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登入

I Like Radio

Enjoy Your Life!



依法法師擁有台灣大學法律學士、夏威夷大學比較哲學碩士、耶魯大學宗教學博士。是一位獲得聯合國頒發的「國際傑出佛教婦女獎」、「和平與宗教教育獎」的比丘尼。也是少有的,能用流利的中英雙語,讓佛學智慧深入不同種族的人心中,讓「木魚敲響東西方」的傑出導師。

數十年來致力於佛教的國際化傳播,座下培養了大批的西方人佛教弟子,名揚國際,在台灣得到十大青年傑出獎,在泰國得到佛教傑出女性獎,在紐約聯合國得到宗教教育與和平獎等殊榮,不斷應邀於國際間宗教對話與論壇的國際木鱼計劃創始人:依法法師,終於在國際弘法的道路上,回到台灣,要為台灣的佛子青年盡心盡力。

本著「一切成就來自於十方,終究回饋於十方」的信念,一路從歐美,澳洲、紐西蘭,中國大陸,香港地區的弘法路上,回到睽違台灣三十年的依法法師,決定為熟悉的家鄉台灣青年禪學落地紮根。 

國際木魚協會

主持人:
好,首先感謝你願意讓自己的心安靜下來,好好的讓以下的訊息進入你的內心。

今天很開心的也很特別的邀請到就是木魚計劃的一個法師,依法法師來到我們線上,跟大家好好談一下,我們的心怎麼安頓下來。請依法老師先自我介紹一下吧!
 
 
依法法師:
你好,小安你好,各位聽眾好。
我的法名叫依法,我是木魚計劃的創辦人,那木魚計劃,現在在美國有個基金會,在台灣我們有一個協會,未來在香港、深圳都會有一些活動。
 
 
 
主持人:
我這邊覺得最有興趣的,就從資料裡面看依法法師的故事,裡面有一個最有趣的,就是你是台大法律系畢業,也是耶魯大學的博士。
你在台大創了一個空前,就是穿著僧服的學生,完成了學業,可不可以跟大家來分享這一段故事呢?
 
 
依法法師:
好的,那個是1979年,差不多四十年前,那個時候我是台灣大學法律系大一的學生,一開始我都沒有什麼信佛,因為我是北港人,所以家裡面就是拜媽祖的,我是利用暑假的時候,上了佛光山,大專佛學夏令營,然後我就從沒有學佛,兩個禮拜我就把頭髮剃了,我就剃頭了,就出家了!
 
 
後來回到學校繼續來唸書,所以我現在常常講,我是先出家再學佛。
 
 
 
主持人:
那你當初穿僧服在上學,會不會跟同學格格不入之類的嗎?
 
 
 
依法法師:
因為從我個人主觀的角度來看好,因為那時候心很寧靜,而且很超然,所以沒有感覺到人家在看我,應該可以說,我是那個時候第一個台灣大學的學生出家,而且是穿著長衫袈裟,以出家的身份出現在校園裡面。
 
 
為什麼會出家?
我剛才提到的,我是先出家後學佛的,那個時候我是一個台灣大學法律系,其實我那個時候考進去是政治系,後來因為我想當官,我想參政,所以當初覺得念政治系很多是理論上的,或許我以後當個律師,當個立法委員,再來競選總統。
 
 
後來1979年我算是降轉法律系,只要學習比較實際的這一些法令方面的東西,但是我後來學了佛以後,可以講說發了出離心,覺得世界上這一些名利的東西,榮華、富貴不重要了!所以就出家了。
 
 
當然我的家裡面的堅持,必須要回去把這個學問,就是說大學的學位完成,我覺得那時候所接觸到的人間佛教,也不違背,那時候,星雲大師也是提倡,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業,我覺得其實你做什麼都不是很重要,最主要的就是你的心態。
 
 
有時候覺得我四十年來出家,我常講為佛教而生為佛教而活,四十年來只是做了很多弘法的事業,有的人就說,你們很辛苦,我說一點都不辛苦,為什麼呢?因為在於你的態度。
 
 
譬如說,你把這一件事情,當作是一個使命來做的話,那很多人做很多非營利的事業,你就不覺得苦。
父母養子女的時候,有時候晚上也睡不好,吃也都吃小孩子剩下的東西,你看,父母都不覺得苦,為什麼?因為這是他心甘情願。
我就是一個母親的責任,就有一點使命。
 
 
所以我常常講,做事對我來講,我們英文有一句話就是休假,放假叫vacation,你的職業叫profession,我常常開玩笑說,vacation is vofcation,vofcation is vacation,意思就是說你做事的時候,如果你把它當做一種喜愛的使命感,你就會覺得跟休假一樣,因為你很喜歡做,用這種態度在面對你的工作的話,那肯定的,是身苦而心不苦。
其實修行就是在修一個心而已。
 
 
 
主持人:
大家都知道說修行修一個心,但是我相信現在的人,或是我們的聽眾一定會覺得,現在不管是環境或是政治、經濟,壓得大家都喘不過氣,不知道法師這邊有沒有什麼意見,不一定要像法師像是感覺要豁出去的斷捨離,大家好像一開始沒辦法做到這個斷捨離的時候,那應該要怎麼做,這種拿捏應該怎麼做?
也可以讓自己的心靈可以安頓,做好工作,生活之類的嗎?
 
 
依法法師:
過去因為我比較常在國外,有時候我在美國,或者是有時候在中國大陸,有時候回到台灣來,我常常旅遊飛來飛去的,我回到台灣的時候,有一天我坐捷運,我沒車子,喜歡公共的捷運或是巴士,其實那一天我坐捷運上,我覺得很有幸福感,因為我覺得台灣就是交通非常的方便,生活機能非常的好,譬如說,你要買個東西,到處都有。
 
 
第一個,我覺得心態就是這樣,其實每個地方包括美國,美國就是公共設施很好,地方很大,但是他的生活機能,可能你要買個東西,就要開車出去,所以老人的話就很不方便。
 
 
所以我常常在世界這麼走動的時候,我發覺到有一個方式,就是你在一個地方,盡量就是想那個地方的好處。
因為每個地方都有優劣點,但是你盡量去想它的優點。
 
 
我們常講,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這個就是說,第一個我們要調整我們的
心態。
 
 
第二個,我覺得生活上越簡單越好,先不要講別的,生活上很小的,你到一個人的衛浴去使用一下,發覺到他們家裡洗個澡、洗個頭髮,什麼東西都有,就跟一個雜貨店一樣,我心裏面想,一個頭,一個身體,需要用得那麼複雜嗎?
現在我們的生活,弄得太複雜,所以讓我們的生活,演變的沒有一個關注。
 
 
大家就想說,我們應該是要修行,從生活上先簡單,這是第一點。
 
 
第二個,資訊,我們現在資訊也是太多了!
我們想知道,但是你會發覺到資訊來的都是很片面的東西,甚至有時候是被誤導的,現在比較擔心,我們現在的人沒有辦法有這種有系統知識,甚至是有內在的智慧,而都是吸收很多片段、片段的,我覺得也是現代人的一個煩惱之因。
 
 
一大堆知識,是健康的知識還沒有關係,而是現在我們很多零散,甚至就是現在的假新聞很多,所以要快樂,你聽我講這兩點就知道,就是什麼?就是簡單。
 
知足常樂,生活簡單一點,然後資訊再簡單一點。
 
 
第三個你剛才講的,政治、經濟,我倒覺得經濟上當然是靠每一個人。
我常跟現在的年輕人講一句話,我說時代在改變,你不是要去找工作,而是應該去創造工作。
我發覺到我這一輩子,都沒有在找工作,而是我創造工作。
包括我出家,也是給自己創造一個工作。
 
 
我常常跟年輕人講,時代改變很好,而且我常覺得很多人認為就是第一個,沒工作了!危機,其實它是給你一個很大的機會。
 
 
我現在對不只年輕人,我們現在在台灣,資訊太快,你打開電視一百多台,而且都是二十四小時,其實現在是大選的時候,我要講幾句話,第一個就是,當然身為一個出家人,像我們在台灣成立了國際木魚計劃協會,我一直很強調的,就是要超越黨派,我們也不屬於藍的、綠的、紅的、白的,全部都不屬於,因為其實是一個出家人,其實我對於出家人參政,我覺得很可惜。
因為出家人,我們有我們的專業,政治人物是在做政治,這是他的專業。
商人愛財,民生愛民,政治愛權,是世間法,但是我們一個出家人,要做一些出世間,比較超然的,那我也是很希望社會給我們出家人,有這樣的一個環境,讓我們超然一點,我常常覺得,你看台灣什麼藍的、綠的,什麼紅的,
我說,你看看,我們現在講的都中國話,看的也是漢文,這個是五千年的歷史,這個是中華文化,可是如果你看這些政黨,國民黨、共產黨、民進黨,這一些都是一百年左右,甚至不到一百年的歷史。
 
 
在這個文化的大洪流裡面,他們就是那麼一點點,所以如果我們從一個文化上面來看的話,這一些都是大海裡面的波浪。
 
我認為,做一個出家人,第一個要超然,尤其是要以出世間。
我常常開玩笑說,你不要叫我去幫你站台,如果你面臨生死的時候,不曉得死後要去哪裡或者是你不知道你從哪裡來,你來問我就好了。
 
 
我覺得出家人應該給予更多的心靈上的指導,因為現在不管你是紅的、綠的、藍的、白色,什麼橘的這一些,我覺得如果出家人再去站台的話,會添亂,
因為有人喜歡你,有一些人不喜歡你。
 
 
就像你一開始問我的,我們現在這個社會大家心靈有一點不安,如何在這個不安裡面多增加一些這個安定的成分。
 
 
最後我要講的,就是我們佛法裡面有一個叫二諦圓融,諦,真諦的諦,也就是真理。
所以我們一個學佛的人,是用一個了解世間運作,就是世間的法則,但是我們在這個世間裡面,如果你沒有從高度去看,你會被搞得很痛苦,一下子東邊,一下子西邊,但是當你超然到出世間法,就好像你站在一個高的位置看看小孩,小孩子都在吵架,都在打架的,所以你問我說,在這樣的的一個社會,其實,我告訴你,真的是,如果我們比起這個上世紀的,四五十年代,那個時候是多苦啊!
 
 
我們現在一個手機,就等於你的辦公室,也是你的學校,也是你的娛樂場所,是大家的努力,這麼幾十年來,都沒有什麼戰爭,這一點就是我們應該很珍惜的。
 
 
我常開玩笑說,每天起來第一件事情去蹲在馬桶上,第一個是感恩,因為你吃下去的東西,為什麼你可以吃,你可以問那種腸癌的人,你就知道,他不吃,
是因為他不能排,你沒有排,就吃不下去。
 
 
所以你每天早上坐在馬桶上,你可以排出來,你就要很感謝你這個身體,感謝一天二十四小時,我也沒有下指令就幫我工作,我因為排得出來,所以我能夠吃得進去,所以每天第一件事情,馬桶哲學,就是感恩。
 
 
我覺得很簡單,又回到以前大家老人過去的智慧,就是感恩、知足,還有一個就是簡單、柔軟。
 
 
這個就是現代人時代裡面的修行,其實常常存一個善念,像我現在誦唸珠給人家,掛在手上。
 
 
有人說,「師父我看到念珠,我就會想到你。」
我說,「你不用想到我,你看到念珠,你就想到,我要心存好念。」
心存善念,這個動機很重要。
 
 
接下來,就我講的話,我的行為就很重要。
提醒大家,關注你的念頭,佛教講的就是現在講的正念,正念運動就是這樣子。
 
 
主持人:
剛法師在談的,就是要有內在的智慧,第一個是用感恩的心,第二個關注,專注在自己的念頭上,讓自己是可以非常知道自己,意識在做什麼,是這個意思嗎?
 
 
 
依法法師:
對,你知道嗎?我們每天都要洗澡,是身體髒了要洗澡,那我們心髒了怎麼辦?什麼叫心髒了?生氣、不滿、憂鬱。
 
 
那怎麼洗心呢?
其實很簡單,就是常常對內去觀照,常常自問自己,我們其實是要常常跟自己對話,
我為什麼會生氣呢?
我生氣是為了什麼?
我為了要這個東西,然後我要的東西會怎麼樣?我要不到這個東西會怎麼樣?
這樣一層一層剝,我們講說剝洋蔥,後來剝到自己流淚,發覺到其實是沒有一個你想要永遠抓住的東西,就像洋蔥沒有實心一樣,佛教裡面講,就是一些假相,假相不是說沒有,而是說它不是一個永遠存在的東西。
 
 
它只是暫時性的存在,然後我們又為了這個東西,在我們的人生裡面,太多了暫時性的存在,但是我們都要把他抓為是永久的。
 
 
像我們如果去參加一個告別式的時候,就所謂的人家的葬禮,上禮拜他明明跟我講話,現在怎麼不在了,會覺得究竟是實在,還是夢,人生就是這樣,如幻如夢,這時候他不存在,他跟你講話的時候,他也的確是存在,你剛才在夢裡,也的確是夢裡感覺到很存在。
問題就是我要跟你們講的,這些都是暫時性的存在,它一定會改變,不會永久。
 
 
所以你如果用這種來看這個人世間,第一個感情,不管是我們的父母、我們的子女,這種生離死別,因為你就知道他是不常在的,你心裏有一個準備,遇到這種突來的分離的話,你心裏我們常講,像打預防針一樣,你心裏有所準備。
 
 
還有工作上有改變,整個社會的改變,包括您喜歡的政黨,下台了,另外一個黨上來,你也別那麼難過,因為政黨輪替,也是無常。
 
 
佛教裡面講無常,其實是真理。
 
 
像鋼鐵水泥一樣,因為它可以有變化,帶給我們人生很多的這種可能性。
所以我們講真空妙有,不固定限制才有各種可能性。
 
 
 
主持人:
我相信聽眾朋友一定覺得依法法師講得非常的精彩,因為我們時間的關係,非常謝謝木魚協會的創辦人,依法法師跟我們今天分享這麼多,我們再找機會請依法法師跟我們分享,謝謝。
 
 
 
依法法師:
我很樂意再回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