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登入

I Like Radio

Enjoy Your Life!

Talk 10 從NLP 談 接受不完美的勇氣
不是你人生擁有什麼所以就要過什麼樣的人生,沒有必要被自已或別人框架住,你可以活用老天爺給你有的部份,不是沒有的部份。
重要的不是你擁有什麼,而是你如何活用你擁有的東西。
作者:陳彥宏,安一心

 

【內容】

 

1.          阿德勒的目的論

2.          改變就從自己開始

3.          活用你擁有的

4.          不要拿自卑感當藉口

5.          學習支配情緒
 

         我要購買


小安老師老師:大家好,又在空中跟大家見面,很開心今天跟大家介紹另外一本接受不完美的勇氣,由遠流出版社出版,上次被討厭的勇氣的導讀者陳彥宏老師來分享這本接受不完美的勇氣,陳老師好!

 

陳彥宏:各位聽眾朋友大家好!

 

小安老師:這本書是陳老師又精選的一本書。

 

陳彥宏:最近阿德勒的書非常紅,在被討厭的勇氣講說,如果我們可以接受別人討厭我們,也就是不怕被別人討厭的時候,可以更珍惜的做自己的時候,就會充滿勇氣;那這本接受不完美的勇氣,雖然是不同出版社,也不同作者,但是我覺得他有點像是被討厭的勇氣的進階版本;被討厭的勇氣是用一個哲學家跟一個年輕人互動的故事,年輕人是帶挑譽的心態去找哲學家,跟他對談裡面帶出阿德勒的勇氣心理學;而接受不完美的勇氣的副標是阿德勒一百句人生革命,這本書的編排設計蠻特別的是他把阿德勒講過的經典名句,分成十個大章節,透過一段阿德勒的話再去解釋這段話,我覺得他的面向比被討厭的勇氣來得更廣。

 

前言有一個小故事蠻有趣的,有一次有一位聽眾在聽完演講後,他對阿德勒說:「你剛講的這些東西不都是我們人生當中的常識嗎?」但是真的這麼簡單嗎?結果阿德勒非常有智慧的回答他說:「就是常識有什麼不好呢?」事實上阿德勒的學問存在已久,甚至是很多概念都是以前聽過的或是早就知道的,這正是他的學問有趣的地方是如果這些事情是常識或是我們過去知道的,就檢視自己是否做到,如果沒有做到,就代表事實上知道是沒有幫助的,在書前面阿德勒用這樣的小故事在提醒我們。

 

小安老師:對,要有基本常識,因為價值觀的不同,或是生活背景的不同,就會有落差,就像裡面談的不被接受的事情,價值就會被框架住了,這本書講的故事,有些事情不應該是這樣子,就好像最近人家說倒債是很開心的一件事情。

 

陳彥宏:阿德勒的學問跟佛洛依德最大的不同,佛洛依德是因果論,我們之前有跟聽眾分享過,當人活在因果論的概念當中會發現好像沒辦法改變,過去已經發生了,而阿德勒講的目的論是他承認過去對你有些影響,在書中提到人的性格,他裡面用生活型態來形容,人的性格大概在十歲的時候就已經形塑,例如說,小時候你的父母親總是鼓勵某一個行為,你就表現那個行為,那個行為慢慢變成習慣,就變成性格的一部分,可能小時候為了博取父母親的喜歡,所以你就會成為他們眼中的自己,慢慢的成人之後你也不太敢跟人家互動,在人群中總是表現出安靜的樣子。以佛洛依德的因果論來講,因為小時候的家庭教育,所以現在變得安靜、變得不敢跟人互動,若以阿德勒的目的論的來說安靜、不跟人互動是有好處,小時候的好處是被父母親稱讚,是被他們鼓勵,長大之後,也許已經忘記小時候的好處,但仍繼續保持這個習慣。

 

阿德勒的學問有一點很重要就是我們做任何一件事都是有目的,不管是想在人群當中成為焦點,或者是不成為焦點,因此你就做了一些事;以教育來講這件事,孩子從小時候就會形塑他們的樣貌,很多時候為了要吸引父母親的注意,利用成績好、功課好、比較乖等形象來塑造他的性格,因此引起大人的注意;有另外一種可能是用乖、聽話的形象,但大人沒有特別嘉許他,所以他可能會養成一種負面的狀態,像是大哭大叫、在公開場合不乖,這時候父母親會斥責,雖然他不喜歡被斥責,但是他喜歡被注意到,他可能沒有察覺到他這個行為背後是希望引起別人注意,因此長大之後,就像最新的社會新聞,因為心情不好就做很瘋狂的舉動,也許這個方式對他來講是會引起別人注意的方式。

 

就像我們在拍團體照,第一件事一定就是找自己,每個人都希望自己被注意到,甚至在人群當中,我們會透過不同的行為來彰顯自己的目的,當我們越來越清楚自己的目的的時候,就會發現很多事情是可以被改變的,像最近的社會案件都是因為沒有察覺到真正能改變的是自己,永遠不能改變別人,這是我從阿德勒當中得到最大的道理,如果我們永遠想要改變別人,那事情永遠沒有辦法改變,但是如果我們改變了自已,事實上事情開始不一樣了,因為可能會影響別人,書裡面一開始講到一句話:重要的不是天生擁有什麼,而是如何活用擁有的東西

 

最近幫一個樂團做慈善音樂會,樂手都是盲人,團長叫柏毅,他的視力只有0.01,如果要看一樣物品,必須要很貼近眼睛才能看得到;他從小就對薩克斯風有興趣,現在也非常專業,之前有一位日本經紀人聽完他的演奏後想跟他簽約到日本發展,他的樂團裡還有一位廣為人知的樂手蕭煌奇,這位日本經紀人跟團長商量是否簽約去日本發展,思考後團長就拒絕了,拒絕的原因很簡單:在一般人的印象殘障人士只能做幾件事情,像是按摩、算命這類的工作,因為框架而侷限住了,可是他卻可以音樂走出一天片,他希望可以用這種能力來幫助朋友,所以他帶著一些重度多重障礙的孩子學音樂,包含自閉及視障的孩子等各種多重障礙的孩子;聽完他們的演出,相當感動,我在他們身上看到的是:不是你人生擁有什麼所以就要過什麼樣的人生,沒有必要被自已或別人框架住,而是你可以活用老天爺給你有的部份,不是沒有的部份。我覺得這就是阿德勒說的這一句話:重要的不是你擁有什麼,而是你如何活用你擁有的東西。

 

小安老師:很多人都看到自已沒有的,一直在追求沒有的,把自已所擁有的給遺忘。

 

陳彥宏:是啊,一般人都覺得自卑,阿德勒把自卑分成三個解釋,自卑性、自卑感,和自卑情結;自卑性指的是真的不如人的地方,例如說我比人家胖,我的腸胃不好,頭髮比較少,白頭髮很多,這種真實的事情叫自卑性,自卑感是你跟別人比之後,例如說我白頭髮比他多,我比他胖,我不如人,他很聰明我不聰明,他口才很好我口才沒有他好,因此產生自卑感,在阿德勒的學說幾乎所有的人都有自卑感,因為我們難免會想要跟別人比較,自卑性是客觀的條件,自卑感是比較來的,阿德勒覺得自卑感沒有不好,自卑感讓人願意進步,讓人願意突破,甚至讓人看到不足,就不會自我感覺良好,但比較不好的是自卑情節,自卑情結指的是因為有了自卑感,就會以自卑感當籍口,例如說都是比較胖,所以跑得比較慢,都是因為家裡條件不好,所以我沒有成功,都是因為小時候沒有遇到好的老師,所以我現在成就不如人。自卑性是客觀的條件自卑感是比較來的那比較的結果就會產生動力產生突破自卑情結就是限制進步的概念。最大的收獲是雖然我們常說不要跟別人比,但如果我們國家不跟別人比,國家就不會進步,如果企業不比,企業也不會突破創新,以阿德勒的說明來講,跟別人比覺得不如人如果選擇再進步一點或是選擇放棄這才是最大的差別。

 

小安老師:在他早期的系列套書討論自卑的專題,每個人都有自卑感的部份,很少人會去面對。

 

陳彥宏:逞強是自卑感的表現不要努力看起來很強而是要努力變得很強,有些人會用一種看起來很強,甚至用一種負面情緒來表現自已可以支配別人的狀況,事實上內在是自卑脆落的,但真正優秀的人是會讓自已學習提昇然後真的變強!被討厭的勇氣是以別人的角度來看,如果別人討厭我們都沒有關係,就是充滿勇氣,接受不完美的勇氣是從自已的角度來看,如果能夠自已很多面向,自已總是會有不完美的,書上寫說認同接受自已的不完美,然後認同寬待對方的不完美,阿德勒認為不完美沒有什麼不好,因為這樣才有人味,也才是特別可愛的地方。因為我們常常在企業講課的時候很多人介紹說我是NLP大師,而我從來不覺得自已是大師,也許你看到我某一面還不錯,那一面是我很努力在精進那一方面的學問,所以那一方面我還不錯,但是我也清楚很多地方我可能輸你們,所以我認為沒有人是百分百完美,如果我們要追求完美的時候,就會發現好累,而且永遠做不到,但是如果接受自已的不完美,不過我們可以看到很多不完美的地方,你就會更自在,你就沒有偶像包伏。

 

小安老師: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因為面向的關係,像是大老闆級,每個人看到的角度跟你詮釋的東西,像是醫生或是一些人,其實他們私下沒有自信,在他專業上他們可以展現他們的東西。

 

陳彥宏:所以從阿德勒的觀點來看,如果醫生他自已就要接受他私下的沒有自信,但是也要接受在他工作當中他是很專業的。從我們的角度來看,我們也要接受認同別人的不完美,我們看到他專業的那一面,不代表其他面也要表現出專業的那一面,因為他是個人,也不是機器。我有一個好朋友他在保險公司上班,以前都稱呼自已是南山之神,之前跟我在同一家出版社出書,他博士畢業之後,有學校請他去教書,但他放棄學校教授而去做保險,而且短時間就做得很好,認識他的時候就要當辦公室的處經理,年收很可觀,那時候還沒當兵,當了處經理才去當兵,他講話充滿自信,篤定,前一陣子我看到他臉書上面開始有一些遭遇人生的挑戰或是低潮的文字,打電話給他,才知道他那陣子的確有一些低潮,可是在工作當中他的各方面還是展現得很好,但因為是朋友,所以感受的到刻意展現堅強很自信的自已是不一樣,那次跟他的互動也讓我學習到一件事情是,我為他高興的是他慢慢看到自已不同的面向,因為很多時候當人假裝堅強久了,會忘記自已也有脆落的情緒,當查覺到自已有脆落情緒的時候,而且願意接受面對,你就會慢慢查覺到事實上可以更有彈性的看待別人或是善待自已,所以常有一句話,我們沒有愛自已怎麼能夠愛別人,如果不能接受每個面向的自已,又怎麼能接受別人呢?

 

小安老師:所以我們不能用好跟壞去介定自卑的狀態,而是用不完美去看待它?

 

陳彥宏:阿德勒把自卑分成自卑性,自卑感,跟自卑情結,所有學習第一件事就是先釐清,才有辦法改變,當你覺得你不如別人的時候,先確定是否為自卑性,確定真的是事實,那自卑感是跟別人比的,這沒有什麼好或不好的,而是你怎麼對應這件事情,像是半杯水放在桌上,可以說只剩半杯,也可說還有半杯,事實上對水而言就是半杯水,只剩半杯跟還有半杯是你自已怎麼看待的,一樣的,當你查覺到某件事情不如人,這是事實,接下來你的對應是要變成自卑情結,或是另一種方式正應該不如別人,就要更有方法,或更有計畫去執行這些事情,事實沒有改變,對應的方式不一樣,結果就會不一樣。如果當作是自卑情結,往往就自我放棄,但如果當作是一個突破的機會而且接受不一樣,而且面對這樣的不一樣去作挑戰,結果就會越來越好。

 

小安老師:我們要區分這些層次,才不會掉入陷阱,其實大部份都是第一個層級的狀態。

 

【休息】

 

小安老師:這本書很多重點,已經自動標出來。

 

陳彥宏:重要的地方都有螢光的顏色提醒。

 

小安老師:繼續分享精采的內容。

 

陳彥宏:接下來談情感這件事情,裡面有舉一個例子,情感就像是讓車子啟動的汽油,所以我們不是要受情感的支配,而是要利用情感,也就是很多時候是都是因為他那樣做,所以我生氣,都是因為他不理我,所以我憤怒,難過,這時候就是被情感支配了,好像是不得已,不得不,所以有這個情緒,但阿德勒的目的論裡面他認為情感是刻意創造出來的,例如為了引起他注意,所以我刻意有難過的情感,這也是從小時候慢慢培養的一個目的,就像我曾在網路上看到一個影片,當中大人看到的時候,小孩就一直哭,大人不理他的時候,他就停了,當走到大人面前時,他又開始哭,那就會發現難過,生氣各種情感他本身都是有目的,也就是了解這些目的,就不會被支配,如果說目的是為了引起注意,像有些人失戀覺得很難過,但跟他們互動後,就覺得他們是痛病快樂者,好像看起來很痛苦,但心裡很快樂,因為覺得有人關心他們,因此得到了滿足;像前陣子談到的付出的力量,我們都覺得我們在幫助別人,事實上是別人願意給我們機會去滿足想要幫助別人的目的,情緒亦同,在還沒學阿德勒的學問的時候會覺得都是因為他怎麼樣,所以會生氣,如果以阿德勒來講就是你創造出生氣的情緒來讓別人關注你,你創造出傷心的情緒來讓別人在乎你,安慰你,你要的是關心,安慰,所以有些時候會在社群媒體當中看到有些人會po文,有趣的是他會注意有多少人關注,按讚或留言安慰他,若是沒有朋友回應他,你會發現兩次他就不po了,如果都沒有回應,他只需要寫在日記本上,這只是對自已的對話,以前有一個同事曾被我講這件事,因為我們做的是培訓的工作,所以我希望在網路上留的訊息是正面的,盡可能不與人謾罵,因為這不符合我們的工作,其中一個同事留了很負面的留言,有關於他發生的事情,我就跟他說不是不能講,但是你po在上面不是很恰當,他回應臉書是他的私人空間,別人看得到的就不算私人空間,為什麼不選別人看不到的日記,而要大家都看得到的臉書,其實是有一個目的,就是要討安慰也許是要讓你生氣的那個人看到,所以我們查覺到自已行為的目的時候,像我自已就會問自已,到底是要引起誰的注意,或者是我想要引發什麼樣的效果或效應,可是那個效果或效應本身對事情會有幫助嗎,如果不會,那我就會選撰其他的方式,所以情緒不是不好,接受不完美的勇氣,就要接受自已是人不是機器,自已也不完美,既然是人,就一定會有情緒,不代表要被情緒支配,我可以支配自已的,所以在很多談判的書會講到,談判的時候一定要適當的憤怒,讓對方知道你很在意這件事情,但如果被憤怒掌握,對談判是沒有幫助的,可是如果在適當的時候適當的憤怒事實上可以達到你的目的,所以是學了阿德勒的學問,任何一件事都有他的目的,當我們可以釐清的時候就清楚是否在對的道路上,可以朝著對的方向前進。

 

小安老師:是否我們要有適當的情緒來發洩,但是也不能過頭,也不能太招搖,否則會壞了事情。

 

陳彥宏:不過在阿德勒的學問裡他很認可我們本來就會有情緒,因為他一直說我們要接受各面向的自已,沒有人每天都是開心,正向思考不是代表不會負面,正面思考的人通常在負面的時候他的覺察力比較高,他會覺察到自已負面了,透過學習,調整,回到正面的軌道當中,負面思考的人像阿德勒講的是他容易被負面情緒所支配,所以當他負面的時候他沒有覺察到自已正處於負面當中,甚至不受控,往往事情只會越來越糟,得不到要的成果。

 

小安老師:好像做人就是這樣子,只要是人就要處理人與人之間的問題。

 

陳彥宏:阿德勒有談到一件事:如果你不知道如何判斷這是好或不好,優先考量大團隊的利益就對了,例如說比起自已的利益,不如看看伙伴的利益更重要,那比起伙伴的,社會利益又更重要,這樣就不會做出錯誤判斷,我覺得這段話說出現代人很容易碰到的狀況,很多時候就覺得為什麼這樣不可以,好或不好以整體利益來看就會比較作出正確的判斷。在NLP裡面神經語言學裡面也談到一個類似的概念就是很多時候我們任何的一個行為,NLP的概念是要考量一個生態平衡的狀態,例如說個人很多時候追求金錢,追求外在的生活越來越好,開始覺得不平衡,因為內在沒有被滿足,可能會覺得自已很空虛,懷疑自已追求什麼,代表他追求外在而忽略內在,但如果把時間換偏向內在的追求,過一段時間就會覺得我的人生難道只有這樣嗎,難道不能幫助人,難道不能做更多的事情嗎,所以個人就是需要平衡的狀態,大到一個社會,一個國家,一個世界更是如此,我覺得近幾年都是來自於沒有平衡的狀態,例如說之前的食安問題,當企業只關注在自已,所以沒有平衡就會出事,當一個人只看著自已,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沒有平衡就會出事,而阿德勒的目的說一直在提醒說你要關注自已之外,也要接受自已的不完美,各個面向的自已都接受之外,看到自已好的地方,也看到不好的地方,所以才會平衡,才會認可人是平衡的狀態,很多面向才組成真實的我,真實變得很重要,看待社會也是,的確社會有愛,有關懷,有最美的風景和人,當然也會有一些不希望他發生的事,我們都認可這些事情就真的已經發生了,該處理,該面對的事情我們去解決,但是我們接受這就是我們的地方,這就是台灣,這就是這塊土地,你就會覺得平衡,就會充滿愛的去看待每件事情,目前我們台灣的狀況比較多的狀況就是不平衡,因為永遠都覺得別人不對自已對。因為沒有看到別人什麼做得很好,我們永遠看到的,不是不好的事情不能看到,我們不是要蒙騙自已說一切都很好,我們要接受不完美,也要接受完美,回到自已身上,接受不完美的勇氣就是講這件事,就是要很清楚了解沒有一個人天生就是完美的,也沒有一個父母親天生是完美的,因為有很多的人沒有辦法接受別人的不完美,也沒有辦法接受自已的不完美,通常是變成社會問題,或是情緒,低潮,各式各樣的狀態就很容易產生。

 

小安老師:就會覺得怎麼會這樣子,但是我覺得大家還會落入比較大的問題,因為過去是這樣子,所以現在才會這樣子,跟阿德勒講的事好像不太一樣,他是希望朝著你希望的方向改進,不要再管過去所累積的模式或習慣,陳老師是這樣子嗎?

 

陳彥宏:應該這麼說,阿德勒也認可過去家庭各方面會形塑了性格或生活形態,讓你就認知你的人,像裡面有講到一般在你認知你自已的時候,在十歲左右就認知一些行為模式,只是說因果論想得是說因為過去這樣所以現在沒有辦法改變,但阿德勒的想法是我認可過去形塑行為模式,因為這樣的生活形態對我而言是有目的,是有好處的,但是如果查覺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就不會被過去的生活形態,性格所支配,我認為阿德勒的學問裡面有一個很重要的概念,這跟NLP很像,就是一直在提醒人是可以選擇的,你可以有權利去選擇,不代表以前的作法不好,例如說你以前遇到這種事,就低潮,就不工作,就請假,這是你以前的行為,你以為你沒有辦法選擇,但阿德勒認為你是可以選擇,而是你以前選擇的,你以前的選擇沒有好或不好,而是你要清楚你有更多的可能性,例如說你可以心情不好,放三天假不工作,但也可以選擇在心情不好的時候看場電影來調適自已,也許也可以選擇找一個好朋友來聊聊,或者選擇健身房跑步流汗,看是不是會好一點,阿德勒要我們清楚人的生命不是沒有因果關係,我個人認知是因果當然有,因為過去事情真的發生,真的產生影響,真的產生性格的影響,但我們沒有必要被過去所掌控,我是可以改變的,可以從我開始,裡面一直在提醒一件事,很多時候我們都說要改變,然後我們都覺得那就等環境好一點再改變,等公司主管換人我再改變,等有同事提出這件事我再附和我再改變,等政黨轉換我再改變,其實真正的改變不需要等什麼事情發生,真正的改變就由你自已開始,不要小看自已的力量,就由你開始,改變就會發生,如果每個人都在等,那等再久事情永遠也不會發生,這幾年很多優秀的年輕人不想太多,只要有人開始,我們先去做就好了,在教育裡面也發現很多老師施行翻轉教育,當他們願意開始說就由我開始吧,有些人做開放教室,他教室隨時都可以來參觀他的教學手法,很神奇的是越來越多老師也做這件事情,就像蝴蝶效應一樣,最後影響的風暴可能是我們無法想像的,很多時候為什麼要等別人呢,為什麼不當第一個呢,就由自已開始的那一個。

 

小安老師:我朋友問一個問題,他從小到大接受的背景是對人家要付出很多,他對他的同事也很好,也付出很多,但最近同事偷偷背叛他,就讓他不知道接下來的人生是否要繼續對人家好,我問他目的是什麼,如果大家是互相的往前走,但是有一個事情發生,他覺得過去也很重要,就是卡在過去,現在應該怎麼辦。

 

陳彥宏:如果我問他會問那過去對別人好是否都有背叛嗎?

 

小安老師:就這一次。

 

陳彥宏:過去對別人好都有達到好處,人際關係更好,別人也對待他更好,如果過去對別人好對你是有好處的,這一次是例外,遇到背叛的人,這時候我會提醒他的是阿德勒另外一個概念:這不是你的問題,這是對方的課題,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課題,阿德勒不斷談到父母對孩子好,希望孩子乖一點,聽話一點,或者主管對部屬好,就是要部屬死心耿耿的跟在旁邊,那願意對別人好是你的選擇,別人會怎麼回應,那是他的課題,他的選擇,阿德勒的學問裡面指的是你帶著預期別人一定要怎麼回應你,那不是真正的對別人好,只是在對自已好,就是自已的課題,當別人願意接受你的好,卻用其他方式來回應,這時候要當成對方有一個人生課題,當別人對他好,他卻這樣回應,會變成他人生中一個很大的阻礙,就像很多時候男生在追女生,獻殷勤卻不被接受,我每次聽到這個就會回應說你有對別人好的權利,人家有接受不接受的自由。阿德勒裡面不斷提醒要區分是誰的課題,像上次被討厭的勇氣有說過,當你清楚知道誰的課題就能更輕鬆自在你認為該做的事情,如果從小每一次對別人好,別人就背叛他,就會形塑一個性格是不願意對別人好,可是他長時間對別人好,別人都有好的回應,那遇到一個對方的課題的時候,何必在意這麼久,甚至影響未來呢?我會這麼告訴他。

 

小安老師:對,因為把一個經驗來看待現在的課題是不對的。

 

陳彥宏:他裡面有談到你如何創造共嗚感,共嗚感就是用對方的眼睛看,用對方的耳朵聽,用對方的心感受,就很像我們常說的同理心,就很多時候我們很容易用自已的觀點來看事情,你看到一個人際關係好的人,很多人喜歡跟他溝通的人不代表他是個濫好人,好好先生,他有時候還是會說出真實的想法,真實的建議,我們都知道有時候真實的建議聽起來不是那麼舒服的,可是我曾看過有些優秀的主管或是父母親,他在責備人的時候會罵到對方很爽,這就是共嗚感,同理心,他們會用對方的感受來告訴你,例如說我知道我這樣講,你應該會有點生氣,或覺得有無辜,可是我每次看到你遇到這樣的問題,你都這樣處理,我都會很擔心你這樣繼續怎麼行,你難道想一輩子都被這樣的問題困擾嗎?像這樣的語句事實上是責備對方,因為去感受對方的感受。最後提醒聽眾朋友,兩個字很重要,真實,書裡面不斷提醒我們要真實的看待自已,真實看待自已的情緒,真實看待自已的優缺點,才可以真正的接受不完美。

 

小安老師:感謝陳老師分享接受不完美的勇氣,阿德勒100句人生革命,遠流出版社出版的,大家不妨來閱讀看看,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