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登入

I Like Radio

Enjoy Your Life!



標題:創傷的內在世界:生命中難以承受的重,心靈如何回應
作者:唐納・卡爾謝
譯者: 彭玲嫻, 康琇喬, 連芯, 魏宏晉
出版:心靈工坊
連結:https://goo.gl/B9YSuk

在過去這幾年來,本書是我看過關於榮格分析和精神分析實務中,最傑出和最重要的貢獻之一。                      
--瑞士榮格學院馬力歐•傑可比(Mario Jacoby, C. G. Jung Institute, Switzerland)

當擊潰人生的事件徹底毀去外在意義,什麼型態的潛意識幻想能給個案提供內在意義?

當這神奇的救命機制保住了精神的存活,我們能從中讀出心靈的什麼訊息?

作者卡爾謝博士從個案的夢境發現:當心靈遭遇重擊,意識無法知道個體經驗到了什麼時,唯有夢境可以給予具體的象徵,表現出受創後的解離活動,將碎裂的片段整合在一個戲劇化的故事中,個體因此找到了可以抒發、述說的管道。

然而心靈一旦受創,傷害便成為進行式,在內在世界持續肆虐。原本是為了保護個案而現形的幻想和夢境,此時搖身一變為迫害者,彷彿要將他們緊緊鎖在永無出口的內在世界……

 

主持人:
親愛的朋友又在空中跟大家見面了,今天想跟大家介紹一本書叫做《創傷的內在世界》,我常在想,內在到底是怎麼了,常常會在夢裡或是一些狀況不斷的浮現,讓人不自覺的跑到淺意識,很開心的邀請到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學系副教授---洪素珍來到線上,先跟聽眾朋友打個招呼吧!
 
教授:
各位聽眾大家好,我是洪素珍。
 
主持人:
為什麼想要來跟我們推薦這本書,這本書到底要怎麼樣來閱讀呢?
 
教授:
這是一本非常特別的書。
 個人的背景,我是榮格分析學派的分析師,也有非常長年的精神分析的背景。
 
本書的特別之處,結合了精神分析的一些概念,尤其是精神分析裡面的客體關係,還有自體心理學加上榮格心理學的一些概念,把它整合起來。
我們知道在歷史的心理學的過程中,榮格跟佛洛伊德是完全分道揚鑣的,作者把這兩個分道揚鑣的兩位前輩一些概念合起來,幫助我們瞭解內在世界。
 
怎麼去看這本書?
這本書很豐富,也就是它很複雜,總共有十章,大概可以先看第一章、第二章,然後跳到後面的神話故事和童話故事,第七章、第八章,這樣比較容易消化。
 
主持人:
我們開始來談這本書裡面的精彩的內容。
 
教授:
這兩個學派的融合,怎麼樣去看我們的創傷?
有些重要的概念,跟大家稍微介紹一下,榮格最核心的啟思性的部分,在談個體化的歷程,最核心就是要找到自己的自信
 
自己的自信天生本然的就存在,要保護內在的自信,對榮格心理學的取向而言是最重要的,我們從一出生就有了,在出生成長過程,我們會遇到很多艱難的狀況,所以這本書的作者在談的一個概念叫做防衛機制,可是他不稱防衛機制,而稱為自我保護系統,在傳統的分析學派會說它是一個防衛機制,有一點點概念上面的不同。
 
為了要保護我們的自信,當個體在幼年的時候,受到極大的重創、創傷,就會用一個最原始跟激烈的方式來保護這一個自信。
 
這一個保護的機制,作者舉了幾個名字,都是在談類似的保護機制。
比如說,它會用解離。
 
人格就會解離,或者是分裂,這是什麼意思呢?
當人格解離或者是分裂的時候,一部份的我們,還是一樣會隨著年紀而去學習或去長大、成熟,但是另外一部份的我們,卻停留在可能很受重創的那一個小小的年紀,是比較幼稚,可能比較脆弱,也比較真誠、真實。
 
這兩個部份的我們,就分裂開來了。
讓我們分裂開來的保護機制,是為了要保護我們那一個天真、純然的自信。
 
作者提醒我們,這種很原始的保護自信的機制,它是一個原型。
原型的意思,是一個古老原本就存在的,人類為了生存原本就有的。
我們給它一個名詞,翻譯過來叫做原魔。

 
原魔的意思,有兩個功能,一體兩面,一個功能就是在保護我們純然的自信,不要再受到傷害,另外一面卻是阻止或者是傷害我們。
先舉個例子,有一個女性,她很渴望跟男性有親密關係,但是她的童年受到重創,很有可能她在活動上面,她可能會追求男性或者是她也會接受男性的追求。
 
在這個過程裡面,很有可能會不斷的挑剔,很有可能會不斷的抱怨,很有可能會用不同的方式,很不自覺的把她所愛的男人推開。
 
表面上看起來是非常不合理的,在這一個內在世界的機制是什麼?
有一個機制,在告訴她,所有的男人都是危險的。
把它用擬人化,原魔的概念來思考就可以理解。
 
當這個長大的部分,她要親密關係,她要一個男朋友或是大丈夫,可是幼小受過創傷的她,是非常驚恐的,這一個原魔的聲音,在告訴她,所有的男人都是危險的,所以妳要保護好自己。
 
這是我們可以看見一體的兩面,一個部分是保護了她,一個部分卻是阻止她有任何的機會,只要有任何新的機會,都好像會變成被恐嚇的那種災難。
 
可以看到原始的自我保護機制的兩面性。
不管是榮格的心理學或者精神分析,會去思考一個問題,
到底創傷是從外面造成的?
還是天生身為人,內在有一些狀態,會和這個創傷互相的交織。
 
這兩個學派都相信,外在的創傷是重要的,可以幫助我們去思考的在客題關係。
 
所謂客體關係,這客體是指一個人,在我們被養大的過程,照護我們的人,我們叫它一個客體。
對客體關係而言,內在心智的結構,本來就存在的一個為了要生存,就存在了好的客體跟壞的客體。
 
比如說當一個北鼻,他在哭的時候,把這種不舒服,壞的感覺丟到外面來,被媽媽接手了,媽媽好像變成一個壞客體,因為媽媽很壞,所以她不給我奶奶喝,可是,其實我裡面也有壞,我把這個壞丟出來而已。
 
好的照顧者,她會去理解跟消化這個壞的感覺,會安撫北鼻說,其實沒有事的,只是肚子餓而已,所以給你奶奶喝。
 
這樣子經過消化之後,被北鼻接收回來,北鼻就有能力,慢慢的把這些壞的感覺轉化為好的,他會知道,原本被他覺得是壞的,或爸爸其實也是好的,透過這樣不斷被照顧的過程,慢慢可以成熟到知道媽媽有好也有壞。
 
因為媽媽是把他看的很重要,對他自己身為一個人,內在有好也有壞,內在好的客體,跟壞的客體,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發展歷程,當外在的創傷太過劇烈而沒有辦法被阻擋的時候,就會跟內在的原本存在的壞的客體,互相交織起來,這種感覺對一個太幼小的孩子而言,是世界的崩解,或是人格的崩解。
 
為了不讓自己那麼崩解,保護系統的機制就會被啟動,來幫助個體可以生存下來。
 
主持人:
所以它就會跑到我們的夢境或惡夢?
常常會不斷的去做一些很可怕的惡夢。
像我考試都考不好,永遠都一直在考試的這個惡夢。
這怎麼解呢?
 
教授:
惡夢分惡夢跟創傷的夢,有些惡夢可能是比較嚴重的創傷,有些惡夢可能是我們最近壓力很大。

我先講創傷性的夢。
有很多的分析師都認為,創傷的夢是沒有任何的象徵意義,只是在重複著創傷的一個場景而已。
 
在一些臨床工作上面,或是我們看到這本書---創傷的內在世界,都是很創傷的夢。

你說怎麼解?
這是一個長長的歷史,要有長久的一些治療或是分析,先回到這個機制---原魔的原型,在夢中常常會用很強烈的形象出來,可能它是很巨大的動物,或是他是一個殺手,或者他是一個很可怕的機器人會吞噬的,但是他很有可能也是非常有保護機制的,如果是殺手的話,他可能是要保護主人,所以會看到一體兩面。
 
我們知道夢不能夠依著夢裡面的狀態,因為夢是被扭曲過,或者是被濃縮過,思考跟討論它的象徵就很重要,會用自由聯想的方式。
 
如果是你剛剛講的,我們常常在考試制度底下,考試來不及或考得很糟,或考試突然要去上廁所……
考試到底會聯想到些什麼?
考試的象徵是什麼?
 
在佛洛伊德是用聯想,我們可能會聯想到國中的考試、高中的考試或是哪一科考試,可能我們會想到的是很具象的、很具體的這些考試的經驗,這是最表層的。
 
在榮格分析心理學,還有一個方式叫做擴大法,很有可能這個考試變成一個源,我們可以去跟考試這個人作對話,或者是這個考試變成一種作品的方式,更具象、更有視覺性。
 
甚至把夢用演劇的方式,把它演出來,都是試著再把夢裡面的一個元素跟互動,把它擴展跟擴大。
 
或許從擴展跟擴大的過程,就會對考試這件事情,有更深的理解跟體會,很有可能考試會變成是,我多麼害怕被同學看不起,我多麼害怕我不被接受,或者是我多麼害怕我的父母不愛我,透過這些對於夢的元素的象徵有更擴大的體會之後,我們對於夢的理解就會改變。
 
對夢的理解改變是第一步,因為夢是在無意識裡面,存載著很多意義,好像是一個黑暗,讓我們的理解、覺察,很像一盞燈照進黑暗裡面,很自然的我們就會看見被光倒出來的那些未知是什麼?
 
最恐懼的是未知,惡夢也就是未知,還沒有解答的人生的議題或是困惑,就在惡夢裡面。
當理解的亮光進來之後,惡夢很自然也就漸漸的被消除。
 
主持人:
這一本創傷的內在世界,實在非常豐富,今天也真的很開心的邀請到洪素珍教授跟我們講那麼多,我看有沒有什麼機會,我們再邀請洪素珍教授,繼續跟我們分享創傷的內在世界,謝謝。
 
教授: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