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登入

I Like Radio

Enjoy Your Life!


人生不過就像夢一樣。

從說美好的話語、不被別人的言行影響、不妄做假設。以上如果能夠具體力行,盡力去做,把它變成一種生活習慣,就真的可以達到破除大夢、回歸自己真實的夢境。

如果能夠覺察到這些,並突破這一層面時,你可以回復到原來真實的夢境,做你自己真正的夢境,進而找到你自己的自由。

你生活的周遭、世界,其實不過就是像鏡子一般,而這鏡子就是外界對我們的看法。

想要跳脫出這個情況的話,必須要根據事實的情況去觀察,並且要有很強大的意志力。面對成千上萬的壓力或是不好的東西,要一一面對並解決它。在之後就不會被困住,而是活出前所未有的滿足、快樂與自由。

歡迎收聽本節目

購書連結:https://reurl.cc/3jORA8

主持人:
好! 親愛的朋友又在空中跟大家見面。
今天想跟大家介紹柿子文化有出一本書,叫做打破人生幻鏡的四個約定
然後我們今天也非常開心的邀請到這本書的主編,那個劉主編來跟我們分享這本書,那麻煩主編先跟我們打個招呼吧~

 
劉信宏:
各位聽眾朋友大家好、安一心老師好。很高興今天來為各位分享這本打破人生幻鏡的四個約定

 
主持人:
是~ 它我覺得這本書非常有趣的--它在指的那個人生的幻境,其實它在講說…我就覺得他前面比喻得非常的好,就是你好像都在做夢。
 
它用夢 這樣的一個比喻來詮釋,其實我覺得是蠻好的。只是說我們常在講說:你到底是在做惡夢呢? 還是在做美夢呢? 還是做什麼夢?
 
就是我覺得它有一些比喻非常好,可不可以請主編來跟我們講--它怎麼去比喻說:什麼樣的、怎麼的真相才是真正的夢? 然後呢~ 我們到底活在哪個夢裡面呢?

 
劉信宏:
因為其實它用夢,我跟老師一樣就是覺得說,它用夢來比喻這樣子一個人世的一個狀態非常恰當,然後其實我們從很多…不管是從那個心理學--像佛洛伊德,他會用夢來解析我們的人生。然後像佛家--金剛經裡面就是:如夢亦如電。
 
說我們的人生不過就像夢一樣,這樣子其實是它…我們一般我們對夢的理解是說--我自己個人是覺得它是一種比較偏虛幻的。

 
主持人:
是、是~

 
劉信宏:
那對很多人來講它不真切,可是其實就心理學的角度來看的話,它其實是我們真實人生的一個反射、一個反應。
 
然後作者他在這本書裡面就是說,其實我們人生下來就會做你自己的夢,但是這個夢因為我們有個人的小夢,因為我們畢竟…人是群居動物,所以我們有群眾的夢。
 
所以它裡面會有講到社會的夢、國家的夢、家庭的夢,然後這些夢其實…就是它會統合,就是個人累積起來會變成這樣的一個大夢,然後最後變成一個…是一個所謂的宇宙之夢。
 
那在這些夢境當中,其實我們很容易受到這個彼此之間牽連的影響,就會造成很多一些錯綜複雜的情況,然後以至於我們個人你一生下來,原本屬於你個人的夢就這樣子好像被稀釋化了、被淡化了,然後就融入在這個…這些群我、大我的這個夢境當中。
 
然後你會變得好像你自己個人這個立場,跟你自己本身就不見了,然後你好像就是為了要去應付這個大的夢境,你必須存活在這個群體當中、你必須要有個人的一些…去符合它那個一些想法跟作為。

 
主持人:
對~

 
劉信宏:
所以他用這個夢境來表示說:你為什麼會…我們人生下來為什麼會痛苦? 會恐懼? 會自我折磨?
其實就是跟這些夢境有關係。

 
主持人:
嗯~ 是

 
劉信宏:
那其實如果當你能夠覺察到這些,突破這一層面的時候,你可以回復到原來你個人的真實的夢境,然後你做你自己真正的夢境,然後你才會找到你自己的自由。

 
主持人:
嗯~ 是~
因為我就想說很多人啊,其實我就說:欸~ 你為什麼要做這件事? 然後你的願望或是你的目標為什麼就是做了以後還是很不開心?
 
後來才發現很多人其實是,就是完成別人的夢想,尤其是比如說父親的夢對不對? 父母親希望說:你可能完成什麼樣的一個成就,然後呢~ 你就拼了命。
 
但是我覺得它裡面有一個非常比較…我覺得比較精彩,它談的就是:我們其實是活在一種我們講說--制約的夢,或是大家共業的一個規矩的、或是一個規範的夢,而不是屬於我們講--真實的你自己的那個夢這樣子。

 
劉信宏:
對對對~
對啊,因為它在裡面就是很開宗明義,就是講說你一生下來,然後我們因為別人就會賦予父母、家長、師長,包括這個國家的律法、國家行政的一些措施,都會賦予我們個人,就是規範我們說--這個是對的、這個是錯的。
 
然後我們就會很信任,然後這種它把…它裡面講一句這個話我還蠻認同的,當你全然的相信的時候,它就會是一種信仰。
這種信仰是你完全無法去否定掉它的,因為它就根深蒂固在你的心裡面,你就認為那個是對的。所以你的所作所為、所說所做,你就會要符合這個你認為的對的,去符合它的要求。
 
那當你符合這些要求的時候,你其實就落入了一個制式 這樣的情境當中,就是說你會喪失掉自我,然後你必須符合當你達不到別人的要求,然後到最後因為它裡面是說你…這裡面除了是別人的條件跟要求之外,還有你自己個人的要求。
當你達不到這些評斷的標準的時候,你就會開始落入痛苦的深淵當中,因為你會覺得為什麼我那麼差? 那麼不夠好? 然後為什麼我那麼不富有?
 
那麼就是說你好像條件都比不上別人,然後當你沒有達到這些要求的時候呢,你就會變成是一個好像就是怪罪自己,然後讓自己會產生真的就很不好,那這樣子惡性循環之下,你其實對你個人的未來其實就一直會沉溺在痛苦的空間,你反而沒有辦法成長,你也沒有辦法發展自己未來客觀的一個發展的方向。

 
主持人:
對啊,所以很多狀況好像大家其實都是活在自己的心裡面,然後自己的人格裡面、自己的個性裡面,所以常常很多人也許可能比如說…
 
好~我們講說完美是一件很棒的事,就是說我們做事、做很多東西當然就是要讓自己非常的完美,但是這個完美我們講說它到底是架構在…
 
譬如說架構在你某一個信念,如果譬如說你工作上跟人家合作或幹嘛,你可以對自我的要求,但是你知道,有很多人搞不好他的完美是也許他搞不好突破不完美,搞不好就往上另外一層的狀態。
 
就每個人其實不太一樣,所以我覺得那個它裡面就開始要…就是那怎麼去破除自己的這一些我們講夢與夢之間的…它就在講這總共有四個約定,然後還有一些其他的補充。
 
可不可以請主編跟我們講一下,這四個約定就是你到底要做了那一些事情,你才可以破除就是我們講的那個幻象,就是大家共業上的那些約定,然後走向自己想要的部分呢?

 
劉信宏:
是~ 我要先解釋一下那個書名裡面,前面打破人生幻鏡 很多人會把那個幻鏡…因為我這裡的鏡 是用鏡子,那這個其實也有…我要先解釋這一層的原因是因為,我要先知道它前面…文章最前面一開始,它有一個霧濛濛的鏡子。

 
主持人:
嗯~ 是~

 
劉信宏:
這一篇前言其實就是我們剛剛所說的,就是說為什麼我們那個…就是跟夢一樣,它是一個虛幻。
 
然後這個鏡子其實它…它作者他在這裡面是想:人,你要了解你的這個周遭、你的這個世界,其實不過就是像鏡子一般,你是就像…因為我們必須要尊崇別人的…給我們立下的規則,然後我們從別人的眼光來看我們自己,而不是用我們自己的眼光來看我們自己,這個就變得好像是說:別人是你的鏡子。

 
主持人:
對~~

 
劉信宏:
那你從別人的眼光、言語當中、別人的目光當中,你來看到你現在的樣子,但是這個樣子其實是虛假的、是不對的,不是真實的你,而是別人眼光中的你。
 
然後就變成說為什麼他會用霧濛濛的鏡子,就是說你所看到的其實都不是真切的,都是蒙上了一層迷霧一樣,然後就是看不清。
這個就是剛剛我們就是說…前面就是說:我們人生下來都會做一個夢,然後這個…我們如何破除這個夢境?
 
那它前面一開宗明義就講說:
第一個約定就是要我們講純正美好的語言
 
為什麼它要從這一條開始? 其實這一條…因為我們語言可以去…語言它是一種話語,也是一種書寫的…就像我們這個書的文字一樣,它是一種可以具有影響力,會吸引人家去注意。
 
當我們說一句話的時候,就像我現在說的話,其實聽眾聽在耳朵裡面,它也會變成是一種…書裡面把它說是一種咒語,如果我說的話引起你的注意,然後你會覺得我的話是對的。
 
我的話將會對你產生影響,所以就像我們剛剛前面講的,我們從一出生下來,父母、家長、師長都會對我們做一些教育,告訴我們什麼是對的、什麼是不對的,其實我們就是因為接收到這些話語的力量來影響我們,才會造成今日的我們。
 
所以它說第一個,就是我們要從說純正美好的話語開始,那第一個條件是你必須要先理解說,你存在一個什麼樣的世界裡面,你必須去認知到說:原來這個世界其實有很多的不真實、有很多的一些虛幻,就是我們的夢境。
 
那當你有這些夢境的時候,你其實…你說出來的話很容易因為受到這些影響而說出一些不對的話語,或是八卦、或是批判,或者是一些惡毒的話語。然後那這些東西其實就是說,你都是受到制約的影響、受到其他的約定。
 
那如果我們能夠破除這樣子的一個誤解的話,我們從說好話開始、說純正美好的話語開始。當你能夠…它這裡面是說…純正美好,它在文章裡面有對這個英文有做一個解釋,就是說這個意思是說沒有罪。
 
那它是從基督教本身去延伸過來的,那所謂沒有罪就好像是說我們如果從天主教、基督教的眼光來看,他們對上帝其實不做批判,因為上帝就是最原始的那個,然後祂是神聖的,祂是不會有罪的。

 
主持人:
對~

 
劉信宏:
那我們人其實一開始也是像那個樣子,只是我們今天在這個世界成長,我們就是背負了很多一些額外的東西,以至造成我們今日有很多東西會往錯誤的方向去發展。
 
那第一個就是我們要先從這個語言開始,先從說出純正美好的話語,當你能夠建立這樣的信念,你說出來好話的時候,你就不會傷害自己,也不會去傷害別人。這是一個最基本最基本的,就要從這個地方開始。
 
然後接下來,就是第二個 就是說:你不要認為別人的言行和你有關。

 
主持人:
嗯~ 嗯~~

 
劉信宏:
這一點就很契合到我們一開始就是說,因為我們受到整個大環境的制約,所以我們的所有的做法都會受到這個環境的一些條件的影響。然後我們就會覺得說:別人跟我們說的,好像就是你現在這個樣子。
 
那別人說你好,你就會覺得好像--我就真的很好;然後別人說你不好,你就真的覺得你不好。其實就是你會覺得說你是別人…就是你會從自己本身的觀點去看,看從別人來看待你自己,那這樣子的情況之下,你就會把別人--外在環境反照你自己現在本身的狀況的時候,你覺得好不好都跟你有關係。
 
那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你很容易受到他人的影響、很容易受到這個外在環境的影響,你就會隨風擺動--別人說你好,你就好像我可以…就是這樣子…我就會更好。
 
考第一名其實是好嗎? 是真的好嗎? 你必須要認清楚這個事實狀況,因為書裡面它有講說:你要跳脫出這個情況的話,你必須要根據事實的情況去看。

 
主持人:
對~ 嗯~ 是~

 
劉信宏:
然後第三個就是不妄做假設。其實這個東西都是衍伸而來的,從我們就是說…我們為什麼要妄做假設? 我們人…其實我們人…我們一直覺得說:每個人都很容易用你自己的標準來去批判別人。

 
主持人:
嗯~ 是~

 
劉信宏:
然後這裡面、它裡面用了一個愛情的一個例子,譬如說你跟你…夫妻兩個人,然後就是說,你會覺得當你有愛情的時候一切都很美好。可是當你結了婚以後,你會希望對方都能如你所愛、要如你所愛。
 
你希望他(她)是什麼樣子,他(她)就會成為你什麼…你希望改變,他(她)的不好你都希望能夠改變它,但是其實如果你要改變他這個人,那就不再是真正的愛他(她)啦,因為他(她)在你的眼光當中就是有缺點的。

 
主持人:
是~

 
劉信宏:
那其實每個人都不是那麼容易去改變的,而是你為什麼要改變這個人? 因為你有你的標準在那邊。

 
主持人:
是~ 沒錯。

 
劉信宏:
所以說不要妄做假設,因為你有很多一些條件、標準都是來自於這些外在環境的影響,所以你會假設自己…假設自己應該怎麼樣、假設別人應該怎麼樣…
 
所以很多條條框框,這些在這種情況之下,你如果一旦落入了這樣的一個情境的話,你就會開始有所抱怨。因為你覺得為什麼另一半應該要按照我說的話,他如果愛我的話,你不說出口,然後你就認為說:對方就應該了解我,因為他愛我,所以他應該知道我現在是什麼狀況。
 
可是我又不跟他說的話,對方怎麼…你要想想看,那對方如果不跟你說,你怎麼會知道他心裡想什麼呢?

 
主持人:
是~ 是~

 
劉信宏:
那你愛他啊~ 你應該了解他啊~ 那為什麼你不了解他呢? 為什麼你不會從另外一個角度來思考這樣的問題?
其實它就是說:我們要從一些事實的狀況來去判別說,這個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主持人:
對~ 沒錯。

 
劉信宏:
然後最後一個約定就是凡事盡力而為,可是延續前面三個…當你把說純正美好的話語,然後不要認為別人的言行和你有關、不妄做假設,如果能夠具體力行,然後盡你的力量而做,然後把它變成你個人的一種生活習慣,你就真的就可以達到所謂破除大夢的條件,然後回歸到你自己真實的夢境。

 
主持人:
是~ 對啊~
我覺得這四個約定就是感覺好像很簡單,但是你知道嗎? 就是你可能在執行上,你可能會有一些稍稍的困擾,所以它後面還有幾個…那個就是幾個補充跟那個教你怎麼去運作。
 
那因為時間的關係,可不可以請那個主編簡單跟我們講一下,就是有什麼要去補充的呢?

 
劉信宏:
它後面有講到三個,有一個是改變的藝術,然後一個是戰士--戰士的紀律,就是說改變的藝術 的話,它就是講到說:你如果能夠真的是從這個環境當中去認知到這樣子,就是你必須要有覺察
 
那我會覺得說…書裡面作者其實說了,其實這些東西都很簡單。但是有一個條件,就是你必須要有很強大的意志力。
為什麼要有強大的意志力? 因為我們人時時刻刻都在受這些外在制約、約定的影響,所以你必須時時地去提醒自己:我哪裡不對? 我哪裡說錯了?
 
然後我必須要明白,這個東西的真實性是不是真的? 所以你必須要建立自己的覺察力。當你能夠覺察的時候,你就能夠進而去改變這樣子的一個狀況。
 
這是前面一個改變的藝術。然後戰士的紀律 節制自己的行為,就是說前面書裡面有提到:當你落入那樣的情況之下,就是大我的約定的一個情況的夢境當中的時候,每個人很容易在內心產生自我的法官跟受害者這兩個角色。
 
所謂的法官,就是你會自我批判。你會批判說:我到底現在做的是不是符合大家的? 是不是我可以完美的去呈現給大家?
 
然後如果說不對了,他就會判你--就是說你這個人就是不對的、你就是不好的。
 
那他會用這樣的內在法官來批判自己。然後受害者就是說:當你會覺得說你不是符合這樣的條件之下,你就是一個失敗的人、你就是一個Loser、你就是一個魯蛇…就是這樣子的一個情況,然後你就會落入自卑、恐懼,然後你其實在…若無法去宣洩自己的情緒的情況,你會造成內在的自我的毒素,然後會有一些你很難排解。
 
所以為什麼會有一些…甚至就是說憂鬱症,或者說你自卑到就是我們之前就是說有那種所謂的創傷壓力症候群,這些其實都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產生的。然後當你成為一個…他就是說他的戰士…因為他這本書畢竟的所謂的古老智慧,是源自於中南美洲的印地安族群。
 
那他們在說:當你了解這樣子的一個情況之後,你就能夠成為一個戰士。戰士跟受害者的區別在什麼? 戰士就是說當你了解到這些不對的時候,我可以勇敢的去對抗它、去反抗它,然後去做到我自己真的不受傷的程度。

 
主持人:
嗯~ 是~

 
劉信宏:
然後最後一個,它用一個就是死亡的啟示,那它就是說你其實最簡單的一個…一句話就是說:你把自己當成是說你明天就要死了,你就要過最後這一天。當你有這樣的念頭的時候,你就會想要說…有的人…他就說你只有兩種選擇生活的方式。
 
一個就是說我接受這樣狀況--好吧~ 我就要死了,我就開始放棄自己了、墮落了,然後就等死--毫無作為。
 
然後第二個就是說:好! 我既然要死了,那我就好好地過好我這一天、那我就好好地做好我自己,我不要再去管別人什麼什麼…就是你就會…當你發現說你只剩下一天可以存活的時候,別人的所有的說的什麼話對你來講,完全都是沒有作用的。
 
你就開始會發現說:我自己、真正的我想要的是什麼? 我想要說什麼? 我想要對別人…然後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你會開始去珍惜你自己當下的生命,你就一天可以活,我要好好地活這一天、我要好好地對我的家人。
 
當你會有存在這樣子的信念感的時候,其實一切都會不一樣。那所以說你要…如果你心中能夠存有這樣的一個死亡的啟示的時候,你可以很容易就可以顛覆到…就是原來所謂的大我夢境的一個條條框框。

 
主持人:
是~ 對~

 
劉信宏:
因為前面那兩個就是說戰士還有改變的藝術,其實它不是不能…因為它改變的藝術它是逐一各個擊破,但是我們有太多的一些…畢竟它所謂的病毒,它把它形容成就是說:我們面對很多病毒其實是很多很多的,然後不是只有一個。
 
當你挫敗的時候,你面對的壓力來自或是不好的東西是很…成千上萬的,當然你可以面對一個問題的時候你去解決它,這是改變。
但是有太多你需要改變的,這個就是變成說我們要很努力、很努力地,才能達到最後的、終極的自我覺醒的目標。
 
但是用死亡啟示的話,你就可以很快地去進入那樣子的情況,然後讓自己能夠飛快的提升。

 
主持人:
是~ 沒錯~
所以我就想說像那個我們這本書的封面那就有寫說:你不必被困在這裡,而是活出前所謂有的滿足跟快樂與自由。
 
就是我覺得其實裡面的內容其實好好的參透它以後,你可以得到這樣的一個自由。
 
好! 那今天謝謝劉主編跟我們分享這個打破人生幻鏡的四個約定,謝謝~

 
劉信宏:
謝謝~ 謝謝各位聽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