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登入

I Like Radio

Enjoy Your Life!



作者:田安琪
出版:商周出版
購書連結:https://tinyurl.com/y8eosdhl

★愛 向來都是從自身開始的
向內在尋找你所需要的吧
它們會幻化在你外在的生命裡

你是一棵生命樹
靈魂的經歷雖然變化多端
但從過程中淬煉的養分
始終在灌溉這株不斷伸展的樹

無常的是經歷
永恆不動的是這棵被滋養的樹

大樹與其說是要庇蔭別人
不如說它僅僅專注在自己的成長之上
當它持續地開枝散葉 自然會庇蔭更多人
愛 向來都是從自身開始的
 

內文:

主持人:

親愛的朋友又在空中跟大家見面,今天想跟大家介紹一本舊書,大概差不多十年了!

 

 

安琪:

九年前。

 

 

主持人:

對,九年前的書,現在重新修訂版,這本書是什麼呢?我聽見天使,是田安琪的第幾本書?

 

 

安琪:

第一本書。

 

 

主持人:

哇!

 

 

安琪:

謝謝我們的安安主持人,又給我一次機會,呵呵,我第一本書出來的時候,不曉得有沒有上你的節目?

 

那時候九年前,說十年前也沒有完全不對,因為這本書大部分的文章是我十年前開始動筆的。

 

要聊聊這本書的起源嗎?

 

 

主持人:

對,聊一下。

 

 

安琪:

我覺得現在因為疫情的期間聊一下這個起源,好像會有一點鼓勵的作用,我來說一下好了,因為最近很多學生都面臨到接不到案子,或是失業的問題,對不對?

我想好像越來越普遍了,街上的那些店、餐廳等等,好像越來越多都歇業了,對不對?

 

我那些學生接案子來做的或者他是表演者,或是展覽會場的工作,因為這一些在現場的這種活動都已經停了,好萊屋的那些電影,都已經暫停了,對不對?

所以很多人的工作受到影響,收入當然就銳減。

 

這幾個禮拜以來,時不時我會鼓勵一下學生,其中有談到這一本書的起源,總而言之告訴他們,很多時候我們生命的機會點、轉折點,都是它一開始觸動的原因,可能都是走投無路。

 

當時我這一本書是怎麼來的,我根本沒有一種想法要出書,話說是在2009年的年底,11年前的年底,在寒冷的耶誕夜,我的心當時也是挺寒冷的、挺寂寥的,因為才剛剛離婚,大量的時間空出來了,我印象中那時候開始準備要進入耶誕季,我的心就有一點忐忑不安,想說,哇!這個是十幾年以來,第一次自己一個人,在自己一個人,租屋的空間裡,要度過這個節日耶……

 

我當年是沒有選擇跟朋友一起,有一點難以回想當時的心情是如何,總而言之我最後是選擇自己一個人在一個頂樓加蓋的租屋的空間,要過這個耶誕夜,其實很害怕自己會心情不好、會太寂寞,內心總有一個部分,比較積極向上的、比較陽光面的那一部分。

 

它就敲敲我的門,欸欸,田安琪,妳要不要想一下,妳有沒有什麼事情是一直想做而沒有做的,那現在時間不是大量空出來了嗎?妳要不要就去開始做了呢?

 

那時候回想了一下,瞬間就想起來,我曾經在兩年前,2007年開始,好像就一直很羨慕別人做那一種美食部落格,你知道嗎?然後我就想說,有一天我時間控下來,我一定要開始,也開一個這樣子的部落格,把平常那一些吃喝玩樂的東西,都放上去這樣子。

 

所以我在2009年12月24日那一天晚上,我就自己,反正要怎麼設部落格都google的到,我就自己設了一個部落格,一開始的確是放一些吃喝的照片,另外一個路線就是吃喝玩樂路線,另外一個路線就是我翻譯的那些天使講的文章。

 

很多人認識我好像是從這個地方開始,我從進入到身心靈這個領域的一開始,我就很喜歡看,固定的,去看每個月某一個靈媒,國外的靈媒,下載的天使講的訊息,麥克天使講的訊息,每個月每個月去看,後來就開始翻譯,兩年之後,部落格開始另外一個路線是翻譯,剛開始是這樣,到2010年的時候,就是10年前,突然有一天就鼓起勇氣,開始寫自己的故事,當然那個時候最觸動自己的就是離婚這件事。

 

我在這個過程裡面的心路歷程,還有在這裏面的一些自省,當年是要鼓起勇氣的,現在可能因為臉書這些社交界面的關係,很多人就開始比較會表露自己,可是十年前其實不太是,所以那時候我真的是鼓起蠻大勇氣,開始寫自己的這些心路歷程,是揭露很深很深的,我很意外寫出來之後,很受歡迎,其實一開始好緊張,後來發現好像很多人很喜歡看,在裡面好像也有一些收穫,我就大受鼓勵。

 

在當時好像並不多見,所以我就笑稱自己叫做裸奔文。

 

 

主持人:

赤裸裸的。

 

 

安琪:

就從那些文章開始的,我有一位讀者,因為看我的部落格發現這一些裸奔文,自己用word檔,收錄下來。

 

文章不是每一篇都這一種,有一些其他的文章,各種分類,有一些是轉載、有一些是翻譯的,他就取這些裸奔文,把它收錄起來投稿給出版社,不是自己投稿的,

 

 

真的喔!厲害厲害!

 

 

安琪:

是我的讀者,我還記得一開始,不要說第一家是哪一家,因為那一家沒有約成,然後第二家約成了,就是商周,而且談得好順利,我發現那天陣仗好大,除了總經理還有我的總編,現在我叫他藍大人,徐藍萍,第一次看到他們,就是在十年前的這個咖啡店之約,相談甚歡,當場就確定要簽約,所以這本書是真的就是在耶誕夜的那種很寂寥的、很害怕孤單、孤寂的心境之下,然後轉念而成的。

 

我有時候會用這個故事來鼓勵學生,特別是這個時候,很多學生案量大量的減少,甚至是失業。

 

其實我人生不是只有這一次,我講的第一本書出現的這個,這一次,是在一種好像是谷底裡面反轉出來,還有其他的,好幾次也都是這樣子,這一次暫且不說,因為今天的焦點是這一本書,所以我就先談一下這本書的起源。

 

 

主持人:

對呀!所以是在那個之前,妳在翻譯的時候,就是跟天使比較有緣,還是是因為在寫這本書的時候,妳特別對天使這個……為什麼我聽見天使,對不對?

 

 

安琪:

一心不問這個問題,我都忘記我這本書有一些高靈訊息,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其實是在之前就有了,在此之前,我就發現我眼前出現一些畫面不是隨機的那些雜訊,其實背後都是有意義的,那我就是慢慢去透過,更深入那些畫面,然後去體認出來,那個畫面帶到的那些訊息是什麼。

 

 

我好像是從2010……我沒有記錯的話是2010年的三月開始接個案,去幫他們redindg一些高靈的訊息,不過五年前停了,我停止接個案了,想空更多時間看書,作別的事,教課這些,所以是在這本書之前就有了,只是那時候都以為是沒有意義的東西。

 

 

主持人:

那這麼多高靈,你為什麼會這一個特別取名為天使?

 

安琪:

其實這也是一種方便的說法,因為如果只是翻這本書內容,有一些訊息的來源並不是天使,我還記得我第一次知道有蓮華生大士,是因為這一本書。

 

我當時是完全沒有接觸過佛法的,我不知道蓮華生大士是什麼,我不知道祂是誰,我甚至不知道祂是什麼,然後那個訊息就……因為我被賦予這個任務,就只好一個一個回去問這個訊息的來源是誰,那祂說蓮華生大士的時候,我後來就趕快去google這是什麼,我才認識蓮華生大士的。

 

提到祂,其實在reding的過程,這一篇算是我印象很深的一次,我每次要講出口之前,我都還是會稍微躊躇一下,因為我知道很多這個學藏傳佛教的這一些信徒們或是學生們,他們都把蓮華生大士當成是最高上師,祂也有祂的形象,我去google蓮華生大士,會看到祂就是兩撇鬍子,可是在我當初這個reding的時候,蓮華生大士跟我是一種非常非常親近的能量狀態。

 

所以我其實在後來這幾年,比較接觸佛法之前,我都一直叫祂是我天上的爸爸,後來反而是接觸佛法之後,發現祂好遙遠,呵呵,當初在reding的時候,他非常感動我,所以我覺得祂好親近,而且我覺得是一種在天上的父親的那一種感覺,那祂是以側面來示現在我眼前,面容並不是很清楚,但是後來祂離開的時候,我是看到遠遠的天際,天際線上一個非常非常巨大的飛碟,那個飛碟是閃著光芒,然後我看到那個閃著光芒,我就知道祂在跟我講什麼,後來是用那種畫面離開的。

 

所以我就想說蓮華生大士難道是外星人嗎?那現在我也不敢亂說了啦,呵呵,我知道祂是一位,尤其是藏傳這個法脈的最高上師,現在不敢亂說,但當時我得到的這樣子的一種訊息顯像在我面前。

 

 

主持人:

所以你是屬於那一種會看到的那一種?

不是那種只會感應的那一種?

因為有些人會聽見,妳知道嗎?就他是聽見,但是看不到。

 

 

安琪:

我也會,但是那個要更深的時候,我才會聽見,而且那個語言會很清楚,一般時候,我不用太到定靜的狀態,不用太入定的情況,我眼睛閉起來就會有畫面,那一些畫面就是會告訴我一些訊息,那一些畫面是在我內在的屏幕上面顯現,不識像是第三眼投射出去的,祂投射在我的內在的屏幕上面。

 

 

主持人:

妳說到這個,我常常跟一個朋友在開玩笑,他說他的高靈是在他的視線角度的邊邊上面。

 

 

安琪:

我大概知道那個意思。

 

 

主持人:

所以要他怎麼形容祂是怎麼樣,他只是感覺到祂在,但是他沒辦法把祂看出來,我說你就轉頭啊,他就說怎麼轉都還是在他的……

 

 

安琪:

不是,像那種情況,因為祂如果要投射在我面前的話,要用第三眼,第三眼就不是我們左右兩隻眼睛平常聚焦的方式,所以他只是覺得是在視線的邊緣,事實上是因為那一邊沒有辦法用兩眼聚焦,第三眼才看得清楚,那他要練習慢慢這樣兩眼不要聚焦,他就可以慢慢讓那個畫面變成到比較中間一點。

 

 

主持人:

是是是。

 

 

安琪:

你要這樣跟他講,主要是因為平常我們的肉眼障礙了我們的第三眼。

 

 

主持人:

因為這個其實有牽涉到另外一個,比如說我們在靜坐冥想的時候,搞不好是你的眼睛是在看你在靜坐這個角度,而不是你坐在那邊看到外面這個角度,這樣子。

 

 

安琪:

對,呵呵,這個其實裡面是各種情況有各種的原理,那個以後有機會可以慢慢說,不過老實講,就是每次學生在跟我分享靜坐的時候,看到什麼,我會看情況回應,大部分時候我都會提醒學生,不要太著相。

 

 

所謂靜坐就是要我們心靜下來,如果一直在抓那些畫面會變更忙,主要說要讓心靜下來,在過程裡面,如果這裡面有一些什麼,我們可以去取擷的,不排斥就是了,都可以運用。

 

 

主持人:

那這本書還有提到什麼重要的呢?

 

 

安琪:

大概分四個章節,第一個章節就是單身,我們的總編幫我訂的這小章節題目,覺得很棒,第一章單身溫度,因為我剛剛講這本書的因緣是這樣來的,是從婚姻裡面出來,所以名之為二次單身,呵呵。

 

第二章療癒之境,就是我怎麼樣重新,把比較起伏的狀態慢慢撫平,這個療癒之境,第三章師法自然,因為我熱愛大自然,我剛好在出書的那一段時間,去學農耕,去學友善農耕。

 

 

我在陽台也種了很多花草樹木,還自己種菜,現在還在種。

 

 

主持人:

妳忘了妳以前說要在花蓮種……農耕……

 

 

安琪:

對,那個是差不多我出書的時候的事情,這本書當時出版的時候的事情。

 

第四章靈魂旅程,談的就是比較更高層面的事情。

這四章其實也算是有它的次第,這個是我聽見天使的四個章節。

 

 

主持人:

妳這個會不會就像人家說,就好像要修為要有一些劫數?

 

 

安琪:

好像有這個說法,不過我覺得這一切,反正就是因緣成熟,事情就會發生,我們多生累世以來,總是跟不少人結了因緣,這中間一定有業,那有業就會促使我們會再碰面,然後中間會再有交流,會有知見,會有摩擦,就看各自能夠藉由這些再相逢,去怎麼樣子,回頭看看自己,然後產生一些修練,最後了結那個果。

 

 

主持人:

沒錯!

 

 

安琪:

我的這一本書第一章,第一個題目就叫做某些關係,因結束而圓滿。

業力是中性的,總而言之藉由這個業力借力使力去使用自己,把那個業修到平衡,才是圓滿。

 

 

主持人:

所以我們要感謝那些來搗蛋的,來毀滅我們的人。

 

 

安琪:

對呀!當時都不會覺得耶!都只是覺得很圈叉,呵呵,但是慢慢地因為掌握一些方法,比較能夠第一時間先停止那一些內心的謾罵跟嗔恨,要慢慢回到自己,就更早回到內在平安,不過,每一次還是需要一個過程,每一次過程好像都會再短一點,過了這個過程,再看,就會知道,哎呀!反正每一個事件都可以當作成就自己的踏腳石,不管它是佛還是魔,對不對?

 

 

主持人:

那會不會有一個狀態,好像玩的遊戲跟人,其實都差不多,每次都一樣,然後我們還是沒辦法……

 

 

安琪:

那就是業的關係,如果我們沒有辦法藉由一些自省或是自我覺察的方式去看盪那個業,是從哪一個內在的機關開展出來的,如果沒有辦法藉由那一些業或事件看到因,起因的因,那就會一直重複,而且會雪球越滾越大。

 

 

主持人:

所以都不是別人的問題,都是我們自己的問題囉?

 

 

安琪:

其實是各行各的業,你不能說殺人犯沒有問題,對不對?

但是就是說殺人犯,他為什麼殺了這個人?

兩個人之前一定有因果,特別是我們旁觀者,

為什麼看到這個壞人,會這麼氣憤?

另外一個人看到這個壞人,覺得普通?

 

有一些人就是會特別氣憤,所以我們必須要藉由這些因緣去看到自己的這些貪嗔癡,內在那一些情緒,或是那一些貪嗔癡是從哪裡來的,藉由那一些惡人去看到我們自己。

惡緣到底有沒有錯,他得扛他自己的業,所以是分開來看的。

 

 

主持人:

最近的一些打著公平正義的口號……我覺得是不是就好像這本書在講,我聽見天使,他們其實不是惡魔,是天使這樣子?

 

 

安琪:

對,呵呵,就是看我們怎麼樣去運用這些機緣,如果不會運用的人,其實佛跟魔都很好用,如果只看別人不看自己的,就會覺得這個世界好像很多人在為難自己,對啊!要看怎麼運用。

 

 

主持人:

今天謝謝安琪,雖然短短跟我們講了這一些,我聽見天使裡面的一些重點,剩下就請各位還沒看的,趕緊去買這本書來看囉!

 

 

安琪:

對,這一次是換書封,換封面。

 

 

主持人:

很漂亮。

 

 

安琪:

對,歡迎大家去購買,謝謝。

 

 

主持人:

商周出版社的書,謝謝。

 

 

安琪:

謝謝一心。

 

重點整理:

1.聊聊這本書的起源

2.這麼多高靈,為什麼特別取名為天使?

3.這本書分四個章節

單身溫度

療癒之境

師法自然

靈魂旅程

4.都不是別人的問題,是自己的問題?

業的關係與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