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登入

I Like Radio

Enjoy Your Life!

Talk 08 NLP來自潛意識的語言力量
如果你能從對話中看穿一個人的心思,世界上還有什麼事難得倒你? 想要知道客戶的下一步是積極回應,還是不理不睬? 要如何激發一同工作夥伴的熱情、讓他們燃起鬥志向前衝?
作者:陳彥宏,安一心

向大腦下指令,從此改寫你的人生!

如果你能從對話中看穿一個人的心思,世界上還有什麼事難得倒你?
想要知道客戶的下一步是積極回應,還是不理不睬?
要如何激發一同工作夥伴的熱情、讓他們燃起鬥志向前衝?

神經語言程式學(NLP)讓你從言談中洞悉別人,進而改變、引導他們!
語言,代表一個人的態度、習慣、價值觀,以及他的處事方法。

我要購買


 

【今日主題】

1.瞭解自己的屬性,你可以強化自己的溝通能力。

2.大腦只接受自己想接受的,刪除自己認為不重要的訊息,留下自己認為或以為重要的訊息,而經驗會造成你對以後事情判斷的法則

3.投射效應的誘發,你對別人的反應,其實是你自己潛意識所造成的

4.當你變得有意識的時候,你就可以慢慢改變自身的行為。

5.主動出擊跟被動反應的人格特質,不放棄跟謹慎的平衡點,把對的人格特質擺在對的位子,因才適用

6.看待事情的標準,就是你的價值觀,以購買東西為實例

7.獎勵還是壓力,才能去推動你自己?外部動力你要如何來施放

8.NLP不是發明你的行為,而是一種發現你的潛意識作用,透過NLP 你將可以知道自己的盲點

 

這裡賣的是人際溝通、這裡賣的是正面思考、這裡賣的是NLP技巧,你好,歡迎光臨陳彥宏的正向思維量販店。

 

安一心:嘿,又在空中跟大家見面了喔。然後今天呢,是我們NLP時間!然後聽廣播學NLP,嗯……是一個那個很棒的學習喔。然後我們今天呢也應該同樣請到那個NLP的專家老師,陳彥宏老師來到我們的現場。來,先跟聽眾打個招呼吧。

 

B:各位聽眾朋友大家好,我是陳彥宏。

 

安一心:是,今天想要跟大家分享的是,如果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吼,很深……呵呵呵NLP,來自潛意識的語言力量吼。然後那個我們請到陳彥宏老師,來為我們說明。

 

陳彥宏:嗯對,其實我們在看這本書的時候,翻一翻我會發現如果這本書一般對於NLP沒有基礎的人,如果閱讀這本書應該會比較辛苦。因為它裡面有很多的專有名詞。但是,應該也沒有想像中那麼難。像這本書它裡面她這個主題談到說,這個NLP來自潛意識的語言力量。

 

安一心:嗯。

 

陳彥宏:那,我覺得這個書名可能是因為來自星星的你太紅了,所以……

 

安一心:(笑)。

 

陳彥宏:因為,我想包含我學員之前告訴我說有這本新的NLP的書的時候,大部分的人看到這個來自潛意識的語言力量,都會以為他是在談催眠,就是你怎麼跟潛意識溝通,或者是你怎麼跟一個人的內在去作對話,可是這本書事實上談的不是這個,他談的是跟語言有關沒錯。

 

安一心:是。

 

陳彥宏:但她談的是我們如何透過觀察一個人的語言,然後了解他行為的屬性,進而知道可以怎麼跟他做互動。那好處是你如果拿來觀察自己,你了解自己屬於哪一種屬性、哪一種行為模式,那你要做很多事情的決定、要判斷,例如說你要求職、內在想被激勵,就比較有方法。

 

安一心:嗯嗯。

 

陳彥宏:那用在跟別人的互動也有好處。所以你要說他不像是催眠,的確他不是真正在講催眠,可是如果我們跟人的溝通呢,可以因為他的屬性、因為她的模式而產生好的互動,事實上那個影響力、那個效果還真的跟他被催眠了沒有兩樣。

 

安一心:對啊,所以我覺得這本書很有趣的是,他會幫我們去分類、分門別類,比方說他是這樣的是什麼樣的狀態,或者說他是什麼樣的型喔。我覺得其實說很難,其實如果我們把它就是按表操課的話,也許會找出一些東西來這樣子。

 

陳彥宏:對,應該說如果聽眾朋友喜歡作像心理測驗啊,什麼的你可能會覺得這本書很有趣哦!因為它裡面歸類出來的這些類型,其實還滿準確的,而且你可以清楚的看到:「對於吼我以前在做決定為什麼會這樣做決定」,包含我以前買東西的時候為什麼這樣做決定,包含我以前做了一件事情的時候我怎麼知道自己做得好不好,我的標準是什麼,在這一本書裡面都有探討。

 

安一心:嗯。

 

陳彥宏:那在一開始我想先談一談,為什麼會有這樣的NLP,關於從你的說話方式當中就了解,你要溝通,要影響你,可以用什麼方式的這個模式喔。因為NLP發現我們在接受外界訊息的時候,像之前我們在其他本書也跟聽眾朋友們談過,我們會透過視覺、聽覺、味覺、觸覺、嗅覺,也就是說你看到什麼、你聽到什麼、你聞起來什麼味道、你嘗起來什麼味道跟你觸摸起來什麼感覺,而這些線索、這些訊息進到大腦之後,其實我們大腦不會一五一十全部都接受下來。

 

安一心:嗯嗯。

 

陳彥宏:我們大腦有一個過濾器,而這個過濾器會做三件事情,在這本書的一開始,他也特別提到這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我們會做到刪除的動作,也就是說我們會刪除那些你覺得不重要的訊息,只留下你覺得重要的訊息。就像我在我的課程裡面,常常會請學員做一個練習,一開始我會跟學員講說,來現在考各位的觀察力,在這個教室的四周呢有很多的顏色,那你去仔細觀察有那些顏色是紅色的,觀察三十秒。然後三十秒結束閉上眼睛,看你還記得多少樣。

 

安一心:是。

 

陳彥宏:好我們現在就請聽眾朋友,如果你一邊聽可以做這個練習哦。你先觀察你四周有那些東西是紅色的,有可能是大的面積的,有可能是小範圍的,可能是你一個小配件,都算,都算。那三十秒觀察結束呢,就請你閉上眼睛,然後讓你觀察剛剛那些畫面,在腦海當中,越清楚浮現越好。那,如果你接下來已經做到這個動作了,我就要問你,現在你的腦海當中,你看到你四周的環境,這些東西裡面有哪些東西是藍色的。

 

安一心:(笑)。

 

陳彥宏:然後就很多人會突然覺得,老師你叫我們看紅色,怎麼會突然閉上眼睛問我們藍色。可是如果聽眾朋友你有跟著做這個有趣的練習的話,你會發現,當我們要找我們四周那麼多的顏色,我們看到的事情裡面,你要找紅色很容易,可是閉上眼睛呢突然要你想藍色,非常不容易。可是如果你睜開眼睛,你又把專注的焦點擺在紅色身上、改換在藍色身上,你會覺得欸!其實藍色也滿多的。

 

安一心:嗯嗯。

 

陳彥宏:那這就是我們大腦在做刪除的這件事情。也就是我們會關注那些我們覺得重要的事情,然後我們覺得不重要的事情你就連看都不看,自動刪除掉。或者我們講有看沒有到、有聽沒有到,其實就是這個道理。

 

安一心:嗯嗯。

 

陳彥宏:那第二個呢,我們會扭曲了很多訊息。舉個例子來說好了,我們過去會有很多不同的經驗,所以過去的經眼裏面呢,也許你的成長背景、也許你跟別人的互動,那些經驗會變成我們後來判斷一個事件當下的最直接最立即的反應。

 

安一心:是。

 

陳彥宏:舉個例子,我有一次,面無表情地走進教室裡面,然後我的學員就有人問我說老師你的身體是不是不舒服,然後我會回想說:ㄟ,為什麼他會覺得我身體是不是不舒服。因為我做的一個表情只是面無表情,並不代表透漏任何的訊息。那個當下我只是好像在思考,或者只是在放空,可是在這個看到我的學員,他的眼中看到的這樣一個肢體狀態,他會認為,哦!你是不是不舒服。那也許過去他成長的經驗、他的背景當中,曾經有人有過這樣的面無表情的表情,是不舒服的時候。所以她當下,就扭曲了我那一個經驗。

 

安一心:嗯嗯。

 

陳彥宏:包含有些時候我們會有一種那種,有些人溝通會有那種類似的語言就是,你那樣看我是不是對我不爽?你為什麼笑,你是不是輕視我。你在看什麼啊,是不是我哪裡不對啊?可事實上對看的那個人而言,他根本沒有其他的意思,可是對於接收到這個訊息的人的時候,我們會拿過去的經驗來扭曲現在的狀況。

 

安一心:嗯。

 

陳彥宏:而第三個呢在NLP的過濾網裡面,除了刪除除了扭曲之外,還有一個叫做一般化。一般化指的是我們把一個經驗放大成所有的經驗。例如,他可能只是一件事情沒有做好、粗心大意,你就會說你怎麼永遠粗心大意,你怎麼總是粗心大意,可是也許他當下只有那一次是粗心大意。或者是有可能你的朋友在這個時候她生氣了,然後這個時候你說你怎麼那麼愛發脾氣,可是事實上他只有在那個當下因為某一件事情而生氣了。那我們會把一個事件放大成,所謂的一般化成所有的時候都是這個樣子。

 

安一心:是。

 

陳彥宏:那麼大腦的過濾網經過刪除、經過扭曲、經過一般化之後,我們看到的世界往往就不是真實的世界。也就是我們常常會覺得,欸~為什麼你對於這件事情的看法,跟我對於這件事情的看法差那麼多,事實上是因為我們的解讀不同嗎?你刪除掉你不覺得重要的訊息,你拿過去的經驗去扭曲了當時的這樣一個經驗,同時你把它放大成他只是這一次的經驗,你把它看成是所有的經驗。因此,同一件事情,每一個人的觀點都會不一樣。

 

安一心:是。

 

陳彥宏:而NLP就發現喔,經過慢慢地整理慢慢地整理。這個過濾器喔就像是一個門或者一扇窗吧,每個人呢透過你的門或透過你的窗看到這個世界會是不一樣的。如果你的門是圓形的,那麼你看出去的這個世界看起就會是圓形的。如果你的門是三角形的,你會覺得,哦!這個世界就是三角形的。而這個門透過我們的過濾網,所過濾出來的,這個我們看待世界的這個門呢,經過NLP慢慢整理發現,欸~有六十幾種不太一樣的門。

 

安一心:哦哦,有六十幾種。

 

陳彥宏:有可能你的門是四邊形,但是四周是有一點圓弧的,我的是四邊形但是是方方正正的四邊形。有六十幾種。那有一位研究者他慢慢把他整理出來,也就是這本書的前身喔,羅喬魅力他把它整理出比較簡單的有十四種,而這本書就在談裡面最主要的這十四種,不同的門。

 

安一心:哦,是是。對啊你知道嗎,很多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面欸,活在過去自己的經驗裡面,或是活在別人的經驗裡面這樣子。

 

陳彥宏:對,而且很多時候我們會覺得這些經驗不會影響我們很大,甚至在當下你不會覺得。可是回過頭來看,如果你去注意看看,你很多事情的模式,我常在講人做事情是有模式的。我們往往在某一個模式當中一直繞一直繞,但是沒有察覺你就永遠在那個模式當中。可是NLP很棒一件事情是,當我們學習去察覺了,就會知道欸~我哪裡做得很好,我哪裡是有優勢,那我哪裡不足我應該做些什麼調整,你會能夠比較有意識的去做一些改變。

 

安一心:對啊,我覺得就是NLP的東西是可以好好的,除了比如說因為我覺得一般的NLP想說嗯~我要改變別人。但是我就會發現我們這幾次在談或是在提示就是說,其實從個人開始可以做起,或是個人開始去整理起喔,也許你的感官不同的時候你看到的世界就會不一樣。

 

陳彥宏:對,而且很多時候你看到的以為是別人的問題,從自己改變起之後,你會發現很多問題事實上不是問題,只是你看事情的角度不一樣而已。

 

安一心:是是是,沒錯。好,那我們開始來談一下這本書裡面的談的這些類別。

 

陳彥宏:這本書裡面呢,他把這十四種,也就是我們過濾世界,看到的世界這些不一樣的這些門呢,他把它分成兩大類,一種叫做動力特質,當然我們今天盡量不要講這些專有名詞,因為這本書難懂的其實是這些專有名詞,內容沒有想像中那麼難懂。但是這些專有名詞常是翻譯的,簡單來說就是他一種叫做動力特質,一種叫作業特質。動力特質就是你為什麼產生動力。作業特質就是你的運作模式是什麼,如果我們把它簡單的定義。

 

安一心:是。

 

陳彥宏:那我們來談談第一種,他裡面有講到說第一種類型叫做主動出擊呢還是被動反擊的類型。

 

安一心:欸~你這樣翻就應該看得懂了。什麼等待果陀還是義無反顧,哇,差很多欸。

 

陳彥宏:是。的確有時候我覺得它裡面的翻譯,裡面說的翻譯,還蠻有點哲學的。

 

安一心:還咬文嚼字呢~

 

陳彥宏:主動出擊的人就是他作事情的時候比較義無反顧、比較沒有經過太多的思考,他掛在嘴邊的口頭禪可能是,作就對了、先作再說、想那麼多幹嘛、去做了才知道。那這種人呢在人際互動當中,你會發現他的個性就是衝衝衝嘛,然後它也許比較莽撞一點,你會覺得他的行動力旺盛、執行力強,但是因為它沒有太多的思考、沒有太多的計畫就去行動,所以往往可能撞得滿頭包,然後呢受傷的最後可能是自己。可是這種類型很有趣是,雖然它可能撞得滿頭包、然後甚至在中間遇到一些挫折了,可是它也不會放棄哦,它覺得先做再說、先做再說、先做再說。

 

安一心:對。

 

陳彥宏:那相對應的,在書中講到另一種叫被動反應型喔,被動型的人它比較深思熟慮,他的口頭禪跟主動出擊最大不同是,主動出擊會說先做再說,被動反應會覺得,欸我們再想想看好了、再規劃仔細一點、再思考清楚一點。很多事情一定要計畫之後才去做啊、千萬不要那麼莽撞啊。因此呢它常常會過於謹慎、然後做事好像綁手綁腳的。但是它得的優勢是因為它計畫比較謹慎、計畫比較清晰,因此它做起事來呢,雖然感覺沒有主動出擊速度那麼快,但是它就比較不容易失誤,它做起事來就比較安全一點點。

 

安一心:是。

 

陳彥宏:那這兩種人在書裡面呢,他有區分了這兩種類型,他說這兩種類型的人呢大致上呢,事實上很多人會覺得欸~我好像不見得……我好像看狀況欸,我有時候還滿主動出擊的,有時候比較被動反應一點。那裡面有統計說喔,有百分之十五到二十的人是屬於大部分時間都是很主動出擊的,也就是它做所有的事情都是先做再說,那另外百分之十五到二十的人是比較被動反應的,也就是它大部份事情的時候都比較深思熟慮,然後做一些規劃、做些計畫,然後中間呢,就是會看狀況來做判斷的,大概在百分之六十到六十五之間的人。

 

安一心:嗯嗯。

 

陳彥宏:那聽眾朋友們,我們如果比較了解自己屬於那一種類型的人的時候,當然如果你是老闆、你是主管,不同類型的人在這本書裡面,我覺得很多地方很好用的是,你在用人的時候你要很清楚每個人的特質。如果你公司的會計,就建議你盡量找被動反應型的吧,因為它做事情比較深思熟慮,比較不會說,哎唷這筆錢反正先花了再說、先用了再說。

 

安一心:是。

 

陳彥宏:像我記得,我們公司的會計,它就是很標準的被動反應型,做事謹慎、嚴謹,甚至有些時候呢我們跟它請款的單據,它都會清清楚楚的歸檔、整理,甚至有些時候呢,我們請了零用金,要出去的時候它還會跟你交待說,那個零用金到時候你要,裡面我有幫你準備好一些零錢,然後如果要找錢就從這裡,它就幫你全部規劃得仔細非常清楚。然後甚至呢,他在做很多計畫的時候,你會發現它就是不會冒然地行動,它會把前因後果全部事情想得清清楚楚之後才會行動。

 

安一心:是。

 

陳彥宏:那缺點就是,它做事情的速度,有時候你會覺得哎呀,我跟你請款這麼久,為什麼你還不給我。

 

安一心:慢了一點點(笑)。

 

陳彥宏:對,他不是不給你,因為還在做所有的仔細的整理,幾年前呢,秘書去產假的時候,我們就請了一個幾年前的同事,來協助做他的工作,做他的職務代理人。那這個同事呢剛好跟它極端的個性不同,是屬於高度的主動出擊型的,那你知道像被動反應型的人呢,因為他是會計,所以他的帳呢一定是這樣的,他有一個皮包是自己的皮包,另外一個是公司的零用金的皮包,他不會只是數字對了把兩種錢混在一起。

 

安一心:是。

 

陳彥宏:可是主動出擊的人就不一樣了。

 

安一心:混在一起了。

 

陳彥宏:對,它就覺得反正沒關係我都有紀錄啊,只要數字對就了啊,還有分那個是誰的錢,對,反正拿出來是一百塊就是一百塊啊。如果我先從公司的這邊先拿,我就再放一百塊進去就好了。所以當時他們兩個人在交接工作的時候,就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景象,一個覺得你不用講那麼細,我大致上知道就好。另外一個會覺得說我不講仔細一點,如果等到時候搞錯了怎麼辦。

 

安一心:是。

 

陳彥宏:那項這個主動出擊的當時在代班的時候,就常有這種狀況是我們請款,然後寫了請款單給它,它就看了請款單,然後就從它皮包裡面掏錢給我。的確它後來有好幾次是因為請款單隨手一放,不知道放到哪裡去了,反而自己要貼了錢出來。

 

安一心:(笑)。

 

陳彥宏:對,所以事實上很多時候適才適用就很重要。像這個主動出擊的這個業務夥伴呢,它就滿適合去跑業務的,它就很適合直接去拜訪客戶,就不要想那麼多嘛,先去拜訪嘛,然後客戶有什麼問題,丟回來再處理嘛。可是它就比較不適合在內勤做一些行政瑣碎的工作。而是合作行政瑣碎工作的人,讓它去跑客戶的話,往往會喪失了那個先機,因為就有一些機會點它可能沒有抓到,它就lost掉了。就覺得自己還在計畫。

 

安一心:對,所以我覺得這滿好的,把自己區別出來後就會做對的位置。可是有沒有人是不甘心的,比如說我本來是非常的後者,比較不會那麼衝的人,那我渴望轉業務的時候,那是會轉變或就會被定型在這個狀態呢?

 

陳彥宏:應該是說根據NLP的經驗喔,發現絕大多數這些狀態的落差不會太大。我的意思是像我們剛剛講,主動出擊的人百分之十五到二十,被動反應的人也是,取決大多數人還是中間的那個部分。那你說會不會改變,會,但是透過學習,它可能有意識的了解說,我這個時候要刻意什麼一點點。可是你會發現人在學習的過程當中,可以刻意去做一點改變,可是有一些你過去的經驗所產生的真實的自己,事實上那個是不太容易被改變的。

 

安一心:OK。

 

陳彥宏:所以是可以透過學習,你可以透過不同環境而表現出不一樣的自己,可是當你沒有刻意的時候,事實上很容易又回到你原本的那個自己。

安一心:是。我突然想到說,會不會就是說我可能不太愛講話,可是比如說我為了工作來這邊做廣播,然後開始機哩瓜啦結果回去就開始嘴巴就會關起來。

 

陳彥宏:可能有這種狀況喔。

 

安一心:是這樣子吼。

 

陳彥宏:對,就我很多學員看到我在講台上面的表現都會覺得我是很外向、很願意跟人互動的。可是私底下我常開玩笑說我就是那種,像剛主持人講到的就是開關機啦。就是我上台就開機了,然後回到家私底下就關機了。所以事實上我一群朋友,出去實際上我不是裡面多話的人,我會喜歡聽人家講話,但是我自己不太發表我的意見。如果我發表意見的話往往是適當的時候,也許講個幾句就這樣,我不會是像在台上的那個樣子。所以,的確有可能因為工作、因為需要而做一些調整,這倒是真的。

 

安一心:是。好,那再來呢?

 

陳彥宏:在書裏面還有談到一個就是你的標準,就是你看待事情的標準是什麼。那這個標準呢,我覺得我用一個我最常在課堂當中跟學員分享的一個概念來講,就是事實上這些標準就是你的價值觀。因為你價值觀會決定你做一些決定的依據。什麼叫價值觀,就是對你而言這件事情的重要程度。例如說我們要買東西的時候,有的人價值觀裡面買東西就是越便宜越好,所以它永遠在買東西的時候比的是價格。但有的人呢他在買東西的時候他覺得,便宜無好貨,它會覺得多一點點錢沒關係,至少比較耐用,它可以用得比較久,那這時候他在比較的時候,它可能標準就不一樣了,他看的就不是價格,他看的可能是其他的部分。

 

安一心:是。

 

陳彥宏:但也有一些人呢,他在買東西的標準呢,他覺得服務最重要,產品本身品質都差不多,這個服務比較重要,因此呢他在做決定的時候呢他就以服務作決定。那這個標準,用在……我們一樣以職場當中來講好了,為什麼你會覺得有些時候這個人你滿容易激勵他的,你滿容易跟他溝通的,但有些人你在跟他溝通的時候你就會覺得比較沒有辦法去觸動她,沒有辦法激勵他,那是因為你不了解它內在的標準是什麼。

安一心:是。

 

陳彥宏:我舉個例子來講好了,我有時候都會問我的學員說,對你來講是家庭比較重要,還是事業比較重要,那這個就是一個標準囉。那當然有的人會講家庭比較重要,有的人會講事業比較重要,有的人會說我能兼顧當然都兼顧啊,為什麼一定要選一個。那這裡的標準指的是,當然你能兼顧當然是最好的,可是當你不能兼顧的時候,你會用什麼方式來做決定,往往就跟這個標準有關。例如你有一個重要的會議,這個重要的會議呢會影響到你的升遷,也就是說你的老闆要跟你做一個升遷的面談,那當然這個時間訂下來之後呢你很開心,因為代表你在這個工作當中你有一些發揮了。可是當你回到家的時候你的孩子跟你講說:『爸爸!下個禮拜是我的畢業典禮欸。我代表畢業生致詞欸,然後到時候我會上台講話,我會講到你,你一定會覺得很驕傲的,你一定要來喔!』可是當你準備要答應他的時候,你一看跟這個升遷的面談時間是衝突的,那你會選擇哪一個。那當然有的人就會選擇說,那我就去升遷面談吧,這很重要。有的人會說孩子畢業只有一次,那我就跟我的老闆改一下時間吧。

安一心:對。

 

陳彥宏:好,那不管你選擇什麼,其實我覺得個標準沒有對或錯,標準你不需要用普世的標準,別人覺得對就代表你要覺得對,那個標準來自於你覺得比較重要的,你就會優先選擇。像我講我自己的例子好了,我很清楚在我選擇工作或要接案的時候,我的標準裡面,好玩、挑戰、成就感,這三個對我很重要,就會覺得這個案子,這個演講的對象好不好玩,然後講的內容有沒有挑戰,或者是我講完之後有沒有覺得有成就感,這是我的標準。那在我的標準裡面呢,金錢不是我排在很前面的順位。

 

安一心:是。

 

陳彥宏:有一次就遇到一個經驗是這樣子的,同一個禮拜六有兩家公司邀約我的課程,一個邀約的課程呢他上課的地點在台北市近郊,那像我住台北所以很方便,他要我講的課程內容呢幾乎是我不用準備的,就是我最熟悉最擅長的,另外呢他的講師費還不錯,講師費不錯、講課地點又近又不用準備,那這是第一個邀約我的課程。

 

安一心:是

 

陳彥宏:結果另外一家企業邀約我的課程呢,時間是同一天,換句話說我只能接其中一個課程去講,只能接其中一個案子,那這一家的邀約呢他要我講的主題,不是我不擅長,但是我為了講這一個主題我可能需要多做一點準備,就是我平常不是最常講的一個主題,然後講師費沒有第一個來得高,而且上課地點很遠,在墾丁。你猜猜看我選哪一個?

 

安一心:第二個。因為墾丁好玩!還可以去衝浪一下!

 

陳彥宏:(笑)對我選墾丁,那時候我說我要選墾丁這一個案子喔,我們公司的業務全部嚇到,老師你用膝蓋想也要選台北的阿,因為我們一般人在選工作的時候,都會覺得錢多事少離家近。台北這個離家近,講師費高,不用準備,離家近台北市近郊,結果卻選了一個錢少事多離家遠的,第一又遠,然後又要準備這麼多東西,為什麼準備這個?我說很簡單,因為完全符合我的標準,好玩:去墾丁好玩、挑戰:因為是平常少講的主題所以有挑戰、成就感:因此講完特別有成就感。

 

安一心:對。

 

陳彥宏:所以很多時候,這本書裡面談到的是,我們在跟別人互動喔,如果你能夠瞭解這些標準,你跟他的溝通喔,事實上他就會覺得你太了解我了、你懂我,如果你要說服一個人,你了解它的標準,你就比較容易說服他。如果你要銷售它一個東西,你了解它內在的標準,你就比較容易做好的銷售。

 

安一心:有有有,我有發現這樣,所以我才出這麼難的一本書,老師現在講這麼簡單太厲害了。好!我們先休息一下,在來進下一段的節目。

 

安一心:好,我們繼續來跟大家分享喔,來自潛意識的語言力量,NLP,然後是如果出版社的喔。然後我們剛剛,說真的,真的是這本書看起來,可能是因為翻譯,專有名詞太多喔,有時候難讀,哇NLP有這麼難。欸~結果我們陳彥宏老師喔,真的是厲害喔,把很多那個看起來很複雜的。然後文縐縐的那些詞彙喔,可以把它解釋得那麼簡單。好,那我們趕緊繼續接下來它的內容。

 

陳彥宏:好,那這本書裡面還有談到一個我們最常,就是我們常講的,你過去到底是屬於給蘿蔔的時候會有動力,還是給棍子會有動力。簡單來說就是你喜歡用獎勵來刺激自己,還是要有壓力你才會刺激自己。我覺得這兩個,一個像是拉力,因為在前方嘛,紅蘿蔔在前方,看到有紅蘿蔔然後就衝衝衝衝衝。另外一個是後面火燒屁股了,有皮鞭在後面,然後因此你就往前跑。一個是推力,一個是拉力。我想聽眾朋友可以問問自己,如果你公司有一個規定,舉個例子,他要你大年初一來上班,那這是一個不合理的要求,但是如果你公司規定說你大年初一來上班就有獎勵,而且假設這個獎勵是讓你完全覺得,哇!送那麼好,獎勵那麼好的。跟你的公司宣布,大年初一要加班一來上班,如果沒有來的要處罰,而且這個處罰是讓你覺得,天哪我只是大年初一沒來而已要罰那麼重。

 

安一心:是。

 

陳彥宏:你可以問問自己,你是屬於給獎勵的時候,你會比較準時在大年初一的時候去上班,因為為了獎勵而去,還是處罰你會比較有動力,不想被處罰而去,你會比較有動力。那如果你是屬於給獎勵比較有動力的,就是我們所謂的胡蘿蔔,也就是在書中叫做朝向,也就是你朝向你的目標,朝向獎勵的方向。那如果你是避免被處罰,不想被處罰因此到的,在裡面就叫做遠離型,遠離就是後面有壓力嘛,你不想要有這個壓力,離開這個壓力。那這兩種類型呢,事實上在書裏面是講呢這兩種類型大概各占了百分之四十,但裡面有大概百分之二十是中間的,看狀況的。

 

安一心:是。

 

陳彥宏:那當你了解自己是哪一種類型的時候,舉個例子,如果你是屬於給胡蘿蔔你會比較有動力的,那你在鼓勵自己的時候,你就應該要幫自己設定一些小獎勵啊,例如說我現在在寫我的新的書,就會告訴我自己,如果是需要獎勵的,可是寫書這件事情是別人不會給你獎勵的,是你自己的事情啊,那你可以幫自己設定獎勵喔。例如就幫自己設定了,如果我的書在幾月之前完成,我就獎勵我自己一個休假,去北海道玩五天,那這就是幫自己設定獎勵。

 

安一心:哦~是。

 

陳彥宏:那如果是屬於比較遠離型的,就需要壓力的,需要皮鞭的,需要鞭子的督促的,那我就一樣的方式來激勵我自己。我就會設定好,比方說我什麼時候要出書,如果沒有完成的畫,我就要罰我自己,像我自己喜歡吃甜點,我就罰我自己一個月不能吃甜點。

 

安一心:欸~剛好減肥,就上當了~~

 

陳彥宏:可是罰我自己不能吃甜點,是很大的處罰啊。

 

安一心:是。

 

陳彥宏:所以你就發現,如果你更了解自己是屬於給獎勵比較有動機的,還是處罰比較有動機的,你用在自我激勵很好用,用在跟別人互動也是哦。如果你是主管,或者你是家長,你的孩子是屬於給獎勵比較有動機的,你就要適當的給他鼓勵給他獎勵。那的確不是每個孩子給獎勵他都有感覺啊,有些人就是屬於你比較要給他有一點壓力的、給他一點鞭策的。那過去很多時候呢,主管如果在部屬的時候也很容易遇到這個狀況是,我就發現有很多主管,他自己本身是喜歡人家給獎勵的,因此他對他部屬的時候永遠都用給獎勵這一套,像我是屬於喜歡給獎勵的,我不喜歡用壓力來督促自己,所以我常常呢在帶領我們公司的員工,告訴她如果完成什麼就送你們什麼、完成什麼就請你們喝下午茶、完成什麼就給獎勵。可是不代表每個人每一件事情都對他有用哦,有一些人它需要壓力,你不斷地給他獎勵,你不但沒有辦法打動他,甚至你會覺得我給這麼多獎勵為什麼還不前進呢?

 

安一心:對阿。有時候會覺得欸~獎勵是不是你不要的,或之類的。

 

陳彥宏:對。甚至我員工有一次我生日的時候,還送我一本很有趣的書,讓我啼笑皆非啊,就是送我一本書叫做「會罵人的才是好主管」。你可以想像喔,員工送你「會罵人的才是好主管」,那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喔。好,那我就察覺到了,原來這是我的狀況,因此如果你遇到有一些人你需要給他壓力的時候,你還是要有一些標準,你還是要限制他,如果沒有做到的話,要罰什麼,要扣錢、要扣什麼要罰什麼。

 

安一心:是。

 

陳彥宏:那反過來喔,如果是一個需要壓力的主管,我就會以為我的員工都需要壓力,因此我就會很嚴苛的訂下很多的標準,可是問題是如果你的員工是屬於需要獎勵的,那永遠都是你訂的標準,沒有做到要罰,沒有做到要扣,這個時候你的員工一定會覺得我的老闆很機車,他不了解我,他沒有辦法激勵我,他只會有管理的方式來限制我。

 

安一心:是。

 

陳彥宏:所以不同類型在他需要的動力不一樣,你應該要用不一樣的方式來跟他做互動。

 

安一心:對阿,有時候我真的覺得是搞不懂吼,欸明明我們覺得很多書啊,或是很多坊間的書告訴我們,蘿蔔是比棍子好哦,但事實好像不一定是這樣子,是個人的狀態去決定說,欸~到底也許給一些棍子,他跑得會更快,然後後來再給蘿蔔。

 

陳彥宏:對,那因為棍子跟蘿蔔都是會讓人改變的動機,那曾經有學員,是個主管,問我說,因為每一個員工狀況不一樣啊,那有些時候我可以針對個人,那當我需要對集體來做一件事情的時候,我該怎麼做,因為裡面有些人可能是屬於要給蘿蔔的,有些人是要給棍子的,那我可以怎麼做?我說很簡單,如果你要你的部屬,或是說你要一個立即改變,其實給棍子,絕對會立即改變。因為壓力夠大,所有的人因為壓力,當壓力夠大的時候他一定會改變。但是你要一個人長遠持續的改變,你一定要有蘿蔔。因為永遠都是透過壓力來做改變,那太辛苦了,你會發現有些人不斷創造自己的負債來讓自己前進,那這種人就是他過去很習慣用壓力用棍子來砥礪自己前進,可是你會發現當他負債還清的時候,他好像就沒什麼動力了。

 

安一心:是。

 

陳彥宏:你要有個方向。甚至我有遇過一些人是當他負債還清的時候,他就會落入一個模式,就是它會開始去投資,那投資之後呢一定會投資失敗,為什麼?因為失敗才一定會有負債,才會有動力再前進,那投資成功他就沒有動力了,那對他而言其實那是一個負向的不健康的循環。

 

安一心:嗯嗯。所以就是建議聽眾朋友喔,或是學習者,你可以要立即改變就是用棍子。

 

陳彥宏:對,就是當棍子下來的時候,人一定會改變。但是長遠持續的改變,你不能用棍子,你要帶你的孩子也是一樣,不能總是用處罰的方式,一定要有一些獎勵,要有一些鼓勵,他才會持續願意長遠的改變,好。

 

安一心:好,那接下來呢?

 

陳彥宏:另外在書裏面還有談到一件事情是,你怎麼知道這件事情你做得很好?事實上這本書有很多談論的內容是,你只要問自己一個問題,你就知道你大概是屬於哪一種類型。像聽眾朋友可以先問問自己這個問題就是,當你做一件事情的時候,你怎麼知道你這件事情做得很好?例如,你如果需要上台做簡報,你怎麼知道你的簡報完之後,你講得很好?如果你有擅長一些或喜歡一些手工藝,你怎麼知道你這個作品做得很好?比如說主持人,你怎麼知道你主持完這個節目之後是好還是不好?你怎麼知道?

 

安一心:用猜的(大笑)。沒有沒有,我覺得來賓好,主持人就覺得就會很好。

 

陳彥宏:(大笑)你這是客氣啦。好,事實上很多時候我們在判斷一件事情的時候,有兩種人。一種人呢,他的標準常常是在外在,在書裏面是叫做外在型的,外在型不是講說比較外向哦,而是他的標準是在外面,例如說我怎麼知道我這集節目主持得很好?看看後來聽友的反應啊,或者如果有CALL-IN就看看CALL-IN的狀況啊,聽友的互動啊,在網路上有沒有多一點的回應啊。像我們講課就是,學員有沒有跟你有面對面的互動,他們有沒有笑了,他們專不專心,有沒有寫筆記,甚至有時候我們會看那個有沒有課後的問卷,那課後問卷對於老師的評比如何,這種叫做外在型的。就我們參考的標準是在外在,我們會去收集外在的訊息然後來判斷。

 

安一心:嗯。

 

陳彥宏:那另外一種標準叫做內在型的,內在型,指的是他內在有一個自己的標準,像主持得好或不好,其實有時候聽眾的反應不是關鍵,我自己就知道,雖然聽眾反應很好,不代表我這一集就主持得很好哦,因為有可能沒有達到我的標準哦。聽眾沒有什麼反應不代表我就主持得不好,有可能他們今天剛好都在忙,他們根本沒有在聽啊。對,我有一個內在的標準,我自己很清楚我的標準是什麼。

 

安一心:是。

 

陳彥宏:那像我自己早期剛做教育訓練那時候,我是屬於非常非常外在型的,也就是說我必須要看到學員的反應,甚至有的時候呢!等課後問卷看到,我才知道我今天表現到底好或不好,那慢慢地調整。太過外在型的人會有一個盲點就是,因為我們的標準都在外在,所以有的時候會想太多,就你那樣看我是不是覺得對我怎麼樣,啊我剛是不是講錯話所以你才會這樣說。

 

安一心:是。

 

陳彥宏:那內在型的人呢,他是有一個自己的標準的,也就是事實上他不管外在是什麼反應,他自己的標準比較重要。那內在型的人如果,聽眾朋友你察覺到你自己是屬於比較內在型的,你也要稍微提醒一下自己哦,因為內在型的人最大的盲點是,因為標準都在內在,他沒有拿外界的訊息做參考,所以有的時候就會落入一種叫自我感覺良好的狀況。

 

安一心:(笑)是。

 

陳彥宏:也就是說,人家覺得你應該要改變啊你應該要調整,可是他會有一種狀態是,會嗎?還好阿。我覺得我還可以啊,我覺得我已經不錯了啊,過了就可能是這樣的狀況。那外在型的人最大的功課我覺得是,因為你太在乎別人的眼光,所以很多時候的你就會想太多,因此就會綁手綁腳的。那當然你有你的優勢,你的優勢就是我們講說,你的眼色比較好,觀察力比較敏銳,然後比較懂得因為外在的環境跟別人的互動,而做一些轉換。

 

安一心:對阿,因為有一些人就是自我感覺良好,這樣也不行。啊我覺得其實這兩個也不一定就是怎麼樣,大家可能就是去拿捏,其實自己最重要,再來去往外求這樣子。

 

陳彥宏:對,當年我自己做了一個練習是,因為我是屬於比較外在型的本性,可是外在型的人它有時候比較容易落入一個狀況是,比較不懂得自我肯定,因為自己看不到自己的優點,自己看不到,都要別人告訴你。對,所以我那時候就做了一個練習是,每天晚上睡覺前,那我當時準備了一個本子,然後我就做了一個練習是每日一嘉許,自己回想自己今天整天發生的事情,有哪些是自我嘉許的。我哪裡做得很好,給自己自我嘉許,那你就會自己慢慢練習去找,也願意自己去看自己哪裡做得很好,而不是別人來告訴你。這是我當時,我曾經做過的一個練習。

 

安一心:那你會不會寫寫寫,寫到啊~沒有了,沒有什麼好的。有些人自我的肯定跟嘉許是沒有的,寫一兩天,啊沒有哪裡好,或是什麼都不好這樣子。

 

陳彥宏:不過有一個好處是,我相信有的人他是看不到自己的優點,他總是習慣找『我哪裡不好』我認識滿多這樣的朋友。可是當他開始願意做這件事情,就像我以前是童軍嘛,童軍講日行一善!日行一善,其實在說你要刻意去日行一善之外,其實也是在協助你,去察覺自己有在做好事。那我認為一日一嘉許也是,有些時候你找不到我有什麼值得嘉許的,那你可以刻意的去做一些好的事情,可以值得嘉許自己的事情,那你就會慢慢地去調整自己看事情的角度。我覺得那也滿好的。

 

安一心:對,我覺得刻意這個是很重要的吼。因為你沒有刻意,你怎麼會知道,哦原來你可以這樣地去做。

 

陳彥宏:的確,因為像這本書,我覺得很多時候你為什麼要那麼了解自己,為什麼要了解自己是內在外在,為什麼要了解自己是需要棍子還是蘿蔔,是因為這些行為……我覺得NLP比較特別的是,NLP不是發明,它不是以前沒有然後我們創造出來的,NLP只是一種發現。就人本來就有這些行為模式了,可是過去呢我們可能沒有注意到,哦~原來我是蘿蔔比較有幫助,或者我是比較屬於外在型的,我們可能沒有發現。那透過NLP的整理之後你發現了說,哦原來我在做決定的時候,我比較在乎的是好玩,然後我是比較外在型的,然後我是屬於比較需要一些蘿蔔的,好,因此你就知道你的優勢在哪裡,你可以怎麼做。另外一個部份是,如果你這些行為模式有一些盲點,或者這些盲點你以前可能沒有察覺到,你都在原本的模式當中,那透過NLP的發現,你就知道哦~所以未來我可以怎麼做,我可以調整些什麼,我可以改變些什麼。

 

安一心:對啊,我覺得多了解對自己是有幫助的。

 

陳彥宏:對。

 

安一心:好,那繼續呢?

 

陳彥宏:好,那另外一個它裡面也有談到一件事情是,聽眾朋友也可以問自己這個問題,你現在這份工作,你為什麼會選這份工作?你為什麼會選這份工作呢,其實會有兩種,一種人呢他會講,那是因為這份工作有前瞻性啊,這份工作滿足了我的收入啊,這份工作我覺得做起來很有成就感啊,我很熟練啊,這個在裡面講的叫做選項型的,所謂選項型就是我做一個決定的原因,是因為我有哪些選項符合我這個決定,因此我把他列出來我發現,好~錢多事少離家近是我的重要的選項,所以我就做了這個決定,做這個選擇。

 

安一心:是。

 

陳彥宏:那另外一種相對應的是,在書裏面這種講說這種叫程序型的,程序型的人他重的不是選項,他重的是流程。所以他說你為什麼選這個工作,哦那是因為我在104上面看到他們在徵人啊,那是因為我朋友的介紹啊,然後去面試的時候我就覺得這個面試官跟我的互動滿好的啊,然後他告訴我說這是有流程的,一步一步一步。我先在哪裡看到這個訊息,接下來發生什麼事,然後慢慢地發生什麼事,然後因此我做了決定。

 

安一心:是。

 

陳彥宏:好,所以各位你如果更了解自己,或者你了解跟你溝通的人,他是哪一種類型的,舉個例子,你是求職的面試官,然後你就應該問你的面試者,你前一份工作,你是怎麼樣辭職的,或是說你為什麼辭職,這時候有的人他比較屬於選項型,他會講,那是因為公司的制度做了很大的改變,那是因為辦公室的氛圍不好,那是因為什麼什麼什麼,這就比較偏選項型。

 

安一心:是。

 

陳彥宏:那如果是程序型的人,他的溝通就會是,那是因為我之前聽到我們公司說我們制度要做一個很大的改變,結果我的主管呢私底下就跟我說,未來公司會有一些大的轉變,我的同事呢他們也開始覺得有一點心浮氣躁,他會照著這整個故事,像是故事一樣,把那個步驟告訴你。好,那因此你覺得這個人才是你想要用的,很簡單啊,你就用它的模式跟他溝通。你就用,例如說,你希望他進到你的公司,如果他是選項型的,你就跟他講說我們的公司呢,他未來的前瞻性是怎樣,他的什麼就一點一點告訴他。

 

安一心:是。

 

陳彥宏:那如果他是程序型的,你就把整個流程,所以接下來你在進到我們公司你會先從什麼什麼開始做,你會學到什麼,進而你晉升之後會做什麼,把這個一個一個階段跟他做分享,他就比較容易理解你要跟他分享的。其他的銷售啦,其他的溝通我認為也一樣。舉個例子,要買車,有的人買車它可能在乎的是,他在乎的那幾個選項,例如省不省油,例如他的馬力如何,例如它有什麼配備,這種選項的概念。那有的人是,你會不會先帶我去試車啊?試玩車之後我多久要做決定啊?那我決定的時候我可不可以跟人家商量一下啊?那就是比較注意程序的。那了解自己做決定的方式,也了解別人做決定的方式,會有助於我們在做決定的時候不會LOST掉一些重要的訊息。

 

安一心:是。對,我覺得真的耶,真的是這樣子。好~那接下來呢?

 

陳彥宏:好,接下來呢他裡面還有談到一個,你在做,你是屬於哪一種改變的形式。那它裡面講的四種類型叫千篇一律型啊,千篇一律中有例外型啊,差別型啊,千篇一律有例外和差別型,我說真的自己在看的時候都覺得很糊塗。

 

安一心:(笑)還繞口令這樣子。

 

陳彥宏:對,但是如果我們從一個概念來談,聽眾朋友你就可以了解你大概是屬於哪一種類型的。好,千篇一律型的人呢,他大概可以接受十年一個大改變,也就是……然後如果十五到二十年她會刻意的做一個大改變,也就是它屬於一個還滿穩定的,這裡的大改變指的是如果在職場當中,例如說換工作,例如調部門,或者在生活當中也許搬家,這種都是算比較大的改變,那他最快最快他覺得十年才能夠有一個大改變。所以你會發現它可能一個房子,如果他是租房子的,至少十年才會變一次。然後工作,不太換工作的,然後就算是換部門,他會覺得很長,十年之後才換一個部門。

 

安一心:是。

 

陳彥宏:另外一個剛好相對是差別型,差別型的人他一兩年就要換一次,所以你會發現他如果租房子,他一兩年就搬一次家啊,而且他甚至會覺得我幹嘛買房子呢,因為我租屋我可以一直住不一樣的房子啊,我可以住我喜歡的房子啊,我只要租不滿意我就可以換啊。工作也是一樣,他會喜歡那種很有挑戰,然後換來換去的,當然有可能是換工作,一兩年就換一個工作,也有可能是換部門,有可能是很喜歡輪調的這種工作,或者甚至是他的工作需要出差。例如說他常常需要往世界各地跑,他會很開心,因為他的生活喜歡不斷的變化。這是兩個剛好截然不同的類型。一個類型是十年以上會願意做個改變,一個類型是一兩年就必須要做一個改變,否則他受不了。

 

安一心:是。

 

陳彥宏:那中間呢,有兩種類型。一種類型呢,在書裏面講到大概是五到七年會需要做一個改變,也就是說,像我就屬於這個類型。我後來察覺到一件事情是,對耶,我差不多五到七年,我的工作就會有一個比較大的改變,例如說我開始講課五到七年,我就換了一個公司,然後換了一個公司又差不多五年左右,我就創業。幾乎都在這樣一個規律當中。那我住的地方也是,我發現我差不多五到七年,尤其是我差不多五年左右我就會覺得,包含我連買的房子我都會覺得,五六年了,好,換掉換掉。

 

安一心:真的嗎?

 

陳彥宏:對,當時我母親還覺得說:「住得好好的幹嘛換。」我說:『住一住不喜歡了』,對,可是就是到那個時間點,就會覺得啊~需要一點改變,需要一點變化了,對。那另外一種類型的人,他是會因為不同的狀況而做彈性的改變。你真的要他做快速的改變,它也可以快速的改變,但有些時候你真的要他穩定,它也可以穩定。例如說,它也可以一份工作做很久,但是他也不是那一份工作做很久,像千篇一律那樣子的不變,他又希望工作當中有一點小變化。例如工作當中,有接一些小的專案,那些專案是跟過去做的事情不太一樣的,那因此呢他可以在這個過程當中找到一些樂趣,或找到一些可以繼續努力的動力。

 

安一心:是。

 

陳彥宏:那這四種類型呢!我覺得了解自己很好,就像很多時候你如果發現自己是屬於,像我剛講一兩年就要做變化這種類型,那你在找工作的時候,你就千萬不要找那種,公家機關或公部門的工作,要輪調的機會本來就不多,或者它本來就需要你是一個穩定的個性,那像我認識的一個講師朋友,他原本是公務員,他做兩年他就受不了了,就離開了,那他現在的工作是台灣大陸好多的城市到處跑,那我就發現,哦~他就是屬於這個,需要一到兩年就要做變化的,可是他當時選錯了行業、選錯了工作,他可能很快的時間就受不了了、就離開了。

 

安一心:是。

 

陳彥宏:那當然相對的,你是屬於需要穩定的,那有一份工作他一直要你輪調、一直需要你去做不同的位置、不同的部門甚至去不同的國家,你可能也受不了。你會覺得,哇這不是我要的。所以當你更了解自己的時候,協助你在做決定,當你更了解別人的時候,可以協助你跟別人的溝通,甚至跟別人做決定,我認為這都是非常有幫助的。

 

安一心:嗯嗯,對啊。我覺得有時候會發生一些假象喔,我多羨慕人家可以飛來飛去,啊結果不小心跑到那飛來飛去就覺得哇~好累喔,每天好煩喔~又要又躲回去這樣子。這可能都是沒有很深刻的了解自己說,欸~我的一個模式或是本性到底是什麼,才會這樣子。

 

陳彥宏:事實上我們如果去好好的觀察自己的行為,或者如果你有一點年紀了,你的經驗。像最近我在跟一些,因為我在一個青年講堂喔,擔任一個他們的導師,那最近跟很多的學生面談,當然面談的時候我給他們一些任務,可是在聊的時候,我常常會提醒他們一些他們的模式。裡如裡面有的學員,我問他說你今年的計畫是什麼,他就至少列出十五項他想要做的事。那我看到的時候,就問她說那些是你想要做的,每一個都想要做,可是我覺得他還是學生啊,如果還要做這十五件課外的事情,那這一年也未免太忙了吧。我說你為什麼要逼自己那麼緊,你為什麼要把自己綁成這樣。然後他就聊聊聊他過去的經驗,然後慢慢他自己就突然說,老師我發現了欸,這好像是我一個模式,就是我靜不下來,我會攬得很多事情在自己身上,然後呢最後把自己逼到受不了,然後受不了再放自己一個大的長假,就完全什麼事都不做。我說,那你有察覺很好,事實上人就是這樣子,你有察覺你自己有固定的一個模式,你沒有察覺你就不會改變,那察覺的時候你如果對這個模式不滿意,你就可以調整你就可以改變啊。

 

安一心:是。

 

陳彥宏:那我就問他對這個模式滿意嗎?如果你覺得這個模式是你OK的,那當然OK吧,你就繼續照這個模式下去,把自己逼得最緊,然後放一個大假。可是如果你也覺得這模式不是那麼OK,你想要做一些改變,那因為你察覺你就可以做一些調整,做一些改變,我覺得這一本書在看的時候,聽眾朋友也可以從這個角度來思考。就你更了解自己了,例如說你發現說你以前都是需要棍子的,那更了解自己你要激勵自己的時候你就給自己棍子嘛,那當那些獎勵你覺得沒有感覺的時候,可是你又想完成這些事情,你就知道用另外一個方式來激勵自己。

 

安一心:是~沒錯。

 

陳彥宏:當你發現你很外在的時候,你看到的都是別人的標準的時候,這個時候你就要學習去做自我嘉許,然後慢慢調整自己,有一套自己的標準,不是外在不好,我認為這些模式都要告訴我們,不代表你原本的模式不好,而是過去的模式就是你現在的樣貌。當然你如果不調整,當然你如果很滿意你現在的狀況就算了,那如果你不滿意,代表這中間有一些模式是你可以改變,可以調整的。

 

安一心:是。因為我想說老師真的是把這本書很深的很多東西,欸~講得好像很簡單喔,看起來就差很多喔。我覺得真的是需要這種導讀的方式喔,我覺得他還是有一些表格可以讓你去填,我還認真去看喔,就覺得哇~要了解自己好像不容易喔。

 

陳彥宏:是是是。不過我覺得我們在空中跟聽眾朋友們一段時間導讀一本NLP的書,我常講導讀這件事情,我們不可能在短短一段時間把一本書讀完,一定有很多的是書裏面很棒的內容,但是我們來不及把它導讀完的。但是我們也期望,透過這樣的導讀,聽完之後也許你會去把這本書買來,而且把這本書好好地讀完,我覺得這才是我們導讀最主要的目的。

 

安一心:是是。我覺得我們這樣聽一聽之後再回來看,我有在回憶說,欸我當初在看,記憶都會回來說,組合說原來這個是我需要的,或是我怎麼樣的或什麼狀態,會比較容易。否則你知道會有隔閡,你知道嗎?因為他是寫給,比如說很像是主管,又很像是工作者。

 

陳彥宏:對,因為他舉了很多不同面向的例子。

 

安一心:對,然後你就會被這個東西給搞複雜了。好,那我們今天再謝謝那個陳彥宏陳老師,跟我們分享NLP,來自潛意識的語言力量,如果出版社,謝謝陳老師喔。

 

陳彥宏:謝謝,拜拜。

 

安一心: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