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登入

I Like Radio

Enjoy Your Life!



標題:心理學與理心術:心靈的社會建構八講
作者:宋文里
出版:心靈工坊
連結:https://goo.gl/BkKdmZ

  心理學不能夠老是以為可以討論「心裡面」的東西,而是需要用人的周邊事情來幫助我們理解「心」,才可以把「心理」的話語說清楚。──宋文里


  當主流心理學社群熱衷仿效物理學建立「標準情境」來研究人的心智運作模式時,作者宋文里教授不以為然,另闢蹊徑。他從後現代社會建構論出發,引領我們從日常話語溯源,檢視個人與天地、與他人、與自己的關係,試圖勾勒出我們文化脈絡下的「心靈」真貌。

內文:
主持人:
歡迎聽眾朋友來到我們現場,介紹一本書叫做心理學與理心術:心靈的社會建構八講,由宋文里教授所寫的,線上是宋老師,跟聽眾朋友打個招呼吧!
 
 
宋老師:
各位聽眾大家好!
 
 
主持人:
老師為什麼會想要來寫這本書呢?
 
 
宋老師:
我原來在心靈工坊的講堂開了八講,叫做《心靈的社會建構》,講課的內容,因為其中牽涉到一個很明顯的是西方理論,同時也有相當強調漢語文化傳統,互相結合在一起。
 
心理學這個名詞,本來就是從西方來的,所以我自己認為應該有另外一個相對的,在漢語間相對的,我自己說的說法就叫做「理心術」。
 
 
主持人:
老師特別會把心靈,製作一些拆解,可不可以跟聽眾朋友來談,你怎麼拆解它呢?
 
 
宋老師:
通常在使用這些心理學的術語時,幾乎全部都是翻譯的詞彙,有很多翻譯又是來自於東洋的,就是日本過來的漢文,大家都不太能夠真正了解。
 
在學院派的用法會比較生硬一點,在平常講話的時候用到跟心靈、心思、心智、心情,什麼有關的這些字眼,有很多在心理學裡面,反而沒辦法討論。
 
因為沒辦法定義這些,我就必須要把整個語意的範圍把它打開,打開了以後,「心靈」其實是領頭的一個字眼,跟「心理」相比來說,他的範圍是要寬闊的多,也比較深,也比較遠。
 
那些字,要怎麼去拆解,學術上來講有很多的關於語詞或者文字都有字源,把這些推到字源學的源頭,漢語是有很寬闊的字源,古文一直推到甲骨文。
 
很多我們現在使用的字,兩個字,譬如說「情感」,你把「情」和「感」拆開來會發現各自都有不同的來源。
 
有很多時候從來源去找,會發現更有發揮的空間,所以我在書裡,大量的使用字源學的方式來做分析。字比較是語意的分析。
 
還有字詞本身在造字的時候,是挖空心思。把這些東西拿進心理學來,是最好的把心理學開拓的一個很好的辦法。
 
 
主持人:
可不可以請老師舉幾個字來讓大家可以更清楚了解,字源的用意。
 
 
宋老師:
很簡單先講一個心靈的「靈」,大家都知道平常講話的時候,什麼時候會用靈這個字,一個可能是講靈魂,也有可能講靈感,還有一件事情到底靈不靈,靈不靈光之類的,都這樣用,所以這個字本來一定不奇怪,
 
可是靈魂把它配在一起的時候,特別會感覺到跟日常的事情比較遙遠,跟現實世界上是相對的,所以用靈這個字的時候,它已經意味跟現在所知道的,平常心什麼之類的,現實狀態不一樣。
 
這個字的的起源,你看現在漢字的寫法,
上面是一個下雨的「雨」,底下有三個「口」,最底下是一個巫師的「巫」。
 
有沒有人特別想說為什麼這個字是這樣寫法?
特別是中間那三個口,是什麼意思?
 
古字裡面發現靈這個字,指的就是一個大巫。巫在祈雨,要唸咒,所以上面有「雨」,然後有「口」,底下一個「巫」。
 
更早以前的這個巫的寫法,雨的底下是寫三個弓箭的「弓」。
 
在字源學看的出來,三個弓其實是三隻腳,所以這個靈,在祈雨的時候,巫,其實是在舞蹈的狀態,舞蹈就是跳舞,所以腳會變很多隻。
 
這樣就會知道靈這個字,都脫不開跟巫師在作法有關,心理學有很多的東西跟從前古代巫師所從事的工作有很大的關係。
 
大眾心理學,我說他們是在理心。
就像理財,在理什麼呢?
這個字不難瞭解,我講理心的話,因為人家以前沒講過,我只是把它放進來,理心術所要談的事情跟從前的靈和巫,還有包括聖人的聖這個字,也是古代大巫,大家如果去查字,可以知道聖這個字在戰國時代的文獻裡面出現,都是指大巫,一個國家可能最大的巫。小巫見大巫,大家都知道這成語。
 
這種人所做的工作,心理學來說,有這麼遙遠的傳承傳下來,在進行這些工作,但不是我們說的神棍的那種巫師,是兩回事。
 
大巫要理的事情,基本上是人心,還有天地之間的事情,因為他通靈,要去談的叫做天地之間,我們現在要講的天地之間,又不是指神話時代那個意思,而是指文化的。在天地之間人的事情,總合起來叫做文化。心理學要理的心,同時也就是文化,把文化和心理學結合在一起。
 
以前西方傳來的心理學,特別是到實驗心理學以後,幾乎都完全把文化撇到一邊去了,就撇開了,所以心理學家大部分主流派的正統心理學,很多人對於文化是相當外行。
 
我自己知道文化心理學在 90 年代以後,在歐美各國都得重新復興了,那個潮流開始,我也已經開始了,合拍的節奏,他們開始,我也開始在做這個東西。
 
因為我在美國留學的時候,到85年要回國的時候,其實已經聞到那個味道,所以我知道這東西是必須要發展的,後來我就朝這個方向發展。
 
比較有關的是,剛剛講到的文化心理學,文化的精神分析,很可能就直接的就會進入那個文化研究,像這樣的領域。
 
所以這種心理學叫做跨學科,我不覺得叫做跨學科,應該說原來的心理學,它把某一些東西都給排斥了,就忘了,照理說不應該如此。
 
主持人:
可不可以請老師來講一下,這本書有哪些特別的重點,可以讓聽眾朋友好好的來特別的閱讀呢?
 
 
宋老師:
這個書,真正在講堂上講的時候,根據主要的題材,我採取了幾個重點,心靈最基本的概念,心當作一章,靈當做一章,接下來講情感,講所謂的你、我、他,這樣的關係,另外還有關於所有的男男女女,大家都很在乎的問題,還有談到關於道德、倫理關係。
 
整個的討論過程裡,大家從頭開始看應該是最精彩的。我自己講,必須要現身說法,並不是客觀的躲在後面講,這時候,我人出現,我要怎麼出場?
裡面有一個比較有趣的出場,像戲劇安排一樣。
 
每一講的內容,聽起來好像都一定主題,心是什麼,情是什麼,感是什麼,甚至你我之類的,每一章裡面都牽涉到一些關於自源學的研究,同時也會跟現在所面臨一些問題都有關係。
 
比較常一方面在講解,同時也常常提問題,是大家都習以為常的事情,還有並不是用普通的常識可以理解的事情,不是這麼簡單!
 
我在這裏面舉的例子應該是不少,每一章都有。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比如說,你的感覺是什麼?
有些時候真的會覺得我現在沒有什麼感覺,腦袋一片空白。
 
你用手摸一下自己的身體 (摸另一隻手也可以) ,有一個觸覺對不對?
 
你的感覺是摸的人,還是被摸的人?
 
這時候應該一個感覺還是兩個感覺呢?
 
這會有點超過平常人問問題的方式。
 
平常我是一個感覺還是兩個感覺呢?
 
如果不問,大家不會覺得有什麼問題,我一問的話,你會覺得,我們常常其實處在不是只有一個感覺的狀態,我跟我自己中間。
 
事實上常常是我做一個主體,還有我變成像是一個客體,這時候我並不是
只有個人,奇怪我的心就是這樣子,可以同時是主又是客。
 
我們談平常話題,不習慣這樣區分,不這樣子問,不會產生一些新的問題,
我這樣問下去,裡面還有很多問題都可以用這種方式來談。
 
你的一件事情,你現在所處的狀態,跟你這個狀態之外,同時又對這個叫做感覺也好,反省、反思也好,你至少是兩個人。
 
這種講法,很多的心理學好像都不太理解,好像說你一個人怎麼會是兩個呢?
 
我這樣說的時候,那兩個還不夠,有時候還不只,還更多。
 
 
以這例子來講,確實要讓大家從常識溝通裡面跳出來,多一點思考,真的要理心的時候,理和心不就像一個主體和客體嗎?
至少是兩個,你要怎麼做呢?
 
這確實跟實驗心理學的講法是非常不一樣的。
 
 
主持人:
這樣會不會錯亂掉了?
 
宋老師:
錯亂就會變成迷惑,本來你是沒問題的,我這樣問,反而製造出迷惑。
 
為什麼以前叫做傳道、授業、解惑?
為什麼要這樣說?
因為惑本身是非常重要的,人如果沒有惑不會有問題,就不會去想。所以我讓你迷惑,意思就是要你想,所有的惑,事實上都是可以解的。
 
反而是說,你在日常生活當中,被常態淹沒了,當然就不會去想一些問題,釋惑是一件好事,在講堂當中,當著我的面,我問你的時候,你如果出現一臉迷惑的樣子正好,那就叫做不憤不啟,不悱不發,你有迷惑就可以更進一步的討論。
 
讀書的時候是比較沒辦法,沒有辦法當面跟老師提問題,你的表情我也看不到,所以書出版後,我特別在前面強調,從講稿轉變成為一本書,原先在講堂裡,師生其實是很密切往來的關係,但這本書的話,就只好憑讀者的功夫,多一點想像。
 
 
主持人:
整個八講讓聽眾朋友可以更深思,本來不會去思考,譬如說,我們講可能是常識,可能會多一些思考來解決他生活上的問題吧!
 
 
宋老師:
不疑處有疑,有疑處不疑,疑本身是一個很好的人的狀態,可以發動起來,你碰到問題的時候,你會發現其實思考是靈活的!
 
理心術是讓你的心變得更加靈活,可以面對各種問題。
 日常生活充滿那些偏見,至今意識形態,你都可以面對甚至是迎刃而解,這是我的期望。
 
 
主持人:
聽眾朋友可以好好閱讀《心理學理心術》,謝謝宋文里老師跟我們分享這麼多,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