 

陳彥宏:不是只有你這個朋友這樣子,也不見得只有銷售這樣子,你知道很多學生為什麼那個科目特別好,因為他喜歡那個老師啊,就覺得跟那個老師的互動很棒!很喜歡!那個老師叫他做那個小班長,然後他就覺得這件事情, 我一定要把它學好。那為什麼有一些人學某一些才藝學得特別好,因為去那個才藝教室的時候,感覺特別好阿,喜歡去啊, 就把這件事情學起來了。

 

安一心:是

 

陳彥宏:所以人在做很多行為的時候,關鍵都在這裡,感覺對了, 接下來行為就會朝好的方向去發展,那我們也可以從這個角度去思考,進而讓我們弱點或者是讓我們本來不足的地方,可以得到突破。

 

安一心:今天真的很精彩,陳彥宏陳老師跟我們分享那麼多,我相信大家一定對陳老師的這些東西非常有興趣喔,陳老師有辦那個微學習,上網只要打微學習,就有很棒的講座跟書籍, 歡迎大家去搜尋。今天謝謝陳老師跟我們分享【弱點當然可以克服,驚人的NLP】, 商周出版社出的, 謝謝,掰掰!

 

陳彥宏:掰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