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登入

I Like Radio

Enjoy Your Life!


線上購買:https://goo.gl/KUxeMb

成長的微妙之處,
就在於放棄特定的假象,
卻不變得憤世嫉俗。──瑪麗-路薏絲.馮.法蘭茲


《小王子》(The Little Prince)的故事膾炙人口,作者安東尼‧聖修伯里(Antoine de Saint-Exupéry)的一生卻謎霧重重。他熱愛飛行、也以此為寫作主題,但從他的作品與畫作中,榮格派童話分析大師馮‧法蘭茲看見了不尋常的議題……

拉丁文 puer aeternus,意指永恆少年,典出古羅馬詩人奧維德(Ovid)的《變形記》(Metamorphosis)。他是古希臘神祕儀式的孩童神,是神聖的少年,也是一個被母親的疼愛所深深包覆而無法完成個體化歷程、長大成熟的孩子。

對永恆少年原型產生認同的男性往往充滿魅力,滿腦創意,無時無刻不在追尋夢想;儘管早已成年,心態卻仍彷彿青少年,充滿活力但無法腳踏實地生活。他們在情感上無法進入穩定關係,在生活中則總夢想更好的未來,無法認真對待眼前的每一天。無論是一再換工作,或一再換伴侶,與現實格格不入使他們沮喪,也令旁人為他們遺憾。

本書由著名的榮格承繼者瑪麗-路薏絲.馮.法蘭茲博士 1959-1960 年在蘇黎世榮格學院的冬季講座精編而成,她相信永恆少年現象將日益普遍,這背後更隱含靈性問題。書中將透過另一部德國作品《無空間王國》(Das Reich ohne Raum)論及此靈性問題與納粹政權的關係。

主持人:
親愛的朋友又在空中跟大家見面了,心靈工坊出了一系列,從榮格的觀點來看待一些比如說,我們上次有談的一些童話故事或是一些公主,今天來談什麼呢?《永恆少年》從榮格的觀點來探討拒絕長大,很開心的邀請到亞東紀念醫院精神科心理健康中心的主任陳俊霖,陳醫師來到線上,先跟聽眾朋友打個招呼吧!
 
 
俊霖醫師:
主持人好,各位線上的聽眾大家好,我是陳俊霖,謝謝。
 

主持人:
為什麼想要跟我們介紹這本書呢?
 
 
俊霖醫師:
這本書《永恆少年》是心靈工坊翻譯一系列榮格學派一個很重要的學者馮.法蘭茲,有一系列在談包括童話、神話這一類的,怎麼從象徵的意義去研讀它,這一本《永恆少年》又特別適合我們台灣的聽眾朋友。

大概在介紹兩個故事、兩本書的延伸,其中前面這一本《小王子》我想是大家在台灣都非常耳熟能詳的。
 
大部分的人可能看《小王子》的時候都會非常的感動,馮.法蘭茲等於幫我們去試圖理解這一個很可愛的童話小說背後還蠻大的意義,而且某個程度可能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浪漫美好,要注意到浪漫美好的背後,其實是有一些我們必須要提醒自己的弊端。
 
這本書我想是這一系列裡面,也許最值得開始入門的一段。
 
 
主持人:
是,可不可以先跟聽眾朋友簡單介紹,解釋一下什麼叫做《永恆少年》,這個名詞到底是何意呢?
 
 
俊霖醫師:
本來《永恆少年,PUER AETERNUS》是從一個古羅馬的詩人的詩裡面,拉丁文翻譯過來,PUER是指青少年,比較年輕的,後面的 Aeternus 跟英文的那個永恆是一樣。
 
光看字面上的意義,好像還蠻神聖、永遠年輕的少年,但是在心理學裡面在討論,所有事情其實也都有正反的兩面,一方面它充滿了年輕的活力與創造力,但是反過來我們也知道年輕人有時候是有他不成熟、衝動的、還不太能夠承擔的一面。
 
所以這個《永恆少年》同時兼具了兩個面向我們要去考量,一個就是可能非常的有魅力、有夢想,但是反過來會不會太有夢想,但是不能夠踏實。
 
 
主持人:
好像這樣的人會不停的換工作,好像追尋了一些夢想,然後在很不屑這種物質或是一些......那這樣的人,等一下最後可以跟聽眾朋友好好談一下,這樣的人怎麼辦?
 
我們還是先回到書裡面,書裡面用《小王子》這個概念來談,可以舉例幾段比較精彩的部分呢?
 
 
俊霖醫師:
《小王子》這個故事大家很熟悉,馮.法蘭茲在幫我們做一個連結,大家可以想像,看電影或者看小說,永遠有所謂的弦外之音。
 
導演、作者除了這樣拍之外,背後有一個想要暗示的東西,馮.法蘭茲在告訴我們,看《小王子》這本書從一開始主角是飛行員,迫降在沙漠裡面,然後有點莫名其妙遇到小王子,這小王子提出一個很有趣,在沙漠應該活命都來不及,還要主角飛行員幫他畫一隻綿羊。
 
馮.法蘭茲很巧妙的告訴我們,大家回頭看,作者聖修伯里自己就是飛行員。
 
我們可能不見得那麼熟悉這個作者,但作者本身非常熱愛飛行,看起來很美好的一個生涯的同時,背後其實有一點點小問題是他一直沒辦法融入體系,他的感情、婚姻是有點急躁的進入,又相處的不好,在婚姻的生活也不是很圓滿,跟最後為什麼沒辦法完整的去變成一個可以承擔工作、承擔家庭的角色。
 
又跟聖修伯里他本身一個很強大的背景,成長的過程中母親的影響太大,專業上叫做母親情節的那一塊所保護住,成長的力道其實削弱了,反而停在一種還沒有長大的青少年。
 
因此在《小王子》這本書,我想很多人當中看之後的一個感動,哇!這小王子充滿了某種純真。
 
在書裡面,其實他每到一顆星球,超過大人世界的某一些不堪,但是同時也在提醒,馮.法蘭茲想讓我們看到這個浪漫也許是美好的。
 
可是,在成長的過程之中,如果停在那個浪漫,會非常可惜,並沒有真正的長大,永遠年輕的同時可能不小心就變成永遠的不成熟。
 
大家印象最深刻比方說,他跟玫瑰的感情,包括他跟狐狸的馴養,他跟有一個都在算數字的。透過這一些角色,讓我們看到小王子他本身在《永恆少年》,好像不斷的在嘲諷成人世界,保持跟成人的遠離,停留在一個美好的事情。
 
可是,這個世界其實是有危險,比方說樹本身,巴歐巴樹是會把星球擠爆的,這個是我們表面上看到情節,好像大家看起來像是一個奇怪的奇情小說、幻想小說。

但是聖修伯里本身怎麼會這樣寫?
為什麼會有創造來源?

這就回到榮格學派跟馮.法蘭茲,一個很重要的事情。我們想要去分析作者背後,他一定有一些心靈面、潛意識,也許自己慢慢自覺,也許自己都還不知道,但是很自然而然流露到創作中的。
 
在談被母親的情節影響太大,自己還沒辦法去侵入成人的世界,留在媽媽的影響力裡面的時候,反怪那些樹、那些花的象徵代表的是某種母親的力量還太大,還可能會壓迫到自己的發展。
 
 
主持人:
陳醫師剛剛跟我們談了一些就是關於小王子跟榮格怎麼去看待這樣的一件事情,相信很多人對《永恆少年》的原型,認同男性往往是充滿了魅力,有創意,無時無刻的追尋著夢想。
 
他們可能成長的已經到某一個年齡,心態還是像青少年,非常的有活力,但是就沒辦法很落實在生活中,在感情上也都沒有進入到一個穩定的關係。

很多人就會覺得這一群人是渣男或是媽寶。
 
可不可以請陳醫師來跟我們談談,這樣的人他要怎麼去改變?還是有什麼樣的建議呢?
 
 
俊霖醫師:
因為在這個成長過程中,比較小的時候那種充滿浪漫想像,到之後要有一個我們稱為允諾,一個承諾,包括在工作上,好像充滿理想,但是沒有一個工作可以做很久,一年換24個老闆,也包括感情上面,好像都可以很浪漫的投入一段感情。
 
但是,真正長久,牽涉到要不要孕育下一代,關係穩定很重要,能夠承擔起來,然後好好做下去,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在這一本書的作者,包括從榮格還有很多的心理治療都在談,我們能不能好好的工作,不只是找到工作,好好的工作這件事情,既是外在的指標,同時對於當事人是最重要的練習。
 
在書裡面有一個很好的比喻,其實不是我找到一個很喜歡的工作,很浪漫,好像有人做這樣就好,而是好像有一個工作,你不是那麼喜歡,但是這種寒冷的冬天,你還是得要離開被窩起床,可以好好的去承擔起來。這個才是接下來的一個成熟,讓這一個工作可以持續下去。
 
包括在感情上,很多時候過了最浪漫的實習,大家會有衝突,會有冷戰,也會有直接的對罵,但是過了以後,大家會願意為了這一段關係,為了家庭還是繼續做下去,這個才是我們成長後應該有的承擔。
 
 
主持人:
好像現在人都覺得我就是還找不到,我們講「被夢想叫醒」的那一個現實,大家都覺得說我應該還是有更好的,一定是老天沒有對我很好,或是環境,我生長在這個狀態之下,常常大家都會在這個「反正大家都不懂我們講的」,就是《永恆少年》的心裡到底是什麼。
那這個過程,要有一個承諾或是有一個醒悟、知道,你還是要去面對這個階段的成長。
 
 
俊霖醫師:
我覺得這有一部分跟現在的西方文明時代,尤其我們如果看這書,他其實也是從西方的文明進來,倒是可以這樣來想像,是一個階段。

更早的文明型態,包括傳統的文化裡面,大家還沒有覺察,個人主義還在無意識之間,以前的男女很認命、很承擔,婚姻好壞,或者包括女性,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彷彿很有承擔,其中一個問題,沒有那個自覺,也還沒有醒過來,意識也還沒醒。
 
西方文明開始有自我意識、比較強勢一點,進入到近代的文明,我覺得一方面牽涉到少子化,大家自我中心的主義比較強一點,可以看到這個時代年輕的小孩或者青少年,或者還比較年輕的成年人,大概就是那個開始……
 
我們開始討論父母很用心照顧,但是有一點點過度保護,有一點點太強勢,有一點直升機父母,這一代開始是很有自我意識的,就自己有自己的想法,像是我們講說見山不是山,開始對過去那一種,好像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或者走一行就一輩子耗在裡面……
這個覺醒,現在開始了。
 
比這個早一點點就是我們以前在談中年危機,就是他認命了大半輩子,開始覺得我該醒了,我到底是不是後半輩子要這樣的日子?
 
但是,現在開始進入到我們要小心太早覺醒,太早充滿自我,卻一輩子不願意承擔,或者那個承擔的時間大大的往後延。
 
馮.法蘭茲其實在講一件事情,心理不成熟,日子也在過,最後你會開始發現你一直在受苦,感情分分合合、工作換來換去也是很不踏實,到底是三十歲該認命,還是二十歲就要認命,只能各自去體會。
 
我們在提醒很多的現象讓大家看到,比起老一輩,現在自我意識強烈很多,但是要小心,不要走過頭,變成好像自己永遠在等、這個不是我該有的、這個不是我真正想要的,永遠承擔不了事情。
 
 
主持人:
這個自我意識的狀態,可能就要看個人的環境或是他的背景去改變。
 
可不可以請陳醫師再繼續講一下,這本書裡面還有什麼特別,比較有趣的故事讓大家更有興趣的讀這本書呢?
 
 
俊霖醫師:
回到我們一開始在談,其實大部分讀者,對用弦外之音其實是陌生的,大概都知道在象徵些什麼,榮格學派很有趣是我們在學術上叫做擴大法,就是很多的印象其實是跨文化的,包括說像綿羊、狐狸、玫瑰花,玫瑰花大家都很熟悉,愛情的表徵。
 
榮格學派,其實玫瑰可以從更早的歷史開始去探索它,沿著這個脈絡去探索。
 
玫瑰最早跨用在希臘的文明時代,可能既是神聖的愛,也包括比較享樂的愛等等,等到基督教文明,通常在文化的過程會開始意識的光,文藝復興之後,就開始試圖越來越釐清。
 
包括玫瑰,可能平常熟悉的是很情愛的象徵,同樣有一個比較神聖的,愛的意義不盡相同,因為意識的覺醒,而把它切分開來。
 
如果是對於這種文字背後的典故或者它更深層的,有興趣的,這本書會讓你看到,原來我們平常會有一個直覺的象徵,在整個歷史過程中有非常多可以再探討的深度。
 
 
主持人:
沒錯,以前在看《小王子》都覺得真的是一本很棒的書,原來都不懂,這本書都白念了,但是再重新讀這本《永恆少年》的書時,就發現,把剛才陳醫師講的玫瑰,他的歷史或是他背後的隱藏的秘密完全的闡述。

我覺得這可以讓聽眾朋友或是讀者開闊眼界,面對事情的時候不是只有一個單純性的眼前,看到的這一切,也許背後隱藏很多更深層的意義,幫助我們一些思考。
 
最後陳醫師有沒有想要跟聽眾朋友再提醒什麼的呢?
 
 
俊霖醫師:
《永恆少年》這本書呼應了現在的文化,可以開始注意到,越年輕這一代不會成為一個成熟跟承擔變慢,另外一個是因為《小王子》這本書真的是大家非常非常熟悉,廣受喜愛的書。
 
看到的浪漫的表面之外,這本書馮.法蘭茲還比較幫我們介紹,很多人可能看了這個《小王子》,也沒有去研究到底聖修伯里背後是怎樣的人,如果跟他自己的命運串聯在一起,我們會看到書跟作者其實是非常習習相關的,就變成一個很好的例子,讓我們學習。
 
「沒有絕對,不管是成熟、太老成或者是太幼稚都不好。」提醒我們,永遠在這些方向、不同的走向裡面,找到應該有的平衡,能夠適度的承擔,該承擔的承擔,保有那麼一點點幻想,也許是一個最美好的平衡狀態。
 
 
主持人:
今天謝謝亞東紀念醫院精神科心理健康中心主任,陳駿霖醫師來跟我們分享《永恆少年》心靈工坊出版的一本好書,謝謝。


俊霖醫師:
謝謝,謝謝主持人,謝謝大家。
 

重點整理:
1.童話小說背後意義沒有想像的浪漫美好,是有提醒自己的弊端。

2.永恆少年
一方面它充滿了年輕的活力與創造力,有魅力、有夢想。
反過來有不成熟、衝動的、不能承擔、不夠踏實。
 
3.母親情節
成長過程母親的影響太大,成長力道削弱,停在還沒長大的青少年。

4.有承諾或是醒悟去面對階段的成長過程。

5.自我意識的狀態,從個人的環境或是背景去改變,來開始覺醒。

6.面對事情不只有單純性的眼前,背後隱藏很深層的意義幫助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