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登入

I Like Radio

Enjoy Your Life!



標題:活在故事裡:現在即過去,過去即現在
作者:河合隼雄
譯者:洪逸慧
出版:心靈工坊
連結:https://pse.is/GBVS9

每個人一生當中
都活在他特有的「故事」裡

人要將經驗到的事化做自己的一部分,必須將這些經驗組合進自己的世界觀中,也就是化為自己可以接受的故事。──河合隼雄

心理治療是一門無法以科學方法進行觀察、診斷的工作,它重視「人際關係」,是在關係的進展中,幫助人「創造他們的故事」。因此如果要理解「人」,「故事」顯然是一門顯學,而追溯久遠前的故事,更能看見人類上下千年的樣貌,獲得跨越時間、地域的洞察。

距今一千多年前的平安時代是日本文學的黃金時期,許多作品都對人們的生活型態與思想有精彩深刻的描繪。本書將討論平安至鎌倉時代的多部經典,從中探索人類靈魂與意識的發展變遷,看見隱藏在故事中「貫穿古今」的奧祕:


主持人:
親愛的朋友又在空中跟大家見面,今天跟大家選了這本書是活在故事裡:現在即過去,過去即現在,心靈工坊出版的一本好書,請到心靈工坊的魏老師來到我們的線上跟聽眾朋友打個招呼吧!
 
 
 
魏老師:
哈囉,各位聽眾好,主持人好,我是魏宏晉。
 
 
 
主持人:
老師可不可以先來幫讀者、聽眾來介紹這本書的創作理念?
 
 
 
魏老師:
ok ,河合隼雄先生,他是一個很有趣、很有趣的人,已經過世了,大家如果看過他的照片,他的照片永遠是笑嘻嘻的,研究深度心理學的其實很少看到笑嘻嘻的,通常是眉頭深鎖,畢竟他們都是在探討人類最深層的那一部分。
 
不管是說想不出答案,或是看到人類的各種狀況,苦難居多,往往不太笑得出來。
 
 
河合隼雄先生研究深度心理學的過程,比較接近的是走現代文學、西方歐美文學的材料。
 
 
後來他發現接觸的歐美文學的材料,總是跟日本人,自己所在的文化脈絡,好像有些隔閡,才真正的回到日本的古典題材裡面,我想,這個跟日本人歷史的矛盾,有非常大的關係。
 
 
尤其在世界二次大戰,日本剛戰敗的時候,很多日本人覺得不只是屈辱、討厭日本人的,他們是討厭自己身為日本人。
 
 
河合隼雄先生似乎也有這樣的一個過程,因為經過這樣的斷裂,他大概發現了一種狀況。
 
 
他的狀況我們先撇在一邊,我們先回到自己的身上,如果自己身上出現了一種狀況,比如說,你現在若是四十歲,有一天早上起床,看著鏡子的時候,你是你四十歲的樣子,可是經過一夜的睡眠,你在三十歲跟四十歲中間這個過程的生命歷史完全忘記了。
 
 
你在你的意識上面,都認為自己,我現在是一個三十歲的人,你想,那樣的生活會造成多大的不方便、恐怖、疑惑跟恐懼。
 
第一個你跟周圍人的關係,都知道你是四十歲,你看到自己也是四十歲的樣子,可是,你突然年輕了,變成三十歲了,對會造成很大的混亂。
 
 
河合隼雄先生後來研究了很多日本的古典或是民間文學的題材,寫出了非常多的這些書籍,以他學習到的深度心理學的西方理論為基礎跟架構,去創作他這些作品,中間最大的一個核心,對河合隼雄先生來說,人是一個整體的關係,不管是跟自己內在、外在的關係,就像一個故事一樣,無法從中斷裂。
 
 
他這樣的創作,不只是跟自己對話,也跟所有的他的讀者或是他想訴說,對全世界人講的話,就是說我們整個世界,不管你是什麼民族的人,不管你是有怎麼樣的生活、生命、歷史的背景,絕對無法跟自己的過去斷裂,跟自己的過去斷裂就沒有現在,也很難談到未來。
 
 
生活在現代的人們,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斷裂,自從科學興起以後,把身心靈就通通分開了,我們把它分成各部份去研究,我們可以把這些東西認為,我們的身體是身體、心理是心理、靈性是靈性,把這些東西全部把它切開了,就很像一個四十歲的人,從三十歲或二十歲,突然被切開了一樣。
 
 
 
主持人:
好像這本書是比較是人家說日本接地氣的書,我們看很多這種心理學國外的書,幾乎都是講很多神話,一些希臘神話也好,或是說一些古老的傳說也好,這本書裡面談了竹取物語這個故事,可不可以跟大家講一下,他在談什麼呢?
 
 
 
魏老師:
竹取物語,現在被日本人認為日本最古老、最古老的一部民間故事,裡面就是一個老先生在工作的時候,砍了一個竹子、竹子裡面有一個小女孩,生出來就叫輝夜公主,長得非常漂亮,一輩子都有很多人要追求她,甚至是日本天皇都想娶她,可是,這些都沒有經過她的考驗,後來日本天皇要用權勢把輝夜姬帶走之後,有這個想法的時候,輝夜姬乾脆就離開了這個世間。
 
 
 
我想這裡面最大、最好玩的地方,第一個輝夜姬在形象上面,輝是非常燦爛、美好、光明的,夜是代表寧靜,而且是照亮黑暗的地方,表示說她是非常高潔的,不可攀的,日本人形容女性的最高、最美麗,是清純無垢。
 
 
可是這種清純跟無垢跟現世的關係,我們的現世,現實的世界,它是污穢的、是會毀壞的,是會衰敗的,這對現世這樣的看法,在各個民族、各個文化的深度哲學思考裡面都看到了這個東西,有不同的因應之道。
 
 
輝夜姬是一個女性,在主流文化裡面、各個文化裡面,通通是男性會佔比較大的優勢,而且我們的世界通常是用男性的原則去運行。
 
 
我們把男性的原則認為,如果這個世界有個規律,我們就稱他為理性的原則,這個世界如果有一個相對的原則,可能比較不規律的,雖然不規律,有一種朦朦朧朧我們嚮往的美好,我們說那個叫感性。
 
 
我們的經驗,通常理性的原則,我們就認為男性擁有理性的原則,女性擁有感性的原則,女性的這種感性,因為我們要生活在有規律的世界裡面,所以理性應該去操縱感性。
 
 
感性也許我們放在心裡面,享受那種屬於比較個人的美好的那一部分。
 
 
這個如果放在真正世界的關係裡面,我們發現男性最高、最美好那個部分的典型,用英雄來代表的話,通常英雄去征服這個世界,包括女性都要在他的征服、統御之下。
 
 
可是,男性在征服的過程之中,我們常說得人心者得天下,包括看到很多故事,也一樣用日本的故事來說,桃太郎去打惡魔的時候,一路上都在交朋友,要很多人幫助他。
 
 
這是一個包容的原則。交朋友的時候,不可能這些朋友都跟你一樣,所以就不是一個完全理性的原則,這個其實是一個母性的原則,包容大地,我通通把它包容在裡面。
 
 
所以男性要成功,經常要使用的其實是一種女性的原則,反過來說,這些女性如果是在男性的理性原則,壓迫的世界之下,這個世界是必然敗壞的。
 
 
女性可以呈現出一種最高、最純潔、最美好的樣子,是男性嚮往的一個世界、所有的人都嚮往的世界,但是,如果是用男性的理性原則,要達到那個世界,是不可能,我們剛剛說,包容是用母性的原則去作。
 
 
女性其實呈現出來的樣子是感性的最極端,其實是一種理性的絕對美,那個美好、純潔,你可以形容出來,最絕對的美,因此她會去拒絕這種世俗的理性原則,這種規律,你一定要按照我的這種方式辦事,你一定要怎麼樣、怎麼樣去做才對。
 
 
這個是世俗的物質世界,這些在我們經驗裡都知道,沒有一樣東西是永恆的,都會敗壞的,因此它無法在這個世界上存在,也沒有任何一個男性可以擁有它,所以它必須要離去。
 
 
日本人的想法,我們看日本人的身上常常呈現那種矛盾,我們說日本人非常有禮貌,怕衝突。
 
 
我們看日本人覺得,天啊!為什麼有這麼美好的民族?
可是,日本人一旦理性崩潰的時候,是什麼奇怪的事情都做得出來。

看到日本文化裡面,比如說,很奇怪,我們都覺得說日本人應該很愛好美好、乾淨的民族,可是,全世界最發達的A片產業是在日本,日本有很多的那種奇怪犯罪的人。
 
 
我想這跟這種追求極致的美,矛盾的過程中有關係,最美好的時候,就是在最美的時候離開這個世界。
 
 
以榮格心理學來說,這種時候要剛好碰在一起,也就是說兩條曲線,一個向上,一個向下,在那個最剛好的時候,交界的地方,叫做共時性,剛好碰到就夠了、就該走了。
 
 
 
主持人:
這樣講,好像是一個境界。
這本書還有什麼更有趣的事情,是可以跟聽眾朋友繼續來講一些的呢?
 
 
魏老師:
我想這本書最有趣的地方,真的是雅俗共賞,看你看什麼樣的部分,對心理學有興趣的話,就跟隨河合隼雄先生的脈絡,儘管沒有真的學習到理論的訓練,跟著他的脈絡裡,多多少少會讓自己心靈更進一步,有一個看待自己心靈的方式,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他寫的很多故事很有趣,故事的分析都蠻有啟發性的,他看故事的角度,比我們自己在看的時候,最少多看出一點點深度,深度是你在沒有任何心理學的訓練之下,都可以達到的,這個是他寫作非常大的特質。
的。
 
 
主持人:
我覺得這本書雖然是日本的一些故事,但是,我覺得對人們的啟發蠻有幫助的
,最後還有沒有想要跟大家補充的呢?
 
 
 
魏老師:
我想,看書比看電視好,看書可以思考,自己跟自己對話。
看電視就很像在深度心理學,被原型攫取、被鬼抓走一樣,只能跟著它去想,最後真的是會不可自拔。
 
 
 
主持人:
誤以為是電視裡所講的那些情境,都是那個狀態。
今天謝謝心靈工坊的魏老師,分享活在故事裡:現在及過去、過去及現在,
河合隼雄先生的作品,謝謝你。
 
 
 
魏老師:
謝謝你,謝謝主持人。
 
 
主持人:
Bye!Bye!
 
 
魏老師:
Bye!Bye!
 

重點整理:
1.河合隼雄的創作核心:人是一個整體的關係,不管是跟自己內在、外在的關係,就像一個故事一樣,無法從中斷裂。

2.竹取物語的故事探討

3.桃太郎故事的隱喻

4.跟隨河合隼雄的脈絡,有更進一步看待自己心靈的方式。

河合隼雄寫的故事都很有趣,在故事的分析也具有啟發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