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登入

I Like Radio

Enjoy Your Life!



購書連結:https://goo.gl/dtRS26

身體的姿勢、體態、律動,傳遞著每個人的狀態,即使不跳舞、靜止不動,也是一種「動態」的存有,也有其「勢」。─李宗芹

身體會說話,會透露真實的內心訊息,讓舞蹈治療師得以透過身體的動靜找出治療的可能。但本書作者,台灣第一位舞蹈治療師李宗芹博士卻發現,源自北美現代舞的舞蹈治療和東方人的身體文化脈絡有層隔閡,案主難以在舞動的情境中自在地表達。她綜合三十年治療經驗,提出「動勢」的概念,擴展舞蹈治療的視野,也開創了身心工作的新架構。

在李宗芹眼裡,身體時常以「勢」的方式存在,彷彿有著某種潛能,蟄伏當下,朝向未來。「動」與「勢」中的心理訊息有如夜夢的殘片,治療師則好比解夢師,洞悉其中隱微的話語,協助案主開啟身心連結的通道,貼近真實自我。

主持人:
親愛的聽眾朋友,又在空中跟大家見面,今天想跟大家介紹一本書—動勢,舞蹈治療新觀點,邀請到很棒的作者李宗芹老師來跟我們分享,由心靈工坊出版,老師目前是在國立政治大學,教育學院輔導與諮商碩士的副教授,也是臺灣舞蹈治療研究協會的榮譽理事長,線上是李老師,跟聽眾朋友打個招呼吧!
 
 
李老師:
哈囉,各位聽眾朋友大家好,主持人好,希望聽到節目的朋友,能有一點幫助。
 
主持人:
是,老師您知道嗎?應該是在十幾年前,就看過老師舞蹈治療的書,對這一個治療非常的嚮往,哇!竟然可以從這些律動,去找到心理上的對話,老師可不可以跟我們講一下,這本書的新觀點,到底是什麼呢?
 
 
李老師:
這個問題,問的蠻好的!先謝謝你,十幾年前就看過那本《與心共舞》的書,本身在做舞蹈治療工作,做了二、三十年,雖然做了很久,可是只要跟別人講舞蹈治療的時候,會發現每一個人,對舞蹈有他自己的想像,有些人,當他聽到「舞蹈治療」,他自己如果是會跳肚皮舞,或國標舞,
 
那他就會說:「那我這樣子跳跳舞,好像也還不錯!那這樣子我就治療了!」
 
或者是說有一些人,如果是不喜歡跳舞的,
就會跟你說:「我不動身體,我最怕就動身體,跳舞太難了!」
這也是一種方式。
 
還有一些人就會想說:「我是男生,我不跳舞,跳舞是女生的事。」
對「舞蹈」這兩個字,常常都有自己的經驗,跟自己的想像。
 
我在醫院工作的時候,發現,如果你說這是「舞蹈治療」,他們就覺得那是放一個音樂,動動身體,很像團康活動,這就讓我一直覺得說,這個名字,其實不是很好,因為我們對舞蹈都有自己的想像跟誤解。
 
它在美國本來叫「舞蹈治療」,後來在1972年的時候,覺得也有誤解,就在舞蹈後面加了「動作」,全名叫「舞蹈動作治療」,可是這個東西就讓人家更麻煩,「動作」,我每天都有「動作」啊!又更混淆了……
 
在臺灣、華人的世界,你講舞蹈,他說「他不會。」
 
如果說:「你身體有沒有一個姿勢?」
「那它絕對很簡單,站著也有姿勢。」
「有沒有動勢?有沒有動?」
「有。」
 
在文化的脈絡之下,覺得我們「勢」比較多,看男生,或看古裝電視劇,一出場的時候,就是有一個「勢」,身體的勢場,會出來,我把它叫做「動勢」,也就是說,一個人不受限於「舞蹈治療」的現代舞的方式,而是更多元。
 
只要你的身體有動作,你喜歡,你過去曾經有的經驗,通通可以用一個比較大的「動勢」來看它,「動勢」是這樣子出來的,這一本書等於是自己用很久的工作經驗,提出來的新觀點。
 
 
主持人:
看老師的書,動與勢裡面,隱藏了很多,如夜夢般的,像我們作夢的片段、片段的。
 
 
李老師:
沒錯,很多人看了,
「看不懂動作,動作好麻煩喔!看過就忘了」,或自己動完也忘了。
 
我才會覺得說,看你作夢,你也不太會記得你夢到什麼完整的,都是片片段段的,可是會有一些片段你會特別的有感覺。
 
我覺得身體也是,不需要從頭到尾通通去記,你做了什麼……不需要,但是你可能某一個時候,可能會對某一些動作特別有感覺,或者是,有時候你很疲倦,去散步的時候,就忽然覺得散步很有感覺,有些人可能唱歌就很有感覺,聲音發出來覺得很開心。
 
我覺得它像夢的影像一樣,不需要像寫字那麼完整,本來就可以片段性,影像的概念是這樣來的。
 
 
主持人:
很多人很喜歡解夢,也很喜歡解脫,治療師可能要很認真來讀老師的書,但是一般人,要怎麼去把這個片段連起來,對自己有意義呢?
 
 
李老師:
很簡單的方式,假設自己本身很喜歡動身體的人,可能會覺得某一種型態的身體動作是特別有感覺、特別喜歡的,那就試試看。
 
比如說:
你很喜歡瑜珈,或是有的人很喜歡自發功,或是喜歡太極拳,在太極拳裡面,有沒有哪一個東西,會讓你覺得感受性最高。
 
比如說:
我有一個朋友,只要做太極拳的「站樁」,就特別喜歡,覺得站著不動,好像自己有一種穩定的感覺。
 
也有人很喜歡跳肚皮舞,跳的時候,覺得自己的腰很柔軟,這就是本從你自己喜歡的一個身體動作開始,你不用很完整的,好像去學跳舞、學打太極拳,完整的一招一式,不是。
 
是這個動作,假設,剛才講「站樁」對這個特別有感覺的時候,你就停頓一下,就把它當成一個夢的影像,當成一個影像,從這個動作裡面去連結,
 
「我在站樁的時候,我感覺怎麼樣?」
「站樁的動作、手勢,或是身體的姿態,還可以怎麼樣去延展?」
 
因為我們是在做舞蹈治療、心理治療,最基本不是教你怎麼去打拳,而是說這個動作跟我內心有沒有連結,是在做對自己心裡更多的探究跟探詢。
 
假設剛才講的站樁的人,我們就會說:「你站樁的時候,你感受到什麼?」
 
他會覺得說:「很喜歡那種腳跟大地連結的感覺,喜歡定在那不動。」
 
那我們就說:「那你定在那邊之後,還可以怎麼發展,或是這個動作,你覺得,跟自己的關聯是什麼?」
 
他就會說:覺得很定,同時也覺得自己會很喜歡這種很固定性的動作,因為沒有辦法做像打太極拳,沒有辦法做自發動功,覺得太沒規則了。」
 
我們說:「你感受一下這個動作,覺察到什麼?還有跟你的關聯是什麼?」
 
在這個過程之中,他覺得:「自己很容易喜歡形勢,固定形勢的東西,如果沒有這一個形勢的時候,就不曉得自己的身體可以做什麼。」
 
現在已經有了元素,比如說:已經問到腳跟地面的感覺,還有他喜歡做一些「勢」,太極拳的勢,從這個勢去連結到自己的狀況。
 
剛舉的這個例子,是他還都沒有任何的狀況,如果是有些生病狀況的時候,他可能就會特別執著,執著某一個動作,因為身體動作的舞動會有感覺,有些人特別喜歡跳某一種的舞蹈。
 
書裡面就有舉例,「蘇菲旋轉」,他在做這個旋轉的時候,覺得自己身心靈合一,很喜歡,很喜歡、沒有去認識就會一直著迷在這邊,重複……
 
有狀況的時候,在心理治療裡面,當然要去看到,什麼東西讓我那麼的沉迷於此,要去知道是什麼,差別就是說,如果我很喜歡跳蘇菲旋轉,就把蘇菲旋轉當成一個影像,這時候我跟自己影像之間,就可以有一個距離,
 
去看到說:「這個影像,到底,我喜歡什麼?或者是它帶給了我什麼?」
這樣講不知道聽眾朋友會不會覺得很抽象?
 
 
主持人:
也許老師的意思是說,我喜歡跳「蘇菲旋轉」的這個動作,可以讓我一直在這個身心合一的狀態。
 
老師是希望,我們是可以再進一步去觀察,
比如說:你可能是選擇了這個身心合一的狀態,也許它是一個逃避,或是它只是一個暫留,跟我們現實的生活面是有落差的,從這落差去尋找裡面,到底自己怎麼了嗎?是這個意思嗎?
 
 
李老師:
是的。沒錯。主持人很靈光哟!
 
在書裡面講到,叫做「動勢橫越」,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說,每一個人都有至少三個面向,一個是人際之間的,還有自己在動身體的時候,跟我自己的內在產生的關聯,還有一個是我們跟超領域(像天或地宇宙之間)產生的關聯。
 
基本上,人們離不開這三個層面,人際、自己內在、跟天地的連結。
 
如果跳蘇菲旋轉的話,可能連結到我跟宇宙的關係,自己跟超個人力量。
這時候可能就少了另外一個面向,
比如說:人際之間或者是少了內在的覺察。
 
這時候,在《動勢舞蹈治療的觀點》試試看:
「我很喜歡這樣子的舞蹈。」
不需要去改變他,再增加一些元素,
「我可不可以對我有更深的覺察?」
很多人是有覺察的,個人都很好,可是那人際之間……
可以對自己身體的習慣,多一個了解。
 

主持人:
比如說:「蘇菲旋轉」手不能擺動,加一個手的動作,是這個意思嗎?
再深度去覺察,內在有什麼發現跟改變?
李老師:
對,在書裡面,有講「動勢光譜」,每一個人都有自己身體動作,特別習慣的一種方式,在「傳統的舞蹈治療」,就是現代舞開始,比較是從表達性開始,創造性表達。
 
現在是說,你喜歡的這個動作,我認為你不用去改變它,因為它跟你已經很久了,只需要在這上面,去深入的探討,跟做一些改變,大多數的人,都可以很快在這裏面,得到一些的變化。
 
可以很持續的去做打拳,或是氣功,或是什麼……
對一些有需要的人的時候,就要幫助他,可以連結到內在的層面、人際的層面或是超個人的層面。
 
 
主持人:
可不可以請教一個問題,在這樣一個舞蹈治療過程,也許聽眾會好奇,那我在這裏面發現了以後,真的回到現實面,就療癒了嗎?
還是說,在現實面還是要……復健嘛?你都很少做這樣的動作。
還是老師認為呢?
 
 
李老師:
如果說你的狀況都還蠻好的話,一般就叫療癒,就是你在做這些活動的時候,你就可以得到一種療癒,可以自己轉化,也就是大多數人可以自已轉化的。
 
有一些人,不太能自我療癒的,需要有一個人幫忙,為什麼呢?
這個人,他可以跟你對話,這就是為什麼說,心理治療師他的重要在這邊,或是任何一個人,如果他能跟你對話……
 
很多人雖然不是心理治療師,但是他能跟你對話,也蠻能跟別人對話的,他能對你的身體動作有所了解,可以跟你的身體動作產生了對話,讓你自己可以知道,我這樣子在動,我不但知道我這樣在動,還知道這個動作對我來講,意義是什麼。
 
這時候,我對我的身體動作,跟我內在的感覺,透過說話,說出來的時候,這個之間就會產生一種整合,所以「言說」很重要。
 
在最後一章,也特別講到「言說」,很多人都會認為,「舞蹈治療」是非語言治療,不用講話,跳舞就好。
 
如果跳舞就好……臺灣人很愛運動,公園一堆,他們大部分都在很好的狀況,動一動之後,身心健康,可能就產生療癒,不舒服的感覺,在動作中也釋放掉了,可是這是大多數……
 
有些人就是……我需要有一個人對話,我要去說說我的感受,「語言」就很重要,可以幫我們重新去界定我的身體動作。
它的對我而說:「是什麼?了解自己在做些什麼。」
 
 
主持人:
有些人可能會有一些疑問。
比如說:
坊間,每個身體都有自己療癒的功能,類似那種自發功或……
自己就會去動你該動的,或不該動的,自動慢慢的……
 
跟老師講的必須要有一個人陪伴,是不是會有衝突的呢?
 
 
李老師:
我們可以把它分成兩個狀況,一個狀況是說,我本來就沒有任何的心理疾病,我的狀況也通通在正常的範圍之內,這樣子的人去參加任何的一種活動,其實都ok。
 
對你來說,自己很快就能整合跟整理,可能自己回家寫寫日記,或是跳完舞的時候,跟人家說說話,在團體中有些互動,你就ok了!
 
這一類的人,他需要的,只是探索我的身體,讓我對自己的身體有更多的運動的可能性,能夠健康。
他們在整個狀況,是自我可以轉化的。
 
「舞蹈治療」是心理治療,有一些人,可能需要稍微幫一下忙,稍微要帶他一下,這也是舞蹈治療師,最重要的功能。
 
我能夠從你的動作之中,稍微了解一下,你內心裡面的狀況,或者是說這一類的人,他需要一些幫忙。
 
他也不想要自己動完也忘了,你幫他找到,他的這個動作的路徑,告訴他,「你
看到了什麼」,讓他產生對自己身體有比較多的覺察,這一類的人,就需要有人對話。
 
在台灣中小學都有輔導老師,如果輔導老師能夠做到這一個部份的時候,就覺得很重要,就可以跟這個孩子之間產生對話。
 
家長不是心理治療師,孩子也沒有到那麼嚴重,可是如果你對孩子的一些身體動作,有一些了解,也可以試試看從他的動作之中,跟他做一些對話,那孩子會覺得,你對我的理解,不是在那邊一直唸而已,或是一直在那邊嘮叨,而是我真的了解,你現在的狀況是什麼。
 
對於家長或是一般人來講,從身體中去感受他人的情感跟情緒,每個人都有這個能力,常常會把它放一邊,就會用腦袋。
 
小孩在那邊哭泣的時候,家人就說:「不要哭了!」
孩子可能就把那個哭泣憋著,在那邊抽蓄的時候,媽媽可能知道他很難過,通常都是說:「你不要哭了,勇敢一點,我們再繼續做什麼事……。」
 
如果今天會「言說」,動勢的言說,
那你可能會說:「我看到你在抽蓄,你很難過,你怎麼樣……」
 
這時候就有一個對話,這個身體對話,跟平常說的教條,或是媽媽在指責……
這個對話不一樣。
 
那個對話是說:「我看到你的身體在做什麼,我跟著你的身體的感覺去對話」
這個就會對人們產生一些幫助,
而且他會真的覺得:「我被你了解到。」
 
 
主持人:
後面有特別的案例說明,講得很清楚,讓一般的觀察者,或是我們可能想要去幫忙,都有一定的幫助,謝謝老師跟我們分享這麼多,動勢,舞蹈治療新觀點,謝謝老師。
 
 
李老師:
謝謝。謝謝。Bye!Bye!
 
 
主持人:
Bye!Bye!
 
 
重點整理:
1.連結片段,從身體動作特別有感覺、喜歡的試試看。
2.舞蹈治療,動作跟內心連結,感受、覺察跟自己的關聯。
3.動勢橫越三個層面,人際、自己內在、跟天地的連結。
4.動勢光譜,每個人有身體動作特別的習慣,從創造性表達上深入探討與改變。
5.沒有任何心理疾病的人,可以透過探索身體,自我轉化。
6.言說,對身體動作,內在的感覺,透過對話,產生整合。