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登入

I Like Radio

Enjoy Your Life!


標題:融入宗教與靈性的心理諮商
作者:陳秉華, 朱美娟, 黃奕暉, 楊蓓, 趙慧香  
出版社:心靈工坊
連結: https://pse.is/Q2RJJ


當人遭逢苦難困頓時,常會尋求宗教或靈性的寄託,作為心靈方向的指引與情緒安頓的慰藉;

以陪伴幫助受苦中的人走過生命困頓為職志的心理諮商專業,亦逐漸認識到宗教與靈性是人的重要資源,在諮商中融入宗教與靈性,可以使人的發展與改變更為整全。因此在過去四十年來,相關領域的實務工作者與研究人員,已開始積極探討諮商可以如何與宗教與靈性接軌,並且投入於科學研究,亦大致肯定去融入宗教與靈性的心理諮商之成效。本書介紹「融入宗教與靈性的心理諮商」之理念與實務,提供諮商工作者一個新的視角,協助案主邁向整全的人生。

主持人:

歡迎聽眾又來到我們的空中的時間,今天想跟大家介紹一本書,融入宗教與靈性的心理諮商,這本書是由陳秉華,陳老師來跟我們統籌撰寫的,也很開心地邀請到老師來到我們的線上,先跟聽眾朋友打個招呼吧!

陳老師:

大家好,小安你好!

主持人:

老師為什麼會想要出這樣的一本書呢?

陳老師:

其實想要出這本書的念頭已經很久了,因為過去我大概從十多年前開始,我就陸續在我的研究工作上作這個主題,我自己本身是台師大心輔系的專任教授,一直大概到四年前才退休變成兼任教授。

就在那之前,我有一段蠻長的時間,又已經投入在這個主題,透過科技部的研究專案補助,展開了這個方面的文獻的閱讀了解,也設計訓練課程,針對諮商師跟助人工作者提供訓練課程。

同時另一方面,我就蒐集他們接受了這些訓練課程之後,他們感覺的成效,效能評估,就一直這樣累積做,做到現在覺得有一些相當的了解,又加上有平常的實務工作的經驗累積在那邊對照,到了我覺得可以出書的時候了!

主持人:

可不可以來跟聽眾朋友講一下這本書,什麼是融入宗教與靈性的心理諮商?

它的好處是什麼呢?

陳老師:

好啊!我當然很樂意講。

這應該要從諮商發展的歷史來講起,更早以前的就不要談了。

從近代開始,大概這一百多年,其實心理治療的開展,我們說最早從佛洛伊德開始算起,也不過也只有一百多年,這個一百多年其實是籠罩在一個理性主義的思維底下所發展出來的心理治療,或心理諮商的助人專業。

所以非常強調的是科學化,科學的精神、理性主義,一切也都當然是要講究證據,再加上我們心理學界現在這樣的一個典範有一點轉移了,當然是歡迎這樣子的一個典範的開展。

過去大概在1960年前,我們的心理學主要的研究典範是採取自然科學的研究典範,所以它是非常講究客觀化,要測量,然後要驗證。
所以就變成像宗教、靈性特別,宗教還好測量,靈性這種東西怎麼測量呢?它是非常……對大家來講是很模糊的一個概念。

所以它完全在心理學的研究裡面,進不來,是封閉的。

然後再加上很多我們的心理治療的始祖,像佛洛伊德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他們看待宗教、靈性的態度是非常負面的,佛洛伊德就說宗教是一個拐杖,意思就是不健康的,人需要把這個拐杖丟掉,人才能夠健康的自己獨立站起來。

他是用一個非常負面的眼光來看,這個影響非常的大,影響到後來心理諮商、心理治療的學習者,要不就是用一個很負面的眼光來看,認為這是對人的心理健康是有負面的影響的。

要不就是採用了心理學剛才講的自然科學的研究典範,這個心理學不能夠容納這種研究主題進來,因為不能科學化,不能夠測量,不客觀。
所以幾乎都是保留一個要不是負面,要不就是完全不碰觸的一個態度。

說得好聽一點就是中立。

在我們的諮商心理學界裡面,諮商工作者或者助人工作者要保持一個價值中立,這個論調是已經很久了。

這個某方面來說是對的,因為我們當然不能夠隨隨便便把我們的價值看法涉入在我們的助人活動當中、諮商工作當中去影響我們的個案,那這個是一件不合倫理的事情。

我們的諮商界也大概自從1980年之後,一直到現在2020年,有了一個非常深切的反省,關於諮商價值這件事情,到底諮商工作者裡面有沒有隱藏蘊含著價值觀,傳遞的這個價值觀,諮商工作者到底能不能夠有一個所謂的價值導向?

經過了很多的辯論、很多的反省之後,現在我們的諮商主流,我說的我們,當然主要還是在西方,已經完全接受了,不管它是什麼諮商理論學派,都不要講,他們都已經完全接受了是說,諮商者需要去承認自己是價值承載的,價值承載體,我們做諮商工作,要承認諮商工作也是價值承載的,承認這個部份就很重要了,我們就要看得清楚我們自己是在做什麼,那當然也因為看得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我們就是小心謹慎的在使用自己作為一個價值承載的工具。

所以這裡就會當然更細緻的去談到什麼時候涉入,什麼時候不涉入。什麼時候要告知案主,我們是在影響他,由案主自己來決定他要不要接受影響。

這些是整個我們接下來就是在這個立場上面,需要談到的一些很細緻的問題,那其實也是倫理的問題了。

現在這個宗教、靈性的部分,因為過去特別在西方的社會是1960年以前是完全封閉的,那1960年之後,心理學界的研究典範從自然科學的研究典範,開始開展到是一個社會科學研究的典範,所以它變得比較多元,可以用多元的角度來探討,什麼叫做宗教?什麼叫做靈性?

所以就不一定是要用傳統的科學量化的工具測量驗證這樣子的方法,就增加了很多我們的新的眼光來看宗教靈性對人的正面的功能,而且也開始在心理諮商這個助人工作的領域裡面,開始把宗教靈性這個正面的對人的功能納入進來了。

然後因為這樣子的納入,所以就有了很多新的突破跟開展,包括諮商師就開始深切的認識、知道了,特別是對於那些有宗教靈性背景或生活的案主,這一個部分其實是他們很重要的價值觀,生命的方向感,還有包括他們的世界觀。

所以他在諮商裡面不能不跟案主去探討這個部分,然後大家也就理解到了過去諮商師的所謂的保持中立,不跟案主去探討宗教靈性,因為它也是一種價值啊!對不對?就是完全不探討之後,所帶給案主的負面影響其實是大的。

西方的諮商界已經在這個地方做了很透徹的理解了,也有很多的論述、很多的論文研究都出來了,可是我很遺憾的,就是因為我自己在諮商領域裡面這麼久,我發現我們的台灣的諮商界,在某些方面其實我們在亞洲地區已經走得非常前面了,亞洲很多其他的國家,是要來跟我們台灣來學怎麼做諮商,怎麼教諮商,就是我們的諮商界,已經很專業了!

可是對於這個部分,諮商裡面的價值導向,還有包括宗教靈性是不是可以納入在諮商工作裡面,要怎麼納入在工作裡面,我們在這方面的了解跟知識是非常落後的,我們停留在1960年代的想法,西方的1960年的諮商界的想法,這是不可以的、這是不可以的,所以幾乎都是用一個負面的眼光來看待這一件事情,那當然也就是非常無知,所以我的意圖想透過這樣子的研究工作跟出版的書,能夠去倡導這個部分,倡議這個部分,這是可以做的。

但是我也覺得因為諮商工作、助人工作基本上是一個專業,所以你不能隨便影響個案,不能隨便影響案主,所以我們如果要把宗教靈性這一塊,納入到諮商專業工作裡面的時候,我們應該怎麼做才是合乎倫理的,這一塊非常需要講究。

因為自己也知道,我們其實目前在諮商界裡面,我先不要說其他的領域,在我們的諮商界裡面,其實是有一些有不同宗教靈性背景的諮商師、助人工作者,他們其實是已經在做了,把這一塊是融入在心理諮商裡面在做的,但是,這一塊就好像是一個檯面下的一個活動,它從來沒有在我們的諮商專業裡面,拿到檯面上,我們公開來討論、我們公開來檢驗,或者我們甚至有一個公開的一個大家遵循的一個規範,我們怎麼來做這一塊,所以這一塊其實大家在檯面上、檯面下在做,目前的情況是很混亂的。

有的其實都已經做到了完全脫離了心理諮商的架構了,純粹是在做,我不知道他……有些人稱他是心靈導師,他在做心靈導師啦,是在做心靈教導的工作,它變得這一塊是很模糊,但是又沒有在規範,那這個是現在出現的另外一個問題,所以我整個寫這本書的意圖,背後意圖是希望能夠把這些事情可以釐清出來。

主持人:

老師可不可以來大概跟我們談一下,宗教靈性這一個的差異,還有顯性跟隱性它到底在談什麼呢?

老師:

好啊,很多人會以為宗教就是靈性,靈性就是宗教,那事實上過去很多的研究已經在這兩個名詞上面,做了一些的區分,也做了一些的定義,回到有宗教信仰的人身上,他可能也會認為宗教跟靈性之間有密切的關係,但是又不等同。

一般來說,宗教我們比較指的是,好比一個組織,例如說,我是基督徒,那宗教的教會裡面的活動,教會裡面的儀式很多,對不對?

我們參與在裡面的時候,我們就在從事一個宗教的活動,對不對?

每一個宗教都有它的教義,都有它的教條,對不對?

所以我們對我們信什麼,我們是很清楚的,這就是教義的部分。

所以這一些其實都是屬於宗教的部分。

宗教大家大概也比較容易理解,因為當我們在從事宗教活動的時候,是很明顯可以看的出來的,旁觀者是很容易看的出來,我自己也知道我自己是在從事宗教活動的。

比如說,在教會裡面一起唱詩歌、一起讀經、一起禱告,那你即使是一個外面的人,這樣看也都知道,這一群人在從事一個宗教活動。
什麼叫做靈性呢?

靈性相較之下就是非常抽象、非常廣泛,不像宗教這麼具體了,靈性比較多說的是一個個人的靈性經驗,所以它是很主觀的,而且是很個人性的,有的時候你也不容易從一個人的外觀,他在從事的活動裡面去判斷,這個是跟靈性有關還是沒有關,甚至有的時候,你會從一個人從事宗教的活動裡面,也很難判斷這個到底是跟靈性有關,還是沒有關,這樣說起來,就很玄了對不對?

什麼叫做靈性?整體來講,我們諮商心理學界的共識、定義,這邊我說的諮商心理學界,說老實話,還是西方的,不是指台灣,因為台灣我們還沒有去討論這個議題,所以更沒有共識。

那國外已經有了,他們的討論大概從1960年,大概之後就開始了,到了1980年代,基本上他們就有了一個共識了,雖然這個共識目前還繼續有再增添或修改,但是大體上是很類似的。

就是說人跟一個比他更高的,或更大的一個力量這個力量可以是一個超自然的力量,可以是一個超能力、超人的能力的力量,如果有特定的宗教信仰的人,就會說這個力量是神,如果沒有特定宗教信仰的人,就會說這是一個精神體,或者這是一個能量體,並不會特定給它標定說,這是一個神。

基本上有靈性活動或者承認有靈性經驗的人,都會承認有這個部分,所以有這個比自己更大的,然後會跟這個有連結,所謂有連結就是有關係,對不對?有關係,你說如果是一個靈體的話,意思就是說,它是一個實體,例如像神,宗教裡面的神,祂其實就是一個……你說祂看不見、摸不到,但是事實上祂是我們說有位格的,所以意思是我們可以跟祂互動的,不是只是在我們一個想像的層面,虛構的層面,說我跟一個神在互動,不是那麼一回事,是實際真實的互動,所以就會產生真實互動裡面出來的經驗。

有些人如果他所連結的那個對象,不是那麼一個具體的神的話,他也有他自己的一個可能是他的一個連結的對象,或者他一個敬拜的對象,所以他也有一個關係,也有一個互動關係在的。

通常在有一個這樣子的跟靈性的連結,靈的連結裡面,會對人產生的一個主觀經驗,就是感覺有愛,或者被愛充滿,有憐憫人,這個跟愛是很類似的。會有一種希望感、會有一種光明感、會有一種就是覺得內在的平靜,或者是一個平安感,那這個基本上都是跟這樣子的一個靈或靈體,或者是一個能量,在有連結之後所產生的一個主觀的感受。

這樣子的主觀的感受,它沒有一定特定的標準,就不像宗教,人家會問你說,像我們基督徒就問你有沒有去做禮拜,對不對?去上教堂,那我們會用一個人上教堂,一個禮拜去一次,或者兩個禮拜去一次、一個月去一次、一年去一次來判定這個人的宗教性的虔誠性有多高,這個是外在的一個標準,對不對?

可是那個靈性的活動,你就很難用這種方式來評估了,有些人就算一個禮拜上教堂,但是他在作教堂的時候,心裏在想別的事情,所以他也沒有跟我們所稱的上帝,這個神,對象有連結,對不對?所以他其實沒有靈性活動的。

有些人他就會說,我沒有去教堂啊,可是我坐在家裏面,我覺得基督徒當然就是透過禱告的方式、讀經文,然後安靜,透過各種方式去跟神作連結,然後他就覺得跟神連結上了,然後他可以跟神交談、跟神有互動,然後剛才所說的那些經驗,主觀的經驗就會出來。

可是他們沒有到教會去啊,那他是有靈性活動的,而且他有豐富的靈性經驗,剛才說他其實也是很主觀、個別性的,就是說即使是同一個基督徒的群體裏面,你去問每個人所從事的宗教活動看起來都一樣,可是每個人的靈性經驗就不太一樣了,所以我們也很難判斷、判定誰的靈性經驗比較好,誰的靈性經驗比較差,誰的比較……也不能這麼決斷的來說了。

這個大概就是一個宗教跟靈性的區別,不知道這樣講,覺得夠清楚嗎?

主持人:

很清楚,所以我覺得書裡面在談的就是融入宗教與靈性的心理諮商,其實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老師:

對啊,當然,尤其對於有宗教靈性背景的案主來說,這甚至可能變成他的核心了,但是在我們過去傳統裡面,他的核心在諮商互動當中是不出現的,這個主題是不能出現的,所以你就知道差別有多大了。

主持人:

我相信聽眾朋友就是要來好好的閱讀老師這一本,是心靈工坊出版,因為時間的關係,就留給聽眾或是讀者慢慢來閱讀這本書囉,謝謝老師。

老師:

不客氣,謝謝你。

主持人:

Bye!Bye!

老師:

Bye!B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