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登入

I Like Radio

Enjoy Your Life!


知名導演-沈可尚耗時7年,完成的紀錄片《幸福定格》忠實反映婚姻日常相處的無奈和無助,引起不少中產夫妻共鳴,其實婚姻的幸福,並不只在婚紗的那一天,每一天的日子,也是幸福的練習。

華人心靈網路電台的特派員小倩,因為一些機緣,來為聽眾朋友們訪問沈可尚導演的內心世界,關於本輯的訪談重點:

1.是什麼讓導演萌生拍一部關於夫妻對話的紀錄片?
2.透過提問與對話可以讓我們去發現更深層的自我?
 在這部片中,最讓導演印象深刻的對話是什麼?
3.『不知道要去哪裡』這件事對我有一種吸引力,那就是創作的核心。
 導演曾這麼說過,讓我們聽導演娓娓道來。
4.拍這部片的過程中覺得最困難部分是什麼?
5.導演想跟還沒看過以及看過「幸福定格」的朋友們說些什麼呢?

幸福定格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LOVETalkMovie/
關於七日印象
https://www.facebook.com/pg/7thdayfilm/posts/
CNEX視納華仁

主題:幸福定格

 
主持人:
哈囉!各位聽眾朋友大家好!我是華人心靈電台,特派員筱倩,今天來到七日印象的電影工作室拜訪沈可尚導演,導演好
 
導演:
筱倩好,各位聽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
這個工作室我發現很特別,跟我一般想像的不太一樣像一個家一樣,三房兩廳,呵呵!那麼溫馨!
 
 
導演:
當初就是我們幾個朋友,大家其實都沒有一個我們都是 FreeLance 各自做著各自拍片的工作,有一次在剪我的片的時候,和這些朋友相遇了,大家就說要不然以後找一個地方,大家一起來工作,你的片我幫忙,我的片你幫忙,有點像回到大學時代。
 
那一種大家都沒有條件的在互相幫忙的概念,會覺得這樣子就可以拍自己片的時候,不要那麼的孤單,也可以有點算是大家……因為互相幫忙,所以就互相成長...其實那個概念現在開始不以特定的營利目標當成主要的概念,而是以這幾個創作者之間可以去盡可能的分工合作互相幫忙的去做自己想要的片子,所以才成立這個工作室,一開始只有三個人。
 
 
主持人:
三個人團隊。
 
 
導演:
現在慢慢變成六七個人,有些時候會再繼續其他人其他的導演再繼續合作,大概就是這樣運轉的工作室。
 
 
主持人:
今天來拜訪導演是因為導演最近有一部片叫做《幸福定格》在上映,想要請教導演跟我們分享一下關於這部片您個人的一些想法,第一個想要請問的是對於我們說兩性關係或是說同性關係,簡單來說就是伴侶情侶夫妻之間的這種關係,是什麼樣可能有時候是一個契機,某個事件等等……什麼樣的事件或是什麼樣的契機想要跟大家用紀錄片的方式來分享這部您想要表達的?
 
 
導演:
我覺得自己拍紀錄片一向都不是從這個社會在關心什麼出發,都是從自己生命正在經歷什麼出發,或者自己生命裡面,遇到了什麼樣的人事物的時候,我為什麼對他心有所感?特別想要參與他的生命?那其實都跟自己有關。
大概是這樣子的念頭在做紀錄片。
 
即使是其他劇情片的創作,大概也是跟這個脈絡有關,就是自己正在面對什麼、想什麼、正在關心什麼,那為什麼會有幸福定格?其實是在好幾年前,我們工作室,剛好我結婚了,另外我的製片、還有我的攝影師,他們也正要結婚,大家就工作室呈現一種,大家都在面臨人生下一個階段的一種感受。
 
那時候我們原本是想要拍婚紗照之前這件事情,因為發現只要你要結婚,每一個人都會開始花很大的力氣,尤其女性會先減肥塑身,男性也會想要練好的線條,也要瘦、也要有好看的衣服,去美麗的場景,花很多很多的錢拍了一些婚紗照。
 
 
主持人:
拍了一整天只為了那十幾張。
 
導演:
然後那十幾張在婚宴,這樣子放,拿給大家看之後,大概就收起來了。

 

 


 

一開始我們是對婚紗照這個題目感興趣,覺得為什麼人需要透過很大的努力,去呈現一張照片,這張照片又代表著什麼意義?
它能夠傳遞出這兩個人的愛情的長相嗎?
它能夠傳遞出它們對幸福的一種想像嗎?
它可以傳遞出一種對愛情的渴望的樣子嗎?
 
所以一開始我們是把焦點放在婚紗照這件事情上面,所以就開始記錄了幾對結婚的、還沒結婚的夫妻,他們還是男女朋友,然後就拍拍拍拍拍,一直拍到到有的人結婚比較不順利,花了比較長的時間,有的人就是要為了一張有點挑戰世俗眼光的婚紗照做出很多溝通等等……大概在三年前,那個片子大概剪出了一個樣子,剪完之後,其實我心裡面是有一點點覺得有少了什麼,我那時候一直在想說到底少了什麼,它是一個好看的故事,它也是一個可以溝通的題目,但感覺好像少了什麼,那一陣子我就還蠻觀察我自已,也觀察身邊的人事物,一直在想那少了什麼,到底是什麼?
 

主持人:
到底是什麼?那你發現了是什麼?


導演:
我跟我老婆還有小孩去吃早餐的時候,早餐店就是吃那一種早午餐,那一天人還蠻多的,我就發現禮拜天會去吃早午餐的,大部分其實是家庭,然後你就會觀察每一桌的人是怎麼互動的,你就會發現有在講話的,我會偷聽……
 
 
主持人:
呵呵,其實你也不用偷聽,因為大家都講話很大聲,都聽的見。
 
 
導演:
大部分都在聊很明確的事務性的問題,那一種下一個禮拜要去哪邊,然後要考試了要怎麼辦,那不然就是沉默不語……
 
 
主持人:
各吃各的……
 
 
導演:
對,各吃各的,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划著手機、看著書、看著報紙這樣子……有一點點意識到其實婚姻生活然後我就會看自己的婚姻生活就會發現的確在結婚之後,其實已經有蠻長一段時間,會把和伴侶討論的所有的內容,都比較集中在事務性的問題,常常就是在解決問題……
 
 
主持人:
小孩、時間……
 
 
導演:
面對問題、小孩、時間、責任分配、時間的分工,大概都是這些很具體的問題,可是,那一天我突然有一點感覺,就會覺得晚上回到家,那個沙發……那個沙發是一樣的,是同樣一張沙發,但是你在結婚前,那張沙發上面的兩個人,其實是無話不聊的,什麼都可以聊。
 
 
主持人:
心的距離很近。
 
 
導演:
聊到天都亮了,第二天還要工作都沒有所謂的……
但結婚後都是在聊具體的事情,一有時間就抓緊趕快去睡覺,所以聊天談心這個東西變得蠻空白的,有點蒼白……
 
 
主持人:
有點像是一個同事總是一起在面對跟解決問題。
 
 
導演:
對像一個夥伴在一起打仗這樣子,後來那一天我就有試著開始跟我老婆多聊一些這些年你覺得你的變化是什麼她對於我要開始聊這一種覺得咦你等一下有要跟我講什麼事嗎?你是有在做……你是不習慣……
 
我才突然覺得,其實婚姻的考驗,其實就是你把好多好多的感受,變得理所當然。
 

主持人:
包括對方得付出也變得理所當然。
 

導演:
就像是過日子你付出了,我也有付出啊!就變得有點稀鬆平常、理所當然,我就開始有點好奇。
 
 
主持人:
那別人呢?
 
 
導演:
對那別的夫妻到底過怎麼樣結婚後的生活,所以那時候我就想說,那不然我來找一些夫妻來聊天好了,聊聊看他們的感覺,是不是和我接近的,然後也看一下他們,是不是平常……是不是有對談的習慣,所以我就開始……
 
我工作團隊的副導,介紹他的大學同學,工作團隊的攝影師,就另外一位導演也開始介紹他的朋友,也有那一種我們之前在拍婚紗照這個題目的時候,一直延續拍的,也有我上一部紀錄片的一對夫妻,當然也有在我們的facebook上就是說本工作室想找已經結婚的夫妻聊天……
 
 
主持人:
甄選,呵呵!
 

導演:
意者請回電。
 

主持人:
好酷唷!海選的概念!
 
 
導演:
也是有一點點希望能夠看看外面完全不認識的人,因為有時候跟認識的人談話,會有一點的……因為理解所以反而看不到事情……
 
 
 


主持人:
有一個既定的印象。

導演:
對,所以那時候其實還蠻渴望找一些陌生的,所以後來就開始這樣,還真的就有人回覆了,回覆說,到底是什麼?可以談一談這樣子,然後我就開始蠻長一段時間,莫名其妙跑到人家家裡,說你好你好,我叫沈可尚,我們現在拍一個片,遇到了一個想法,那這個想法也不知道能不能實現,我們可不可以聊一聊,就開始一一說明,一一去告訴大家我的困擾,我的困惑跟我的意圖,有的就會覺得,如果要聊得太那個,也不太方便,有的人也會想法非常的有表演性,就大講婚姻經營之道,就開始……
 
我是其中篩選對我來講,我想要拍的就是,如常不過的夫妻,就是很普通很普通,都在受生活的辛苦,然後也都在那一種面對整個婚姻對他角色改變的為難,我就在觀察,誰是這樣子的人,所以那一個對談的主述,從比較多的組,開始慢慢縮,然後在片中,現在片中呈現的這幾對,就是我們可以談很久,談很多次的,是這樣子開始的。
 
 
主持人:
是,其實我覺得紀錄片這個東西很有趣,它其實就是像是很多很小的對話的一個大的故事,像之前有看過一個日常對話的感覺這樣子,其實透過對話或溝通我們可以去更了解一個人,那像這一次的拍片過程當中,有沒有哪一段對話,或是哪一段溝通,激烈的也好,甜蜜的也好,讓導演覺得最印象深刻?
或是最覺得就是我要的,或是我找到了什麼的感覺?
 

導演:
其實老實講,我每一次去人家家裡拍人家聊天,每一次老實說都有帶一些收穫走,也都有帶一種驚嚇走。
 
 
主持人:
驚嚇!呵呵!
 
 
導演:
就是有些時候你真的會在拍攝過程中,因為我自己掌攝影機,對,是我自己在拍,是我自己聊天的時候我在聊,所以我一個人在現場的那一個空間中,當然我團隊有一起過去,但他們都退的比較後面,在當下拍攝的那一個小圈圈裏面,其實是很專心的在聽大家講話,在聊天,有些時候你就會很心有所感的覺得,你講的這個話,我聽的懂,我也是這麼想的。
 
 
主持人:
贊同。
 
 
導演:
但這個時候你眼光往旁邊一看,就覺得但他的反應,看起來好像是不悅的,或者不喜歡的,那你就會開始好奇為什麼,對,其實老實講,每一次拍,都是有所獲得,那當然印象比較強烈的應該是,在片中有出現,就是在拍那一對老公喝著酒。
 
 
主持人:
紅酒。
 
 
導演:
對,然後在很貼心的娓娓道來說,生了小孩就真的很忙阿,那不然就請一個幫傭來家裡,一方面也可以分擔你要處理家務的事,你就可以專心陪小孩就好,這樣大家也都不會這麼累,我也不會睡不好,它其實是很稀鬆平常的在聊這個,但是我眼睛往旁邊一看,那個太太的反應是完全不是覺得。
 
 
主持人:
沒什麼,這很有什麼?呵呵。

 


導演:

然後對方就開始一直很用力地要跟他說,沒關係你說的我都懂,我願意聽,但是你只要記得,我是男生,這個東西,他講我是男生的這個時候,其實也是他的某一種狀態的表達,對,就是我不想衝突,但是我的確也有我的責任、負擔、包袱,我不想衝突,我也想改變,但是我現在還沒有辦法,我很為難,但是他沒有辦法用劈哩啪啦的話,講因為怕衝突,他用了非常簡單的方法,叫做我只要你知道我是男生,所以那個就是男女在表達他的心意的時候,有很大的不同,男生表達的方法是這種方法,女生表達的是你不用跟我講這個,我知道你是男生,所以我會覺得我在拍攝過程中,也的確感覺到男女在語言溝通上有一個很大的語境上的落差。
 
 
主持人:
邏輯完全不同。
 
 
導演:
對,但是我們到底花多少力氣試著說,好,那我從你的語境裡面去了解更多的你,然後你也可以了解更多的我,相對對教授夫妻的那個太太,她講到說那個有關於在衝突的時候,但是她覺得,她看到的反而是那一個生氣的丈夫,其實是在表達他的需要,他只會對她生氣,然後他是在乞求一個幫助,我覺得他們就是已經到下一個階段了,就是我沒有在看你生氣的這件事情。
 
 
主持人:
他在看你需要什麼。
 
 
導演:
對,你在生氣我當然看的到,你摔東西我當然看的到,但是我看到的是,你現在這個樣子是一個小孩,是一個不知所措的小孩,所以我願意為這個不知所措的小孩,去理解他現在是需要我的,而不是需要我們之間起衝突,這個就是已經到下一個階段了。
 
那也就代表是,比如這一對教授夫妻,他們常常聊,所以就是他已經可以理解表象的這個人之外,內在運轉的東西,而且願意用愛去理解,叫做,ok,這個東西我也要這樣看,這是一個愛的選擇,所以我覺得我在拍攝過程中,其實都是在反覆的理解一些我原本不理解的婚姻之間,這個愛到底是什麼?
 
 
主持人:
真的很有趣,因為我在這幾對夫妻身上看到就是不同的解讀,你的解讀,我的解讀,那你的沒什麼大不了,跟我的青天霹靂,然後你的理所當然是我的讓步跟付出,很多這種很兩極、很矛盾,去撞擊出來的東西,但是撞擊出來的時候,你會覺得更讓我們可以去省思自己,我覺得這部片最大的魅力在這邊。
 
 
導演:
我覺得有些時候拍片是這樣,就是你在看別人,其實你在看自己。
 
 
主持人:
一面鏡子。
 
 
導演:
你是完全在看自己,就如同為什麼,我選擇這些段落,而不選擇其他的段落,我拍了幾百個鐘頭的素材,為什麼只選擇這些,就是,這些事情我聽的懂,我有感覺,然後我明白這個眼神、肢體、沉默,講出來的話,所代表的是兩個人是什麼樣狀態,這個東西我有感覺,也就代表我也有遇到過,或者我也聽得懂,或者我也有得到新的教訓。
 
 
主持人:
呵呵,教訓……


導演:

所以我覺得有些時候,觀眾去看這部片,其實在某個程度上,個人認為觀眾不是在看這八對夫妻,觀眾其實都是在看自己。
 
 
主持人:
看自己。很好的一個題材,讓大家都看見了自己。
 
 
導演:
對,然後也可以看到自己的伴侶。
 
 
主持人:
哈哈哈……「你真的很討厭,把我的wifi都用完了!」那段很可愛的夫妻。
 
 
導演:
昨天有一個,以前過去的同事,寫了一個訊息給我,他說他跟他老婆看完之後,決定要……他老婆跟他說要不然我們也來進行兩個鐘頭的lovetalk。
 
 
主持人:
哦,自己來玩。
 
 
導演:
然後他心裡面,我那同事是男生,就說好阿,有何不可,但是他說,這個一聊下去,他想死……
 
 
主持人:
哈,後悔了,呵呵!
 
 
導演:
好想死喔,我只想輕輕鬆鬆過日子,可以不要聊嗎?
 
 
主持人:
好有趣喔!
 
 
導演:
但我覺得就是男生女生很不一樣的地方。
 
 
主持人:
這怎麼說,性格上男生比較喜歡逃避嗎?可以這麼說嗎?
還是……
 
 
導演:
男生會覺得這樣子已經很好了,我該做的事,我身為一個先生,父親,我該做的事我都做到了,然後這樣子很好了吧,這些如果要花力氣去......
 
 
主持人:
探究!
 
 
導演:
探究這種很細節的心思脈絡,會覺得充滿疲憊。
 
 
主持人:
但是這對女生來說,就很重要。
 
 
導演:
對女生來說就是全部。
 
 
主持人:
對呀!
 
 
導演:
女生就是一個完全情感上面去到最原點去思考所有問題的人,然後男性就是從反過來,我不是從情感脈絡......
 
 
主持人:
非常的理性與感性。
 
 
導演:
對,我覺得本來就是這樣,所以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這個失語、停止對話,就是因為本來有時候對話就是,好像是好事,但有時候對話,對話會對出大衝擊,那有時候你就會覺得,不要,就這樣子簡簡單單過日子,就稀哩呼嚕滑過去,不是很好嗎?所以就是看每一對,每一對都在尋找自己的一種溝通脈絡,都沒有語言都是身體,就像裡面有女生講,她渴望被擁抱,而不是性,擁抱對她來講是更重要的,性對她來講,只是高空彈跳,我在當下聽過,也會覺得是喔?
 
 
主持人:
很酷的比喻。我當下也覺得。
 
 
導演:
這對男生來講是完全相反的,男生對性來講就怎麼會高空彈跳,就我巴不得每天都高空彈跳,但是擁抱就會覺得,那不是前奏嗎?但是女性可能會覺得沒有,擁抱就是一切了,我才慢慢明白真的要好多好多,不管你在頭腦裡面、心裡面在想的、身體在感覺的,男性女性的確會有很大的不同,這個是需要花很多的願意,這些我願意去理解你,我願意我也希望你參與我的那一個靠近的心,需要那個東西才會有接下來的所有的一切。
 
 
主持人:
沒錯,就是應該是伴侶之間很重要的一塊,沒有這個願意就無法再更前進,也無法再延續,就像昨天在片場,在電影院遇到導演,你第一位發問的這個男性,他說我離婚了……我覺得這就是一個,可能是一個雙方不那麼願意了,或是其中一方沒有願意了,所以必須分開了,那他沒有這個願意就沒有辦法延續。
 
 
導演:
那其實我昨天在聽那一位觀眾的分享,我那時候,我真的覺得他們也經歷了一段很辛苦的日子,那個辛苦的日子是什麼,就是兩個人的語境,完全結合不在一起,所以會變成一直在各說各話,然後各說各話很久,各自表態,但是沒有交集,我完全理解這個東西,它當然會讓兩個人分開。
 
但是如果回到更源頭去想,一開始談戀愛的時候,一定是覺得我們兩個的語境是一樣的,但是經過日子的磨損,日子的平淡,日子的磨練,也是會讓兩個原本什麼都可以談的人變成你談你的,我談我的,沒有交集,那對我來講,這個東西關鍵就跟這部片有點像,就是我們到底要在心中壓抑多少的事情,你才願意講,還是要壓到已經在講出來的時候,已經在兩個不同的時空了,所以對我來講就是,常常聊還蠻重要的。
 
 
主持人:
常常去做溝通跟分享。
 
 
導演:
有點像練習,那個是要練習的,對,就是你一天不練,兩天不練,你一年不練,兩年不練,那個能力會喪失,兩個人之間的那個頻道會不見,當兩個人之間的頻道不見,那個能力喪失之後,就會開始出現很明顯的,你講你的,我講我的,各自表態完,還是沒有交集,這個就會讓我覺得,日常的日復一日的去選擇,和親密的人去靠近的心,然後去對待,我覺得這是一種對我來講是婚姻的重要之一。
 
 
主持人:
真的,可以讓我們看見更多自己跟對方。
 
 
導演:
需要的。
 
 
主持人:
因為我在某一篇文章裡面,有看到導演的分享是你對於創作的核心是還蠻特別的,就是你覺得,你不會去預設什麼,就是你說不知道去哪裡,這件事情對你來說有一種吸引力,因為你覺得才是創作的核心,我覺得這一塊也蠻值得跟大家分享的,可以說是即興創作嗎?


導演:

應該這樣子講,就是我即使是拍劇情片,我寫好了劇本,畫好了分鏡,和整個團隊列出詳細的拍攝的行程,但是如果到了現場,拍攝出一樣的東西照著這樣子拍,那個我會覺得出了很大的問題,因為我認為人是一個,人和空間,人和這個世界的運轉,人和人的運轉,基本上是永遠都是無可預期,是隨機的,它是充滿化學性的。
 
就像今天在我們這個廣播之前,我並不認識你,你並不認識我,我們的交集是因為你看了我的片子,但是我們今天要聊什麼其實我們是不知道的,但是如果我要很恭謹的去面對創作,那要聊什麼,那我要回答精準阿,這樣子就不是創作,我覺得創作就像現在,此時此刻,我們並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但是我們有一個共同的方向跟目標要完成然後我們要它發生,所以我對於自己的創作,有一種我還蠻喜歡,然後享受那一種化學性。
 
化學性就是切身相關,你人不用為了拍電影而拍電影,不用為了拍紀錄片而拍紀錄片,拍紀錄片、拍電影都沒什麼,拍出來都沒有什麼,重點是你為什麼要拍?你為什麼今天要這樣拍?然後你為什麼要這樣剪,你為什麼要跟觀眾溝通這個訊息,那個自己來自自我內在的一種原本的為什麼,你是誰,這個東西我認為是創作最關鍵的,就是你找到自己是誰,然後決定去用這個身分說話,然後怎麼說,所以對創作來講,我不會有一種很強烈的預設,我只知道有一種東西在吸引我,跟談戀愛一樣,那個吸引力都是莫名的,然後你會從那個莫名裡面被吸引的時候,想說為什麼我對這個特別有感覺,就像我之前我也在想,我為什麼會去拍?
 
我的上一部片叫做築巢人,我為什麼會去拍一個我不認識的父親,我不認識的一個自閉症的孩子,我為什麼會去看他們的生活,其實我常回過頭來想為什麼,難道是我對那一種自閉症的孩子或者他的家人成長特別的,覺得這個很重要,是這樣子去拍的嗎?還是有其他原因?
 
我後來有一點理解,講很直白的就是,因為我當了父親,因為我當了父親我不知道怎麼當一個好父親,所以當身邊有父親的形象出現在我身邊的時候,尤其他是困難的時候,我就會特別有感,我連當一個相對正常的,我的孩子並沒有自閉症,我連當這樣的父親都覺得摸摸索索、捉襟見肘,那更何況、更辛苦的父親,所以就會心有所感想拍,就像我自己在婚姻中遇到了新的挑戰、新的學習、陌生的處境,我就會想去拍,所以花這個心力去拍的時候,你很難想像,你計畫什麼,然後就拍出什麼,而是生命不會長在那邊好好的讓你拍。
 
 
主持人:
不會真的是一個藍圖。
 
 
導演:
對,生命永遠就是無可預期的長在那邊,你只能去發現它。
 
 
主持人:
去經驗。
 
 
導演:
發現它、然後觀察它,從裡面認識自己為什麼觀察,為什麼發現,最後得到一種想法跟結論,然後這個東西交給觀眾,生命不會好好的長在那邊讓你拍,生命永遠充滿變動,就像你看素材,看你拍攝的素材也是一樣,你以為你拍到了,常常你在回過頭來看的時候,你沒有拍到,你沒有拍到你在現場感覺到的東西,相反的,有時候也會在你在現場覺得很精彩的東西,到剪接平台上一看,會覺得這個東西你並不是真正的有感情,所以創作本來就是一個很有機的一個流動過程,所以這些年,我盡量讓自己保持就是完全不準備,盡量用很透明的心情去迎接所有的一切,對我來講這個就是創作的意義,就是你得要去真的感覺到,真的有想說,真的覺得那個和你切身相關,這樣子說給人家聽的時候,也才能夠代表你有種想法,想要溝通。
 
 
主持人:
才可以說的更到位,可以這麼說嗎?
 
 
導演:
到不到位我不敢確定。
 
 
主持人:
哈哈哈!
 
 
導演:
因為我當然無法去評論自己的東西有沒有到位,但是就是至少你會知道你交出去的時候,是一種確定的心情,而不是一種這個可能會賣喔、這個可能不會賣喔、這個可能會得獎、這個可能不會得獎喔,你不是為了得獎,你不是為了票房在創作。
 
 
主持人:
最後是為了呈現?
 
 
導演:
最後是為了和人溝通,我覺得創作者在某個程度上,其實都並不是非常擅於在日常生活中,去做很大量的溝通。
 
 
主持人:
所以透過電影?
 
 
導演:
所以你才會透過另外一個媒材,你也會透過其他藝術,音樂也是一樣、繪畫也是一樣、舞蹈也是一樣,我覺得大家都是透過一種藝術的媒材,在傳遞自己的想法,那如果每一個人都這麼能夠用語言可以表達,那大家都去演講就好了。
 
那為什麼會需要這些藝術媒材,就是因為我曾會想藝術家和創作家透過媒材,能夠傳遞訊息,其實是更豐富的,而且那個是跟自己的生命切身相關的,那為什麼要做,就是要跟更多人溝通。
 
其實我最近有些因為映後,有跑一些QA,其實我每一次,我聽到好多次了,不只一次兩次,很多次,會有一種媽媽跑過來,或者夫妻跑過來,那他們會跟我講很多很多他們自己的故事,他們的經歷,他們看了之後投射到他們的生活中,但有四個字我一直都會謝謝這四個字,他們會跟我說看完之後發現,自己並不孤單,並不孤單也就意味著,你原本在他們生活中面臨的這個東西是他自己的問題……
 
 
主持人:
只有我才這麼辛苦……
 
 
導演:
他們自己的事情,他自己的不足,他自己的什麼什麼,看完之後發現,原來不是我的問題而已,是很多人都在面臨和我一樣的問題,所以他並不孤單,這各我在這一個禮拜映後,至少聽超過10次了,所以就代表某個程度上,我創作有一個很核心的,其實從很早創作,我就在問自己為什麼要創作,有個核心的,就是不想要孤單,因為有些時候,你自己也曾經在一些電影中,你去找到一種孤單的感覺,那我覺得這個對我來講,是創作很核心的東西。
 
 
主持人:
等於說藉由創作去溝通,然後藉由這個隨機的變化嗎?去呈現出可能原本沒有想到或是更自然?
 
 
導演:
我覺得拍片不是一個工作,創作也不是個工作,其實就是在過日子,就是在觀察生命,所以本來就是沒有劇本,而是你是在觀察的這些歷程中,去決定了一種說法,一種理解,其實有些創作者像是在整理這個世界周遭給你的訊息,你是一個整理的人,像圖書館員一樣,就把書排好,決定要怎麼分類,要怎麼去編排,讓什麼樣的讀者可以進到這個圖書館裏面,所以比較是一個整理者的工作,但這整理者不能只是安安靜靜地整理,他得要很敏感去理解,那這個圖書館是什麼樣的圖書館,為什麼要進這些書,這些書......
 
 
主持人:
有何分類排序……
 
 
導演:
......為什麼對我這個圖書館員重要,我要如何傳遞給更多讀者看到?都是一個過程,那過程就是在過生命,而不是我在工作,我覺得創作者跟所謂的工作者的差別就是有人會把他的拍片工作就是當成一份工作,或者當成一個創造商品的工作,但有的創作者可能就很明確的會覺得沒有,他其實就在過日子,然後他的工作雖然要拿來溝通的,溝通跟他自己有關的人生觀察。
 
 
主持人:
哇!真的是……我覺得這應該就是工作就是生活的最高境界了,其實他不能說工作,就是生活的一部分,那你熱情於他,他就不會只是一個例行公事。
 
 
導演:
講是很浪漫,但是說真的你是要靠紀錄片或者靠拍一些你認為你想要的劇情片,老實講我是一個不會拍商業取向的一個導演,你真的要靠拍這樣的東西,就可以好好過生活,養小孩、養老人、家、養房貸,完全沒可能,所以還是得要在生活中擠出另外一個自己去變成一個純粹我在工作,只是你希望那工作是坦率坦然的,而不是很扭曲的做什麼工作,但那都是經過好長好長的時間,才有辦法就覺得即使是賺錢的工作,你也可以扭成覺得賺這個錢,做這份工作,他還是可以傳達你的想法,但這已經是經過十幾年的一直反覆,每一次都盡心盡力去盡量做到那樣,十幾年每一年都往前前進一小步、一小步,累積十幾年之後,可能才有稍微一點點是的。
 
 
主持人:
平衡。
 
 
導演:
這樣是可以的,那個是十幾年的經驗,告訴你這樣可以的,而且你還有未來好幾十年的挑戰,還是站在那邊。
 
 
主持人:
那我想再請問導演,您一開始是因為您切身的一些經驗,您自己遇到的問題,比如說夫妻之間的對話,還有怎麼當一個好爸爸,開始去著手您想要溝通想要傳達的東西,那在拍,比如說幸福定格這部片的時候,有沒有遇到也是讓你覺得很困難的部分,因為他紀錄片,其實很赤裸,那你怎麼和他們去溝通,你覺得困難的地方在哪裡?
 
 
導演:
最困難的地方,我覺得就是人為什麼要給攝影機拍,你要如何我們今天異地而想,人為什麼要給攝影機拍,你和你的伴侶的對話。
 
 
主持人:
他非常的隱私。


導演:

這個是很不如常的生活,並不常在生活中發生,而且並不是在訪問,並不是在訪問婚姻經營之道,人生如何怎麼樣,不是那樣子的東西,而是有一個人在觀察你們在聊,談話,而且你們在談話的內容,可能是對方知道,伴侶之間根本不知道,才會發生一些衝突,發生一些反應,就是因為對方也沒聽過,那人為什麼要給攝影機拍,我覺得這是第一個最大的困難。
 
這個溝通的過程是漫長的,複雜的一個溝通,也是一個我自己在從零,開始去練習就是如何讓這件事情發生,如何讓這件事情發生的時候,三方,就是夫妻倆和我能夠帶著好奇心開始,帶著某一種獲得離開,而不是今天是被刺探了隱私,被傷害了,如何這樣子帶著好奇心去,但是帶著一種大家都有所獲得的心情離開,而不至於傷人,而不至於讓人覺得我為難,而是有某一種收穫,大家都往前走,我覺得這個願意被拍攝,並且願意坦率赤裸的談,這各本身是一個很大的困難,那是被累積下來的。
 
當然,對我來講,第二大的一個困難就是當你擁有結婚前那麼多幾百個素材,可以去講完整的戀愛故事、婚姻故事、愛情故事,你也知道那樣子的東西會吸引一般觀眾的好奇,因為他有完整的角色建立,有完整的很多歷程,那個對觀眾相對來講,是容易的,但你最後選擇一個放棄前面全部的努力的結果,而只呈現最後一段時間的努力的結果,這樣的抉擇也是非常困難的,等於是你最後確定了你想講這個,那也就代表,你在之前所建立的一切,都是為了得到現在的一個確定,就是在講這個付出蠻大的,這是另外一個困難。
 
當然我覺得還有一個困難就是,這是無法預想的,所有在片中出現的人,曾經講過的話,他們最後要讓觀眾看到,接受觀眾的觀看,這個東西對他們來講,也會是困難的,他們困難我自然就感覺到了困難,所以我和他們,我覺得拍片有時候,紀錄片就是魅力吧!作者永遠就是會開始和這些真實生命,因為透過這次歷程,而一直往下走下去,那是一個血肉真實的生命,只能隨不其意的困難而你要接受這個困難的人生。
 
 
主持人:
所以等於你說最困難的事實上是落在這些角色的身上。
 
 
導演:
這些角色的行為,整個行為的不如常,他並不是一個正常的行為。
 
 
主持人:
不正常,但是想顯現生活中的正常給大家看。
 
 
導演:
顯現生活中的平凡,那個平凡是有重量的,我們常會把重量用事件來看,像煙花煙火一樣,婚紗照好像很重要,婚禮辦得好好像也很重要,但是你真的結婚之後,你會發現輕的不得了。
 
 
主持人:
我記得電影中有一個人物,就是那個婚紗照,路邊的一堆廢家具,待回收的,我覺得那個畫面也是非常的,因為他剛好就是接在那一對大陸夫妻,什麼都不知道的開始,幾個婚姻的對話,然後接的就是那個畫面,才開始這些對話,也是很有趣,怎麼如今這個婚紗照……
 
 
導演:
預言了, 並沒有就說他們從此離婚了,或者那個婚紗照主人遇到了什麼,當然也有可能,但是在目的上的確是想要標明一個立場就是儀式,我們認為重要的儀式,一件物質,他都不重要,其實重要的就是人和人之間到底有沒有真的在談話。
 
 
主持人:
談話的過程。
那導演有沒有……因為這部片也是很希望大家可以到電影院去觀賞,有沒有什麼話想要對還沒有看過或是曾經看過的人,說些什麼?
 
 
導演:
先對曾經看過的人好了,因為目前為止,老實說還有一點點幸運就是雖然我們在戲院的場次並不多,我們在放映的廳數也不大,人口,座位數也不多,但是目前為止,好像也還蠻多的朋友在支持跟幫忙,當然先謝謝他們,也謝謝每一個場映,QA願意跟我分享他們的私事的朋友,也有人覺得我可不可以去拍他們……
 
 
主持人:
續集嗎?呵呵!
 
 
導演:
他們是真心的希望,因為他們可能覺得攝影機出現在他的伴侶之間,好像事情才有得運轉這樣子,謝謝這些朋友的回饋跟和他們真實生命的確有關的感覺,分享給我,這是我非常非常感激。
 
有一個很重要的,我自己常常會回問自己,
究竟為什麼要去拍這部片?
為什麼對於人和人之間對談感到重要?
 
我覺得真的很重要有一個價值吧!就是我們現在我覺得大家去聽對方說話,然後真的聽進去,並且試著用自己的角度好好回應的能力是有限的,甚至我們遺忘了,所以我覺得整個社會都在面對更大的題目、更大的氛圍的改變,那我們真的稍為抽一點距離感來看的話,我們連最小單位可能是家庭,我們連最小單位的對話能力都不存在的時候,我們到底要怎麼去跟更大範圍的人對話,不同的想法、不同的看法,就是我們到底為了對話這件事情,花了多少耐心、花了多少願意心平氣和平平等的試著聽對方想法,也試著溝通自己的想法。

 

我認為對話的重要,其實在《幸福定格》裡面是一個核心的題目,我很渴望所有的觀眾,在這85分鐘裡面看的是一個別人的對話,但是也能夠在離開戲院之後,帶著這些對話的心情去和你身邊的對話,甚至開始和你想法不同的人對話,我認為,對話才會去改變這個世界目前的模樣。
 
 
主持人:
哇!今天跟導演真的是聽到非常多的分享,相信這些不是在看電影當下可以感受到這麼多,透過創作者本身的角度,我們可以去看見更細微的點,就像我們說的,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不一樣,是因為看事情的角度不一樣,多深一層的理解,就像今天跟導演聊天,理解了導演為什麼而做,或是過程中的一些想法,可能我再回去看這部片,會有全新的感受,今天真的非常謝謝導演的分享,也希望大家可以到電影院觀賞這部《幸福定格》,在生活中我們可以更試著去了解,不僅是伴侶,其實我覺得朋友、家人都是。
 
 
導演:
當然!當然!
 
 
主持人:
去了解身邊的人,多一份愛跟理解還有包容。
今天真的非常謝謝導演,謝謝您唷!
 
 
導演:
謝謝!謝謝大家!
 
 
主持人:
謝謝!Bye!Bye!
 
 
導演:
Bye!B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